骚浪儿媳军官公公

分类: 乱伦文学
人气 / 2022-02-06 发布

骚浪儿媳军官公公

骚浪儿媳军官公公

【叮咚──】

尽管身上带着儿子比德森给的钥匙,前来拜访的彼得仍是选择按下门铃。

因为年轻时为了工作而冷落了妻儿,在发现妻子出轨后他也冷静的表示理解,双方和谐的选择离婚。

认识到儿子在自己时常出差不着家的情形下,仍被前妻照看得十分良好,加上对方也有强烈的抚养意愿,彼得索性便将抚养儿子的大任全权交给了对方。

毕竟,双方虽然感情上出了问题,彼此对儿子的情感却是一如既往的关爱,在对方明确能照顾好儿子的情况下,彼得并不觉得这个选择有什么错。

只是,一月数次的会面,仍不足以弥补同住在一屋檐下的情谊,父子间的情感日渐淡薄。

于是,有心修复父子亲情的彼得,旁敲侧击到比德森与新婚妻子的婚姻状态触礁的情形后,便马不停蹄地赶来,想为他们调解一下,出个主意什么的。

好友曾告诫彼得,当心越帮越忙。

可急于修复两人关系的彼得,还是左耳进右耳出的赶来了。

€2:儿媳官雨晴

“这样啊……我明白了……”官雨晴忍住悲伤,强颜欢笑的对电话那头的丈夫比德森说道:“我不要紧的,你忙吧。”

【谢谢你,老婆我爱你。】

官雨晴扯了扯嘴角,衔着抑制不住的嘲讽,轻笑着说了声听不出敷衍的“老公我也爱你”。

倘若不是官雨晴耳尖,听出对面那头的暧昧,甚至认出了小姑子的声音,至今官雨晴怕是还以为,自己的丈夫真如他口中所言,正在为了两人的未来,待在公司里日以继夜的加班卖命,争取早日升官加薪。

官雨晴冷冷地挂了电话,随手将苹果牌的手机抛到沙发上。

手机落下,咚的一声随后发出,原来是落下时弹了一下,掉到了沙发旁的矮桌下。

据说出轨的人会出于愧疚心态买东西弥补另一半──官雨晴总算知道比德森没来由送自己新款苹果机给自己是为了什么。

不忠的丈夫固然可恶,但他送的手机是无罪的。

官雨晴大度的没让手机担上连带责任,弯下腰就要捡起它──

【叮咚──】

精神处于紧绷状态的官雨晴被电铃吓了一跳,手一抖,反将刚碰到的手机往桌下更深处推去。

官雨晴犹豫了几秒,还未等她做下决定,手机响了起来。

──还是先捡手机好了。

为此,官雨晴只好半跪在地上,上身几乎是贴在地板上的捞手机。

“恩、恩……哼恩……”官雨晴艰难的动作着,不自觉的发出些许声音。

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站了一名身着军服,手持小刀的高大壮汉。

€3:公媳的初见面

门外,久等不到响应的彼得放下手机,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经过特种部队教育熏陶多年的他,很快查觉到儿子家中有人的事实,担心是贼人,

当即转换模式,放下行李和带来的礼物,拿着一把随身小刀,悄无声息的穿过走廊,摸到了客厅。

视线越过门框,处于视线死角的彼得,仅看见一个圆润饱满的臀部,连带着一双玉足,光裸着。

那大而圆的臀部挺翘着,时不时摆动,光滑的肌肤似乎泛着令人目眩的光芒,刺激着彼得的感官。

不过受过特殊训练的彼得,到底是半点不曾被迷惑,冷静自持的移动,盘算着,或许该趁着犯人被儿媳官雨晴的“口技”稳住的时刻,出奇不意的一招致胜。

透过脑补自以为厘清真相的彼得跨着步伐迈进,一步,两步,三步……

€4:公媳的初体验(高H)完

四目相对的两人都为对方此时的状态惊了一跳。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我家?”官雨晴脱口而出道,转眼却注意到对方手上的小刀。

双方武力值高低立判,求生本能上升的官雨晴连忙做小幅低道:

“要钱的话,二楼主卧的梳妆台抽屉里我藏了两千块美元现金,值钱的首饰也在那里,都随你拿,只求你别伤害我……”

最后一句话说完,见彼得只是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双唇微张。

官雨晴猛然意识到,周遭的环境对自己的贞操十分不利。

接电话前,为了给下班回来的丈夫一个惊喜,此刻的她,仅穿着一件勉强能遮掩住胸前两点的情趣内衣,下身更是由于惊喜前的“预热”,片布未着。

──客厅大电视的屏幕上被按上暂停键的成人片,恰好拨放到男演员将大鸡巴插进女演员小穴冲刺的桥段。

──桌上摆上着官雨晴使用到一半,还沾着她淫水的电动按摩棒。

──她“预热”过的花穴,还流淌着透明的淫液……

官雨晴心里越是着急,思绪就越是清明。

面前的男人高大结实,双臂的键子肉和前方的胸肌鼓胀突起,外表看似宽松的迷彩裤下,粗壮有力的双腿肌肉形状肉眼可辨。

更别提男人不发一语,却兀自散发出来的骇人气势。

官雨晴暗自猜测对方绝非一般的军装爱好者,起码是个退伍军人,手里不晓得沾着多少人的血。

思及此,官雨晴打了一个机灵,识相地放下刚捞到手的手机,双手平举的躺到沙发上,对男人张开了双腿。

【生活就像强奸,不能反抗,那就学会享受。】

脑中回放着这句名言,官雨晴逼自己进入状态。

毕竟,若是不提前做好准备,一会儿对方强来,受伤的还是自己。

“你想要的话…我…我不会反抗的……”

官雨晴颤抖着手,表忠心似的用手指分开花瓣,将食指插进了花穴。

因恐惧而冰冷的指尖,插进温热的穴内,激的媚肉一紧,当即把手指给吸住。

接着,手指像是贪恋起她的温暖,徐徐深入。

官雨晴轻喘道:“我会乖乖配合的,只求你……轻点操……恩~~”

官雨晴看着男人精壮的躯干,视线移到了他的脸上──

电光石火间,官雨晴从男人那带有几分熟悉的轮廓,还有一身军装,联想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姓名,推敲出来男人的真实身分:

她老公的亲生父亲,彼得!

官雨晴心头一震,但动作却仅是一顿。

她垂下了眼,仍旧一副害怕的模样。

“你可以用布条遮住我的眼睛和手脚,我发誓绝不反抗,事后也认不出你。”

官雨晴死死地闭上眼,双手高举,束手就擒。

官雨晴在赌,彼得会受不住诱惑顺势强奸自己。

……

现在,彼得面前有三个选择。

一,和官雨晴解释清楚,这会使之后的场面陷入难以言喻的尴尬。

二,转身离开,换身装束再次拜访,瘾患是未来有被官雨晴识破的可能。

三,将计就计,事后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按理说,选择三是最糟糕的,也是绝对不能选的。

可是……

【不对!】

彼得结合了官雨晴的反应,以及所握数据上对她的性格分析,敏锐地察觉出了异样。

刚碰面的时候还属正常反应,但后来……

主动配合犯人,让对方强奸自己这点,完全不符合官雨晴的人格侧写。

除非,官雨晴认出了自己!

既然官雨晴是故意的,彼得心中的顾虑便去了大半。

彼得知道,以官雨晴的性格,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意味了与儿子比德森的婚姻绝没有其他可能,除了离婚。

所以,他干脆利落地做出了选择。

*

彼得先是用手指微微抚过她雪白的双乳,然后用掌心轻托住她两边的乳肉,爱不释手的揉捏,把玩了好一会儿,才松开。

期间,官雨晴可以听见衣物布料摩擦时的窸窣声,在脑海中描绘出彼得一边爱抚自己,一边宽衣解带的模样。

幻想着彼得裸着臂膀的精壮模样,官雨晴觉得自己腿间的花穴越发湿润了。

彼得将官雨晴摸的双乳乳尖都硬的立起,才向下进攻。

为求便捷,彼得抓着官雨晴的双腿变换姿势,胯部的男性象征不客气地拍打在毫无防备的她身上。

烫热的、有劲的……

官雨晴期待的卷曲起脚趾。

彼得青筋醒目的大掌划过她的腹部,来到两腿之间。

他用拇指指腹轻触着她的花穴外的小豆,刺激花穴流出更多淫水。

然后又用指腹沾着淫水,在穴口上下来回摸了个遍,再下压沉进她的穴内。

指腹按着她的媚肉,转动着插的更深,刺探了一番,方抽出。

似乎是感觉到官雨晴确实足够湿润,又或是胯间的肿胀经不起更多的前戏折腾,彼得用掌摀住官雨晴的口,用与她记忆中不同于彼得本人的男声叮嘱:“乖一点,明白吗?”

官雨晴直点头地回应。

彼得满意的收回手,低头吻了下她的左乳,是她心脏的位置。

官雨晴紧张的吸了口气,感觉到穴外被一根压迫感十足的巨大硬物抵住,

【要开始了吗?】

果不其然,彼得来到官雨晴的上方,粗壮的大肉棍子直直的挺进了她体内。

伴随着彼得近在耳畔的低声粗喘,他的大肉棒越入越深。

官雨晴配合地张着腿,花穴处向着大肉棒插入的方向大开。

“恩~~~~~~”官雨晴舒坦的发出被填满的,满足的呻吟。

【好满,好大,好舒服……可是不行,还不能把腿盘到他腰上,再等等……】

官雨晴告诉自己别着急,彼得才该是那个迫不及待侵犯自己的人。

彼得没有辜负官雨晴的期待,抓着她的腿下压,紧跟着腰部重重的一沉,瞬间冲撞到她的最深处。

“…哦~~~哦哦~~~~~~~”官雨晴爽的高昂,腿间的花穴牢牢地将大肉棒裹住。

“恩…哼恩~~”

彼得赶紧用手摀住官雨晴的嘴,瞥了一眼一旁向外开着的窗户,生怕声音传到邻居耳里。

“小声一点。”

官雨晴又是乖巧的点头,等彼得松手后,又小声辩解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实在太舒服了,才会忍不住。”

彼得警告性的又摀了官雨晴的嘴一下,可从她自小穴处感受到的──大肉棒又涨了一圈──来看,对方是喜欢这个说词的。

“你的肉棒太大了……又好粗……”

官雨晴觉得彼得或许会以为她是求生欲爆棚才会如此,可她却再清楚不过,她说的全是发自肺腑。

不知是出于何种心态,彼得压到她身上,用唇封住了她的,落下细而密集的亲吻。

同时,腰部不停的发力,控制着大肉棒上下抽动。

一抽一插,一插一抽间,生命最原始的律动在进行。

彼得时而轻缓,时而粗狂,操纵着大肉棒重重的没入她体内,顶弄着她敏感的花心,操出源源不绝的淫水。

官雨晴情不自禁的将两腿交叉到彼得的后腰处,扣住他,令他只能在维持着固定深入长度的情形下抽送。

“哦哦哦……插的好深~~阿、阿……我想我要爱上你的大肉棒了…恩…恩~~~~~~”

花穴里的媚肉咬着彼得的大肉棒,在他执意的一进一出时,不懈怠的欢迎与挽留。

“……好棒…阿……阿……爱死了……”

“肏我…求你了…阿……肏我……不要停……”

“你知道自己正在被强奸吗?”

官雨晴的耳边传来彼得伴随着粗喘的问句。

“我…我知道……但是……我只是…假装你是我丈夫的话,我……”

官雨晴藏着谎言的辩解让彼得维持着人设,伪作信以为真的沉默,停下动作。

官雨晴猜想彼得是想到了自己的儿子比德森。

她故意道:“在床上的时候我都习惯叫他彼得,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

亲近的人用名字的简称互相称呼,不是什么稀罕事,官雨晴觉得彼得应是不疑有它。

只是一想到儿子名字的简称恰好是自己的名字,大概会让彼得心头有些异样。

官雨晴听见他声音嘶哑的回答,“可以。”

官雨晴装作猜不到彼得的心理活动,唤了一声,“彼得。”

彼得选择将官雨晴的身子翻了面,令她背对自己,改由从后方进入她。

官雨晴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她拥有更大的自由度可以迎合他的抽送。

彼得立在官雨晴身后,将她上身下压,双手反扣制在她背后,不断进发。

“哦~~哦哦……彼得…彼得……噢求你了……哦……阿、啊啊……”

彼得用大肉棒重重的顶弄她的花心,一下又一下,带她攀上一层又一层的高峰。

“…阿…哈阿……去了……又去了…阿……啊啊……”

淫水接连不断的泄出,随着大肉棒的抽插四溅到各处。

官雨晴扭着腰,摆动着臀部迎合,两人的性器在抽插间,愈发的有默契。

“好爽……阿~~你要操死我了…阿……恩恩~~要死了……”

花穴又一次达到高潮来时的紧缩,这回彼得没忍住的开启精关,硬硕龟头顶端的孔洞射出一注强劲地乳白水流,灌入她的体内。

官雨晴感觉到彼得将自己操到泄水,爽的不行,更卖力的摆动起身子,嚷道:“操我…阿……操死我……哦哦……好棒……太棒了…阿……彼得…求你……”

“求你求你求你哦哦哦~~~~~~~~~~”

本就意犹未尽的彼得愣是被官雨晴夹硬了,毫不拖泥带水的压着她接着狠操,勃起的大肉棒奋力的在花穴内肆虐横行。

数次发泄过后,彼得横抱起官雨晴,找到浴室的位置,准备顺应人设将留在她体内的大量证据清洗干净。

官雨晴终于憋不住了,选择了摊牌。

“彼得,我知道你是彼得,比德森的生父,我是故意勾引你的。”官雨晴又快又急的说道,然后扯下脸上的黑布,进一步解释道。

“比德森出轨了,对象是他的妹妹贝琳达。”

“最开始我真的以为你是入室抢劫的小偷,看到我后想顺便劫个色……想通后,一想到比德森那样对我,就忍不住想报复他。”

“尤其是,像你这么有魅力的男人就在我面前──”

“对别人,我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可你,让我情不自禁。”

官雨晴轻抚过彼得的脸颊,吻了下他的嘴角,“你,真的很棒……我又想要了……”

她指尖向下,划过他的胸肌,腹肌,胯部,然后握住了他的性器。

她蹲下身子,张口含注了他的男根。

随着嘴中欲望根源的勃发,官雨晴明白,彼得是拒绝不了她的。

官雨晴拉着彼得来到主卧室,邀请对方在他们夫妻俩的房间,侵犯自己。

彼得明了自己与儿子的关系,是没多大可能修复的了了。

一方面,儿子竟然和前妻一样选择婚内出轨。

一方面,自己对与他同病相怜的官雨晴,产生了怜惜与欲望。

孰轻孰重他没有细想,只是顺着官雨晴的意愿,将她扑倒在她和儿子的床上。


Tags:
相关资源:
  • 嫂嫂看完乱伦小说后找我XX了
    嫂嫂看完乱伦小说后找我XX了
    2022-06-211223
  • 小侄女
    小侄女
    2022-06-161505
  • 和舅妈在一起的日子
    和舅妈在一起的日子
    2022-05-182482
  • 蚊帐里的乱伦
    蚊帐里的乱伦
    2022-05-031603
  • [人妻乱伦] 我老婆和那个老男人
    [人妻乱伦] 我老婆和那个老男人
    2022-05-03991
  • 妻妹要借种
    妻妹要借种
    2022-04-111540
  • 超级淫荡的舅母
    超级淫荡的舅母
    2022-04-021397
  • 肥美多汁小姨子
    肥美多汁小姨子
    2022-04-02852
  • 我的性启蒙老师妈妈
    我的性启蒙老师妈妈
    2022-04-021416
  • 广东我的表姐
    广东我的表姐
    2022-03-181458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