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丽姐姐

分类: 乱伦文学
人气 / 2021-12-06 发布

我的美丽姐姐

我的美丽姐姐

第001章、出水芙蓉

铃声响起,男男女女鱼贯涌出教室,何明却未动丝毫,身为孤儿,再加上性格内向,他心里一直有些自卑,所以自小喜欢把自己置于一片小天地中,外面的世界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奢侈!

“咦,那不是陈嫙吗?”

“不错,就是她,那身材……,啧啧……”

“你们看那两只美腿,简直太性,感了!”

因为人少,所以教室中显得十分安静,窗外的议论声清晰的传了进来。

一中分为初、高中两个部分,师生一共有四五千人,像何明这种读了两年还将学校几个大佬认不全的大有人在,不过若是提起陈嫙,即便是入学不久的新生也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是一个集万千恩宠于一身的女生。

倾城的容貌,妖娆的身姿,上帝在塑造她的时候必定十分的用心,摒弃了一贯对万物公平的原则,只想将美表现到极致。

这就导致何明初睹芳容的时呼吸骤停,呆愣了半晌!事实上没有人能够在这种极致美的面前无动于衷,其结果就是她一进校便一举摘得了江州市一中校花的桂冠。

不仅如此,陈嫙还有着显赫的家世背景,但从她每天上学放学都有专车接送这一情况就能反映出一二。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就读于重点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的高三实验班,据此可以看出,她绝对不是一个须有其表的花瓶。

无论从自身还是身世都找不到半点瑕疵的陈嫙,不知妒煞多少怨女,爱煞多少痴男!

身为孤儿,何明自小缺乏真正的母爱,一直以来对年长于自己的女性有一种莫名的“向往”,陈嫙大他四五岁,而且外表出众,其具有的诱,惑力在他眼里简直成倍增长!

所以自从那次无意中目睹了陈嫙的绝世风姿,何明便再以无法忘怀,曾经不知多少次偷偷的躲在远处注视着这位美丽的学姐,她的一瞥一笑,都让这个仅仅十三四岁的男孩深深的迷恋。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来,何明发现自己喜欢陈嫙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所以此时一听到窗外正在议论痴恋之人,他便站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当然,何明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明白自己有着怎样的身份,所以心里也不奢求将来能和这位美丽的学姐发生些什么,只要每天能够静静的注视着她就足够了。

“佛祖啊,如果你能将她赐予我做老婆,我愿吃素一辈子!”

“就你那副尊荣,吓死佛祖毫无压力,他老人家根本难近你身,所以就算吃屎一辈子也白搭!”

“你以为你多了不起,自以为长得帅,给人家写了十多封情书,可陈大校花鸟都不鸟你,落得只有偷偷躲在暗处照片YY的下场,可悲可叹啊!”

“……”

踏出教室,何明发现班上的几个男同学正趴在走到的护栏上向着下面指指点点,议论的正是陈大校花,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找了一个空位爬了上去。

下方操场身上,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渐行渐近,步履款款,风姿绝世。

柳叶弯眉,樱桃小嘴,水灵的大眼睛乌黑而深邃,精致的俏脸毫无瑕疵,的双颊浮出点点晕红,透出一丝淡淡的媚意,顾盼生辉!

因为身处二楼,所以何明很清楚的看到了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双眼中尽是痴迷,不错,其主人正是他暗恋已久的校花陈嫙。

一头略带暗红色的波浪形长发直垂腰际,几丝刘海随风浮动,因为天气炎热,她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紧身体恤,的呼之欲出,纤细的柳腰盈盈可握,则是一条超短的牛仔热裤,一双美腿圆润紧实美腿尽显而出,白得有些耀眼!

这就是此刻的陈嫙,身高本来就足有一米七零的她脚上踏一双暗红色的半高跟凉鞋,将完美的身材存托的越发高挑,就是亚姐也不过如此!

何明静静的注视着那美丽的学姐,双眼一眨不眨,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渴望,这或许是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

就在陈嫙快要走进教学楼的刹那间,一件另何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唰!”

一大片晶莹的水花如瀑布般从他眼前往楼下飞坠而去,瞬间将陈大校花浇了个透心凉。

“怎么回事?”

何明愣了一愣,待再向陈嫙看去时,优雅的白天鹅已经变成一只可怜的落汤鸡,只见她一头长发湿漉漉的粘在的脸颊上,上身那粉红色的短袖T恤已经完全湿透,紧紧的贴在娇躯之上,的超短牛仔热裤也被水侵得斑斑点点,看起来实在很狼狈。

“哪个混蛋如此缺德!”

看到心仪的女生被这样戏弄,何明怒从心起,瞬间吞噬了他的大脑,而他左右的同学已经不约而同的退了回去。

无端遭此厄运,是人都会怒发冲冠,陈嫙愣了两秒,然后缓缓抬起头来,柳眉紧蹙,俏靥不带丝毫感情。

直到冰冷的目光直射上来,何明这才突然发觉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妙,这陈大美女被浇了个透心凉,而自己正在她的上方,即便上面还有三楼,四楼,五楼,但是如果被看到,依然难以洗脱嫌疑。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何明迅速撤回身来,心中暗自祈祷校花大人没有留意到他,一边直骂自己怎么反应那么迟钝!

其实何明并不笨,如果单单只是垂涎陈嫙那美丽的外表,遇到此般情况最先想到的肯定是逃避责任,毕竟她有着极为强大的家境,如果真的计较起来,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可是恰恰何明迷恋这美丽的学姐已经到了骨子里,看到她突然遭此戏弄,第一反应就是同情和愤慨,再加上潜意识里“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心态在作怪,所以才会比别人慢半拍醒悟!虽然只是短短的数秒钟,却足够让下面的陈嫙反应过来,扬起头搜索凶手。

何明有些心虚,如果陈嫙认定是他,那他就是全身的嘴也说不清,于是赶紧回到教室坐下,心中十分忐忑,双眼不时瞟向教室门口,心中祈祷玉帝佛祖保佑陈大校花不要找来,以前拼命想见到的人儿现在却如魔鬼一样让他恐惧!

不过事与愿违,片刻之后,教室外突然安静了下来,气氛凝重的有些可怕。

何明心中一跳,望向教室门口,只见陈大校花慢慢走了进来,她背后还站着诸多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带着好奇的神色朝里面窥探,找不到位置的更是在窗外频频跳起身来,瞪着双眼打量,直跺得地面“咚咚”作响。

陈嫙面若寒霜,一双水灵的眸子绽放出实质般的冷忙,扫视着教室的每个角落,片刻后径直往何明走去。

何明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打量陈嫙,此刻的她虽然狼狈,却显出一种另类的美,青丝贴俏靥,将她脸上那本就的存托的越加雪嫩,因为T恤完全被沁透,圆领因为重量微微朝一边滑落,不仅香肩半露,一根粉红色的细带也是晰可见,鬼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部件,而她那盈盈一握的柳腰也因此凸显,平坦的小腹没有半点凹肉,性,感无比,而那双美腿之上,竟然还有滴滴水珠滑下光洁的皮肤,“出水芙蓉”这个成语大概就是形容这样的情形!

不过现在的何明却没有半点心思欣赏这样的美景,只要不是傻子,谁都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形,于是待陈大校花来到身前,开口就要解释,可是……

“啪!”

何明还没来得及说出半个字,近在咫尺的陈嫙扬手就给了是一耳光!只抽得他眼冒金星,瞬间呆在了当场。

陈嫙缩回手后什么也没有说,拿着何明桌上的一本书翻开,扫了一眼后便扬长而去,只留给他一个不断摇摆着的翘臀!

“哈哈哈!”

陈嫙走出教室后,声声嘲笑响云霄,何明羞愤交加,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幸好上课铃声很快响起,看热闹的学生迅速散了去。

接下来的一节课,何明根本不知道老师讲了些什么,这对于以往从不开小差的他来说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因为是孤儿,何明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在孤儿院勤快好做,帮院长何妈妈分担了许多活计,在校学习认真,成绩优秀,是长辈眼中的乖孩子,褒奖之词从未少听,这种情形表面上看起来很好,却无形中让他养成了一种眼里容不得沙的性格,轻微的不快就会让他耿耿于怀,何况还是这么大的羞辱。

“这陈嫙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简直白瞎了她那漂亮的脸蛋!”

何明越想越气,陈大校花在他心中的形象轰然崩塌,此时的他恨不得将陈嫙抓来剥光了衣服狠狠的蹂躏一番!

“何明,刚才是怎么回事?”

刚下课,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何明抬头一看,一个十三四岁的漂亮女生俏生生的站在他眼前,一头秀发柔顺垂下,秀眉微皱,乌黑的眸子如两弯秋水,水灵清澈,小嘴微厥,晶莹润红,琼鼻挺翘,娇俏,精致的脸蛋毫无瑕疵,她上身穿着一剑短袖卡通T恤,藕臂如玉,是一条紧身女式牛仔裤,将她那占据身体六成以上比例的长腿存托得越发完美,几朵牡丹花浮现在她部位的布料之上,纯洁而性,感!

这个漂亮的小女生是班上的第一美女,名叫王雨馨,说起来曾经有一段时间何明对人家有过好感。

那是刚上初一不久,两人的成绩因为都很好,所以经常被老师提在一起来表扬,所以无形中拉近了距离,再加上王雨馨长得比较漂亮,所以不知不觉中他心里就对人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直到陈嫙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何明不是花心的人,不过陈嫙身上的那种成熟的气息的确不是王雨馨能比拟的,这种诱。惑直接将他心里那种异样之感完全淹没。

“没事,不知道是谁用水泼了那陈嫙一身,因为我正站在她上面,所以就认定是我干的!”

因为此时陈嫙在何明心中的形象已经完全崩塌,所以他对王雨馨那中异样的感觉再次从心底浮现,甚至比以往更浓,这就让他不知不觉的将面前的女孩当做了诉说对象。

“怎么会有这种人,枉自长得那么漂亮,竟然不讲道理!你去老师那里告她!”

王雨馨小嘴微厥,替何明鸣不平。

“算了!”

何明摇了摇头,此刻的他实在不想和陈嫙再有什么纠缠了。

“何明,黄老师找你!”

突然,一个声音从教室门口传来,何明有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

第002章、鼻血为什么这样红

“难道那陈嫙去老师那告我了?”

何明想起陈嫙离去时曾翻过他的书,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不过却也不敢怠慢,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里面坐着两个中年男子,一人四十多岁,身材微微发福,粗眉大眼,长相十分和善,表情却有些凝重。一人五十岁左右,身材高瘦,带着一副眼镜,神色阴沉,细长的双眼迸射出让人心悸的冰冷目光。

何明心中猛的一颤,那身材微胖的是他的班主任黄老师,平时性情温和,待学生如子女,自不会让他感觉如此畏惧,真正让他望而怯步的是那位带着眼镜的瘦高男人,虽然他整日埋头苦读不问世事,但对于这位校长大人他还是很熟悉的,每隔三岔五,他就会对着全校师生长篇大论一番!

“黄老师!”

何明硬着头皮走到近前,他知道连校长在此,如果真的是为陈嫙一事,那绝对难以善终了!

“你知道我叫你来是为什么吗?”

黄老师并没有直说是何事,双眼晦暗难辨。

“……”

何明没有啃声,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时贸然开口,那不是等于自找麻烦吗。

“你为什么用水泼同学!”

黄老师一针见血,语气还是那样的平缓,并没有因为何明的不主动坦白而有丝毫变化。

“我没有泼她。”

何明赶忙否定,此时校长在身旁,他十分明白这位学校的一把手可以让小事化了,当然也可以把小事变大。

“可是人家陈嫙说是亲眼看到你泼的!”

黄老师质问。

“……”

何明愣了一下,差点怒极攻心,这上面还有三楼、四楼、五楼,陈嫙为什么就赖定自己了,还说是“亲眼”?

“学校三令五申的强调不要搞这种恶作剧,你为什么明知故犯?”

看何明不开口,黄老师似乎是觉得他默认了。

“真的不是我,水是从楼上泼下来的!”

何明激动的辩解。

“不用说了,你是爱心孤儿院的吧,今天下午叫你们院长来学校办理退学手续吧!”

旁边的刘校长打断刚要开口的黄老师,语气颇为不耐烦。

“……”

何明瞬间傻了眼,没想到就因为这么点事情就要开除自己,况且这还跟他毫无关系。

“刘校长,那水真的不是我泼的!当时班上有几个人和我站在一起,他们可以作证!”

何明反应过来,像一个垂死挣扎的人,他身为一个孤儿,在政府的帮助下好不容易上了学,没想到竟然因为“惨遭池鱼”而给断送了,心中感觉实在很委屈。

“他们为你作证?那谁又能证明他们所说都是真的?”

刘校长反问道,目光十分凛冽。

“……”

何明瞬间哑了。

“好了,不要多说了!走吧!”

刘校挥了挥手,不再给他辩解的机会。

何明惊怒交加,这刘校长分明在强词夺理,看样子似乎已经先入为主的认定他是凶手,百般申诉辩解都听不进去。

何明双拳暗握,指甲都插进了手心,将目光最后瞄向班主任,这是他最后的希望,因为品学兼优,再加上孤儿的身份,所以黄老师平时比较照顾他,这种时候因该不会那么片面的相信那陈嫙的一面之词!

“你去吧!”

黄老师声音似乎有些无奈!

何明呆愣了半晌,然后缓缓朝办公室外走去。

在何明的记忆中,爱心孤儿院一直收养着二三十个孩子,这些年去去留留,数量也没有减少,院长何妈妈呕心沥血,将每个孩子都当做自己的亲生子女,为了节省开支一直就请一个阿姨或者叔叔帮忙,而且因为待遇的问题没人愿意久留,时常就她一人独自挑起大梁,其艰辛他点点滴滴看在眼里!

“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何妈妈再操心了!”

何明暗暗下着决心,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何妈妈,都不能就这样轻易的被学校开了。

其实听了刘校长的一席话,何明早已对这所学校毫无留念,如果换做他人,直接退学换所学校恐怕并不是难事。

不过对于身为孤儿的何明来讲,根本没有能力负担那可以说是十分高昂的学费,需要政府的救济,收留这样的学生对于每一所学校来说都没有丝毫的好处,总会百般刁难,这从入学时那繁杂的手续和咨询就完全能够反应得出,而且经过这件事后他也算是有“前科”的人士了,对于毫无背景的何妈妈来说,要想给他换校绝对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所以最后一节课,何明苦思着对策,思来想去只有条路可走:第一,找出凶手,让他去找校长坦白;第二,找陈嫙把事情说清楚,让她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至于找目击者证明,这个方法在听了刘校长那番言论后他就已经放弃了!

左右衡量了一番,他决定选择第二个方法,厚着脸皮再去找陈嫙,努力让她相信自己不是凶手,至于找凶手,这实在很困难,就算真的找到了,人家又怎会愿意承认?

中午放学,何明飞奔下楼,他本想在二楼楼道口等着陈嫙,但想起之前的糗事,他实在很怕被别人认了出来后受到嘲笑!

站在操场上的那棵凤凰树下面,何明虽然双眼紧紧盯着教学楼的出口不敢放松,心中却是有些犹豫,他很明白,自己即将做的事情说好听了是向陈嫙解释,事实上就是哀求,哀求她相信自己,然后把事情向刘校长说清楚。

所谓爱得越深狠得就越深,陈嫙当众扇了他一耳光,此等羞辱谁人能够咽下去!

去乞求一个让自己当众出丑的人,何明觉得很不甘心,几次想举步离去,可一想到何妈妈和自己的未来,他又犹豫了!

不久,陈嫙姗姗走出教学楼,此时的她已经换了一身装束,上身是一件低胸无袖T恤,露出大片的嫩肌,如磷丝似脂,和洁白的布料连成一片,毫不逊色,是一条紧身女式牛仔裤,将她那圆润的腿部曲线完全勾勒出来,的显得越发挺翘,实在无比勾人!

何明愣了一下,以前的陈嫙总是一身名牌,打扮前卫,外表虽美的刺目,却让人感觉有些张扬,现在的她虽然衣物相对普通,却恰恰掩去了那丝张扬,散发出远超同龄人的成熟稳重之气,这是他以前从为看到过的!

何明暗骂自己没有志气,遭受如此侮辱,竟然还色心不死,其实他不明白,陈嫙此时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微显成熟的女性气息,对于缺乏母爱的孤儿来说是致命的。

何明努力将脑海中的漪念抛去,却猛然发现一件让他进退两难的事情,陈嫙身旁竟然跟着一个颇为帅气的男生。

对于这个男生何明并不陌生,他曾经有好几次看到这家伙尾随着陈嫙献媚,显然是她的追求者之一。

眼看陈嫙渐行渐远,何明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举步便追了上去。

“陈学姐!”

来到近前,何明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陈嫙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待看清是何明时,精致的脸蛋上浮出一丝不屑,也不啃声,径直往前走去。

而那男生神色有些意外,根本没有戒备之意,他显然没有把穿得土得掉渣且年纪相对较小的何明当做对手,只是在奇怪这穷酸孩子为什么会和陈大美女搭讪!

“陈学姐,那水真的不是我泼的!”

何明并不死心,死皮赖脸的追上了上去。

“什么,原来小嫙的水就是你泼的!”

陈嫙还没有做出反应,那男生却勃然大怒,猛地推了何明一把。

因为事发突然,何明根本没有防备,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在了地上,看着那男生再次追了过来,他心中怒火中烧,本来心里就已经够憋屈了,却还有人不长眼来找晦气,所谓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他捏着拳头就冲了上去。

“这里是学校,不要……”

陈嫙似乎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看笑话,迅速伸出手抓住了那男生的手臂。

那男生被拉了一下显然走了神,待发现何明时拳头也到了近前,已经来不及防御。

“啪!”

肉与肉的碰撞之声,何明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拉那男生的鼻梁之上!

“呜……”

那男生闷哼一声,双手迅速捂住鼻子,鲜血和眼泪从指缝间滑落。

陈嫙愣住了,没有想到出手阻止却反而害了帮助自己的人。

何明没有料到会那么容易得手,毕竟对方无论年龄和身体都占据极大的优势。

因为陈嫙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再加上身处出校的主干道,放学之时人潮涌动,所以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周围已有许多学生驻足观看,道路严重阻塞!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中年男人挤了过来,语气颇为威严。

这男的何明认识,学校教导主任潘富,脾气火爆,手腕铁血,是学生眼中的煞神。

“哦,潘老师,没事,我同学这几天上火,动不动就留鼻血!”

陈嫙信誓旦旦的撒着谎,的脸蛋上竟然无半丝心虚之色。

“奇怪,这陈嫙打的什么注意,把责任全推到我的身上不就好了吗?”

何明疑惑不解,他可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陈大校花在帮助他。

那潘主任也不做声,双眼瞟了一眼那留着鼻血的男生,然后便把眼光转向何明,上上下下的打量良久,这才正色道:“既然没事,你们就快走!”

说罢,又环顾四周,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教导主任发话,谁敢不听,周围的学生顿时做鸟兽散去。

陈嫙瞟了一眼何明,然后款款离去,神色虽十分默然,却也没有了之前的不屑。

“你小子完了!”

那鼻血男放开一只手,嗡声嗡气的撂下一句狠话,这才尾随陈嫙而去。

何明也没有再做纠缠,现在的他只感身心疲倦,只想有一个坚实的臂膀倚靠一下,每当遇到此类事情,他就特别恨那抛弃自己的父母!

举头长叹了一口气,他慢慢走出了学校!

第003章、领养(一)

毫无目的的漫步街头,何明已经放弃了挣扎,从打架一事情就可以看出,这陈嫙的背景的确很大,否则教导主任也不会但凭她一句话就放三人离开,这可是市里的重点中学,有那么多目击者,影响一定不会好。

“刘校长肯定也是因为她背景太硬,所以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想通了这一切,何明明白了过来,如果陈嫙真的下定决心要求学校找他的麻烦,恐怕就是如何挣扎也没有效果!

时间点点流逝,何明虽然很不想回去面对何妈妈,但也不想让她担心,于是就朝孤儿院而去。

远远的,何明就发现孤儿院门前停着一辆豪华的的轿车,车身不大,线条流畅,红漆耀眼,如一颗闪耀的明星,他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感觉上应该很贵。

而在轿车的旁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他熟悉的何妈妈,另一个他并不认识,不过看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显然是一个女子。

走到近处,那女子的相貌逐渐清晰,何明惊艳得差点呼吸不畅,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极品OL少妇,乌黑的秀发盘于脑后,几丝青丝垂下脸颊,将她那雪嫩的肌,肤存托得越发白,皙,黛眉斜挑,素面淡妆,五官精致,上身一件女式束腰衬衣,下,面一条崭新的超短窄裙,火辣的曲线尽显无疑,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其上贴着一层肉色的超薄丝袜,隐隐可见肌,肤的嫩红,在一双鞋跟高达四五寸的黑色高跟鞋修饰下,越显笔直圆润。

说实话,这是何明迄今为止看过身材最好的女人,更难得的还长得那么漂亮,陈嫙身材也不错,不过由于年龄的原因,胸前的本钱显然没有眼前这位雄厚。

“快来,小明!”

何妈妈招了招手,脸上的笑意很是温柔。

何明回过身神,有些忐忑的走了过去,他还在为学校的事情烦恼着。

“这是夏阿姨,她是来接你走的!”

何妈妈摸了摸何明的手臂,眼神中尽是溺爱。

“什么?去哪里?”

何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傻孩子,当然是接你去他们家生活啊!”

何妈妈轻笑道。

“……”

何明感觉自己在做梦,记忆里他一直生活在孤儿院,身边的孩子去去留留,不断的替换着,因为日子过得很艰苦,所以他曾经也希望有一天来一个好心人将自己带走,可是时光流逝,总没有好降临在他头上,近两年来他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了,一方面他对孤儿院已经有了感情,不想再离开,另一方面他马上就要年满十四岁了,这是法定孤儿能被领养的年龄界限。

“我不走!”

何明思考了良久,有些艰难的拒绝了,仅看那女人的装束,他就知道只要自己点一下头,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就是幸福的生活,不过他实在舍不得这已经生活了十多年的“家”。

“为什么?”

没想到竟是那陌生的OL美少妇先开口,脸上尽是不解。

“你为什么不走呢?”

何妈妈脸上也露出意外之色。

何明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站着。

“夏小姐,你让我单独和他谈谈!”

何妈妈沉默了一会儿,向一边的OL美女吩咐了一句,然后将何明拉到一边,道:“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和弟弟妹妹们!”

何明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你怎么那么傻,那夏阿姨家也在市区,况且你们学校离这里那么近,每天上学放学什么时候想来就来!”

何妈妈笑着道,双眼中透出一丝感动。

“我以后不知道能不能还在那学校上学?”

提及学校,何明心中更是烦闷。

“你想不想弟弟妹妹们过得好一点!”

何妈妈想了想突然开口。

何明疑惑的扬起头,不明白何妈妈为何突然这样问。

“你看那位阿姨,家庭条件一定不错,如果你跟她走,以后零用钱一定很多,到时候就能给弟弟妹妹们多买些东西了!”

何妈妈解释着,不过目光却有些躲闪,这显然不是她的真心话。

何明不会傻得认为何妈妈贪财,其实她知道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多年的妇女只不过是希望自己过得好一点,这个他自是非常明白,不必深想,不过心中却忽然有了另外一个想法:“这美女的看起来条件很好,或许能在学校的事情上帮到我!”

“想好了吗?”

何妈妈追问道。

“如果答应和这姓夏的女人离开,那么以后她就是我名义上的母亲了,学校的事情自然得管,那么何妈妈就不需要为这件事情操心了。再说何妈妈虽然说的不是真心话,但却也是事实,到了一个条件好的家庭,我也能适当的帮帮孤儿院孩子。”

左右思考了一番,何明点了点头,虽然这样做看起来有利用别人的嫌疑,但现下事情已非他所愿,只能权衡利弊而为之。

何明知道,如果将烂摊子丢给何妈妈,毫无背景的她就算明知改变不了什么,但一样会为了自己东奔西走,耗尽心神,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何妈妈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拉着何明走到那美丽少妇面前:“夏小姐,小明答应跟你走了!”

“真的?”

极品OL少妇显得十分激动,打开轿车的一边门道:“那我们走吧!”

“去哪里?”

何妈妈疑惑的问。

何明也是被弄得一愣,心想这姓夏的大美女不会现在就要接自己回家吧。

“去民政局办理手续啊!”

夏大美女疑惑的回答。

“呃,小明饭也没吃,况且要办理手续我必须得准备些证件!”

何妈妈反应过来,脸上神色平静,却也没有在意夏大美女的急躁。

“呃……”

极品OL少妇有些尴尬,粉面都升起了一丝红晕,片刻后道:“那这样好了,您先去准备好证件,我带何明去吃饭!待会儿电话联系!”

“嗯!”

何妈妈点点头,向何明吩咐道:“那你和你夏姨去吧!”

“呃,不必了吧,我进院里吃就行!”

何明赶忙决绝,虽然那姓夏的美女即将成为他的养母,但至少目前还不是,况且又那么的


Tags:
相关资源:
  • 老爸把龟头插进女友下体
    老爸把龟头插进女友下体
    2021-12-15430
  • 我的美丽姐姐
    我的美丽姐姐
    2021-12-06769
  • 娇媚的小姨
    娇媚的小姨
    2021-07-23367
  • 多情嫂子和我上了床
    多情嫂子和我上了床
    2021-07-23430
  • 阿姨和妈妈
    阿姨和妈妈
    2021-07-23478
  • 换妻后的乱伦
    换妻后的乱伦
    2021-07-22377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79-86)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79-86)
    2021-07-22346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66-78)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66-78)
    2021-07-22171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52-65)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52-65)
    2021-07-22121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38-51)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38-51)
    2021-07-22224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