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债妻肉偿

分类: 激情文学
人气 / 2021-07-22 发布

「哔!!」电话铃又响了,江上雅子已经记不得是今天的第几回了,自从丈 夫离开后,每天电话都响个不停,都是从债务公司打来。

雅子的丈夫经营的小公司破产了,因无力尝还债务,躲到外面去了。

「那些人,大概不会为难一个女人吧。」临走前丈夫对雅子说。

可是光是每天不断打电话进来就够烦人了,并且那些人说话的语气一次比一 次不客气和严厉。

「喂!太太,你先生到底要躲到几时!难道想这样一走了之算了吗?」一个 男人的粗爆声音在电话那一头嚎叫着。

「实在对不起,他现在确实不在家,请不要为难我吧,我真也没办法找到他 啊!」雅子用几乎哀求的声音小心说着。

「什么!!你每次都这样回答我吗!」没等雅子说完,电话那头爆怒的声音 快把雅子的耳膜都震破了。

「你先生欠的钱,作为妻子就没责任了吗!难道要让我现在到你家里来帮想 办法吗!」

「啊,对不起,请不要来我家,拜托!他一回来我一定让他找你好不好。」 雅子很害怕。这么一个粗爆的男人来了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呢。

电话那边,对方这次出奇的没有回应。

「喂,喂?」雅子叫了两声,还是没了回应。

「大概是对方挂了吧。」雅子心里想,不楚舒了一口气,正要放下电话时。

「江上太太是吧?」电话那头却再次出现声音了。雅子一下子又紧张起来生 怕对方又爆发了。

但这一次却换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和刚才的狮子吼般粗暴不同,这次却是很 温文雅尔男人声音。

「对不起,江上太太,刚才我的同事太冲动了。我为他对你道赚。」

「没,没什么,我也很抱赚,我真的没有办法才这样说的。」突然的反差, 让雅子一时有点不知所措地语无论次起来。

「太太,我们是债务公司的。刚好负责你先生的案子,其实象你生先这样的 情况还不算很坏,我们只是想帮你想办法,或都可能帮你免除一些债务。这样你 先生不就可以回来了」

「你们还会有什么办法?」雅子此时象是溺水者一下子抓住了一根稻草。

「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为了你先生做好了一个还债的方案,只是一时找不到 他,所以我的同事才这样急,但现在太太你在其实也一样,只要按我们的办法去 做,你们的债务其实还可以减掉一些,这样的说大家都能得到一点好处。」对方 耐心地解释,和之前的态度简直是天上地下。

「要是这样,太感谢你们了。不知我要怎么做才好?」雅子小心地问道。

「细节嘛,要见到太太,才能跟你商讨,我们可以约个时间见面吗?」

「啊,一定要见面说吗?」雅子实在是对刚才第一个男人的粗爆心有余悸。

「实在对不起,这种财务上的事一定要当事人当面认可,这是公司的规轨。 太太你是方便我们上你家里说呢还是约到外面谈?」

「啊不!请不要到家里来。」雅子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无论如何,让陌 生男人到自己家里来还是很害怕的。

「呵呵,没关系,那我们就约到外面谈好了。不如请太太赏个脸到餐馆一起 吃个晚饭,边吃边谈如何,这样太太总可以放心吧。」

「好好,就这样了,给你添麻烦了,到时见!」雅子记下对方给的餐馆如释 负重地放下电话。

结果还不算太坏,终归是免不了要和对方见上一面,但约在餐馆里比在家里 有安全感吧,对方说的那家餐馆雅子也知道,还是很高档的呢,看来对方这次真 是有诚意的。

下午,雅子如约赴会,在餐馆里见到了那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一个显得斯文,另一个却长得很粗犷,和电话里的两个男人刚好对 上。

「哈哈,承蒙太太赏光,真是不胜荣幸啊!来来,先敬太太你一杯。」斯文 的男人说。

「谢谢两位了,真是抱赚,劳烦两位了。」雅子不大会喝酒,可是此时只能 硬着头皮应付了,一杯清酒下肚就有点头涨。

「哟西!江上太太真是爽快啊,能和这么漂亮的太太一起吃饭真是荣幸啊!」 一杯下肚,原本有点尴尬的氛开始活跃起来。

「来来来,太太,请接受我就先前让你受惊吓的事道歉,再干了一杯吧!」

那个男人虽然说着道歉的话,可语调却有点强硬,雅子不得不再勉强地喝了 一清酒,几分酒意的脸显得异样的娇艳,正如怒放的鲜花一样。

两个男人的眼里明显地充满了欲火,蠢蠢欲动起来。

男人的眼晴看得雅子有点不自在「对不起!我要上上洗手间!」

这是雅子还清醒时唯一想做的扎挣,刚起身的雅子突然身子一软,却倒在塌 塌米上昏了过去了。

「哟西!」,两个男人兴奋的看着软躺在脚下的美少妇,不约而同地发出欢 呼声。

「啊,啊!干什么?不要!」雅子慢慢转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在两个男人 的怀抱之下,身上衣服零乱。

此时两个男人正在雅子身上上下其手,一张满是男人味道的嘴正吻向她的嘤 唇。

「啊,不行,不许这样,放……唔……」没等雅子说完,张开的小嘴就被一 个男人用领带封上了。

雅子拼命挣扎着,很快双手也被另一个男人的领带绑上了。

「呜!呜!」现在唯一能做的是不断摇着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一脸的不甘受辱的表情。

「嘻嘻,太太,我们可是在帮你先生照顾你呵!你先生欠了的债务一走了之, 现在只好用太太的身体来尝还了。」

「没有男人的日子不好过吧?太太有这么好的身体,没有男人用不也是浪费 吗,可是有好多男想一亲芳泽,和太太你春风一度的呵」

「呜,呜!」雅子只能摇头表示反对,身体在男人的狎玩下不断扭动,以逃 避男人们的魔掌。

一切的挣扎除了增加男人的兴奋外都是徒劳的。两个男人把雅子轻易地推倒 在塌塌米床上。

「啧啧!太太的身体太好了。奶子真是又挺又大啊。估计很诱或男人吃吧! 啧,啧!」

男人一边用熟练的手法把玩着雅子的乳房,一边在雅子耳边说着下流的话, 时不时夸张地发发啧啧声轮着吸吮左右两边的乳头。

敏感的乳头受刺激,身体可怕地出现了生理反应,现在的两粒乳头又涨又硬, 而且越来越敏感了。这是是过去丈夫亲热时才出现的感觉,在陌生男人的狎玩下 却有更加强烈的趋势。

「啊,不能这样,救命啊!」原只有丈夫才见过的裸体现在却被两个陌生 的男人肆意玩弄,雅子既觉得羞愧更觉得耻辱,拼命地想叫出声来,只可惜,含 糊不清的音调只是闷在喉咙里。

身体唯有象刚捞出水的鱼一样,拚命扭动着,徒劳地希望着能闹出点动静可 让外面的人听见。

「太太,都倒了这个地步了,反抗是没用的。嘻嘻,你丈夫走了,你家里什 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现在只好用太太你的身体来还债,你现在的身体是我们的, 明白了没有。」

「哈哈,今天就好好玩玩太太身体作为我们的劳务费吧。我会想办法让你的 身体生出钱来,哈哈」

两个男人一人一句,两双手却没有停止过在雅子身上四处游走。与自己丈象 保护瓷器般的爱抚不同,这两个男人更象是一个侵略者在别人的土地上肆意践踏, 四只大手粗暴地在雅子身上贪婪摸索着。

外套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脱掉了,剩下的内衣也已不在原在的位置。绑着的 双手被举到了头顶上。男人可以随意摸玩他们感兴趣的部位。

雅子无助地躺在那里,身体时不时象水蛇一样扭动一下。

那个粗爆的男人冷不防,把雅子底裤一下扯掉,雅子觉得下体一凉,一玉双 腿被大力左右分开。

「呜!!呜!!」雅子徒劳地扭动身体。

女人最后的尊严就这样在男人的手指中消失了。

男人用手指压住雅子的两片阴唇用力一分。女人最私密的部分就这样毫无保 留地让两个男人看光了。

「唔!呜!」雅子悲哀地呻吟着,就是自己的丈夫也没这么毫无顾忌地看 到过。

「哟西!想不到太太的阴户真是鲜嫩啊!」

「估计她男人没有怎样用过吧?」

「嘻嘻,重要的是太太的阴户现在好象好想被男人操的样子。里面竟然湿沥 沥的呵。水真多呢。」

「太太嘴上说不要可是阴户可是是很淫荡呢」

「这样的阴户招待男人一定很赚钱吧。」

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下流的话,不时用手指在雅子被撑开的阴户里括 弄。

敏感的粘膜被挑豆,淫水不断从肉壁分泌出。

「呼!」一声,男人突然头低,张嘴把雅子的阴户含住,用力吸了一口,接 着申出长长的舌头在撑开的阴户大力舔了起来。

「呜!呜,啊!不——要!啊!啊!」雅子身体剧烈地扭动着,竟把封住口 的领带也挣脱了,一双玉腿拚命地用力想合起来。

「哟!太太的反应很敏感呢!真是天生的淫荡身体啊,这样的身体最适合援 交吧。」

「今天我们就让太太爽一回吧,嘻嘻,保证太太以后会喜欢上这种兹味的。」

另一个男人走到了雅子头顶的位置坐下来,把雅子的双手死死压力,两个男 人合力将她的双腿再次分开,这一次分得却比前一次还要大,坐着的男人趁机申 出左右腿将雅子的双腿别住。

「啊!不要!放开我!」现在的雅子,以一个十羞辱的姿态将下体以最大角 度打开在男人的面前,而身体却被别一个男人压制着不能动弹。

「要好好品尝太太的鲜嫩阴户呵。」男人开始津津有味地舔了起来。

温热的舌头象蛇一样时而灵活地钻进在雅子体内搅动,时而扫过两边的阴唇, 时而强力地用嘴唇吸出阴蒂,再用舌头狠狠快速弹击。男人使出手段超出了雅子 的想象。

「啊!!!呜!!!」四肢不能动,连身体的扭动空间都没有,只有头可两 边转一个小角度。

雅子除了狂叫,没有任何办法来减轻下身传来的快感。

和丈夫亲热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试过口交,但那是和爱意绵绵连在一起的和风 细雨式的体验。但现在的两个男人毫无怜香惜玉,完全是针对女人生理弱点攻击 式调戏,令雅子体验到了另外一种从未有过官能感受。那是在心理耻辱和痛苦中 带着和意志相反的快感。

在陌男人强制下的身体,这种无耐的任人摆布的性前戏方式,使得敏感部位 传来的刺激信号竟比平时强烈数倍。被压抑多日的性欲此时如火山喷发一样开发 了出来。

「啊!快——停——下,难受啊!我快不行了」舌头舔着外部敏感性器官的 快感诱发了阴户深处的欲望在成几何级数的增大,但空虚的阴户却让这种性欲成 为一种折磨,雅子的身体正在这种煎熬中走向很崩溃。

处在崩溃边沿的雅子只能疯狂摇着头,尖叫着。下体在男人舌奸下正逐步走 向喷发的状态,由阴道深处产生的抖动正在一点一点扩大。

「噢!!呜!!」雅子整屁股突然强烈地颤动起,终于爆发了今天的第一次 的高潮,全身随着强烈的扭动着,连强壮的男人压制不了。

舌奸得到了高潮,但阴户里面依然空虚,性欲如一颗炸弹随时会被引爆。

「呵呵,太太身体好象越越性感了。」

「里面好象好想被操呢」

「太太,现在的快乐才开始呢。」

两个男人在嘻笑中开始了对雅子下一轮的玩弄。

经过一次强制性的高潮后的雅子此时完全成为了欲望的俘虏,认命般放弃了 反抗,顺从地任由两个男人摆弄着身体。

「刚才太太扭动得真是性感啊,恐怕里面现在没有得到满足吧,不如试试这 些玩意如何,不知太太这些日独守空房时有没有用过?可是很好用的噢」

男人象变戏法一样,不知从那里拿一个振荡器和一个假阳具,还有一个小木 偶。

「先试下这个小人吧,他可很想进到夫人里面检查检查啊」

男人用小人偶的头不断在雅股间滚来滚去,粘满了体液小木偶变得滑不溜湫 的,可爱的玩偶变成了一个小淫娃。男人用小木偶的头慢慢挤压着洞口,终于小 木偶的头一下探了进入。

「呵!」雅子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空虚中的阴户此刻终于得到了她的第一个 探访者。

「嘻嘻,才一个小木偶,太太就爽成这样了。」

「不如太太再尝尝这个会跳的吧。」

男人把振动器在雅子的肉洞口轻轻的研磨,酥麻酥麻的快感再一次如电流一 样由下体传向全身。滑溜溜的振动器拖着电线轻而易举地钻进了雅子最娇嫩的地 方。空虚多时的膣腔饿不择食地把这个细长的异物如情人般紧紧拥抱着。

「唔!!」雅子终于发出了今天第一声因为满足而发的呻吟。

「嘻嘻,太太现在体会到爽了吧,还未开到最大呢」下一刻把振动器的开关 开到最大,小马达在雅子的阴户内发出欢快的嗡叫声。

体内的娇嫩的而敏感粘膜如受电击般,「噢!!!!」雅子尖叫一声,条件 反谢般反弓着挺起身体。

男人时而用手指推着振动器钻进更深的部位,时而拉着电线把振动器拉出一 点,振动器在雅子内不断游动着,刺激着内部的每一个角落。

「啊!!唔!!」雅子不断的发出不同的呻吟声。

正当雅子以为又一次向前快乐的顶峰挺进时,男人突然把振动器一下拉了出 来。则则得到安慰的阴户又再空虚起来。雅子象从山峰一下掉到了谷底。

「啊!!!不……要!」得不到满足的欲望再一次来临。情不自禁的雅子终 于于发出了今天第一次情欲的请求。

「哈哈,太太,你是说不要呢还是要呢」雅子的反应似乎在男人的意料之中。

「啊……是……要!要!……呜!」急色中的雅子此时完全迷了。有点无轮 次起来。

「嘻嘻,太太,你哪里想要呢?」男人一边用手指老练地玩弄着雅子的下体, 故意问。

「是……下……面」雅子身体在欲望的煎熬中不断象蛇一样扭动着。

「嘻嘻,那好啊,这样如何!」男人突然把两个手指捅了进去,在里面抠弄 了起来。

「噢!!」全无预兆的一下猛插,让雅子翻起了白眼。身体一下抖了起来。

「嘻嘻,太太,有没试过潮喷呢,想不想体验一下,很过瘾呢」,男人的手 指在里摸索,一边却嘻笑着观察雅子的反应。而雅子身后的另一个男人却很配合 把着雅子的双腿分开。

「啊……,不要——碰那个地方!」雅子的身体内某一个地方被毒蛇般的两 个手指抠了一下,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痉摩了一下。

「哟,太太,是这里吗?」看到雅子反应的男人却故意在那里抠弄弄,雅子 只觉一阵阵尖锐的冲击从下体直冲脑门。

「啊……不要……碰……那……里」雅子体身如筛子般抖动起来。

男人知道,耻骨后面那一片略感粗糙凹陷进去的地方简直是女人命门,控制 了她,就等于控制了女人身心,无往而不利。这一刻,雅子就在这个男人的指尖 控制之下。

「嘻嘻,这里可是太太快乐的源头呢,准备好了吗?马上就有升天的感了。」 男人一边说,弯曲的手掌让中指和无名指最大限度地插入雅子的小洞,弯曲着指 关节灵活地在那令她神魂颠倒地方一下一下按压着。

「啊……啊……!」雅子发出了哭泣般的呻吟,睁大的眼睛失去了焦点。全 身的神经仿佛被那个男人的手指控制了。阴道深处强烈的快感瞬时传遍全身,子 宫和膀肛都随着男人的手指的节凑起舞般一下一下抽搐起来。整个阴道内更是热 浪滚滚。

男人的手一上一下地逐渐加快运动,在雅体内的手指这时变成了一下比一下 重地敲打在了那个最敏感的部位。

这一刻的感觉象是搭上的云霄飞车,雅子忙情地呼叫着,身体象是在波涛中 的小船,不断抛起来摔下去,屁股无意识地配合随着男人手掌的运动而一下一下 地前后挺着。

看到雅子渐入仙境的表面情,男人也开始了更加疯狂的动作,抠入雅子阴户 里的手指随着手掌的运动每一下都狠狠抠在了那个神奇的地方然后顺势往外用力 一勾,这样一抠一勾手法用力越来越猛,越来越快。

「哦!哦!哦,太太,要喷出来呵。」男人这一次显然是下了决心要将雅子 带到天顶的仙界了。

雅子只觉阴户内一阵惊天动地的抽搐,一注热潮从腹间喷出。

「啊……!!啊……!」随着长长的浪叫,终于实现了男人所说的潮喷。雅 子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下体随着一阵阵喷射,有种说不出的痛快淋漓,在男人 指奸下的高潮竟是如此的美妙。

雅子无力地躺在身后那个男人的怀中,依然保持着刚才被把着双腿张开的状, 下面的小穴还在张开着,一下一下轻微抖动,似乎还在回味无穷。

未等雅子喘息完,一枝电动阳具又吱的一声,插进了高潮稍退阴户。

刚刚才放松下的身体再度扭动起来,男人拿着电动阳具如急风骤雨地抽插起 来。

假阳具在体内以最大的速度扭动着,而男人不断地变换着角度搅动雅子的阴 户。

「哦……!哦……!」刚消失的那种蚀骨销魂快感再度从膣腔的深处再度引 爆。这一波来得更猛烈与霸道,雅子完全迷失在了宫能的快感之中,电动阳具的 抽插,如巨浪拍击着海岸,在本内来带阵阵的快感一浪接一浪,雅子的身体如波 浪里的一片树叶,一上一下地起伏着,整个房间她那如歌如泣的销魂呻呤也是高 低起伏。

「啊……!我……不……行了!我……要……去……了……啊!」随着一声 急速的呼叫,雅子的身体突然僵硬地向上弓起,身体如悬空定格了片刻,然后再 重重地摔了下来,整个下体一下一下地抽搐着。

雅子终于在高潮中昏睡了过去。

当雅子悠悠转醒过后,两个男人自己也脱清光了衣。

「嘻嘻,太太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太太爽完了该轮到我们了吧。

雅子被拖倒了那个粗犷的男人的胯下,男人早已涨硬了的阴茎一下捅进了雅 子的口中。

「唔……唔……」被男人的阴茎塞满住的口中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含混不清的 声音。

男用手抓住雅子头,挺着腰狠狠地把阴茎在雅子的口中往前捅至喉咙,粗大 的龟头卡在了咽喉中研磨蠕动。

呼吸因难的雅子拚命地用手推着男人。当雅子几乎要窒息时男人终于把阴茎 抽了出来。

「哈哈,真是爽啊。太太来好好给我舔吧!」

雅子终于驯服般伏在了男人的身上开始买力地给他舔了起来。

另一男人却到了雅子的身后,先是用手玩弄了一会雅子早已泥泞不堪的阴户, 接着挺着同样粗大的阴茎一下插了进去。

「呜!呜!……!」在后面的阴茎长驱直入的同时,前面的阴茎也刚好狠狠 捅进了雅子的喉咙。只含糊不清的呜咽声从雅子的咽喉发出来。

此时房间里,雅子趴在塌塌米上,屁股高高掀起,流着淫水的阴户被后面的 男人阴茎狠狠地捅着,而前面嘴里却叼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卖力地舔着,不时发 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看着这位美丽高贵的人妻,最终驯服在男人的跨下,接受着前后夹攻的奸淫, 两个男人心里异常亢奋,两根都阴茎又硬又涨如烧红了的铁棒般,顶得雅子哀叫 连连。

前面的男人在过足了口交瘾后,终于转到了后面换掉了原先的那个。这根被 雅子自己舔硬了的阴茎如同他的主人一样粗暴捅进了她的阴户里。

阴户被撑到了最大,狂爆的抽插每一次都狠狠地撞在了花蕊,抽出的时候龟 头会摩擦周边的粘腊,将大量的体液刮出来。

「啪……啪……啪」,「呼……呼……呼」,「啊……啊……啊」房间里, 屁股被撞击的声间,男人粗重的喘气声,还有雅子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声此起 彼伏。

一阵高速抽插后,男人嚎叫一声,紧紧拉往雅子的屁股,一挺腰,阴茎狠狠 地顶在花蕊上,一注滚烫的白浊精液直喷在雅子的阴户。

「啊……!」强烈的冲击,让雅子再一次如同冲上云霄的,子宫在强壮的阴 茎面前不断颤抖,第一次迎接着丈夫以外的男人的精子。

「嘻嘻,太太,还未完呢,我们换一个体位吧,这次太太你可要努力了呵。」 另一个男扶着还在喘息中的雅子示意她跨坐在男人上面。

男人的阴茎对准的了雅子的阴户,双手挟着雅子屁股,腰一挺,阴茎从而上 穿洞而入。

「啊……!」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中的雅子开始主动地摇动屁股,扭动着腰 身,让自己的玉洞一下一下地套弄那根直直竖立的阳具。

「啊……啊……我……好爽啊……不行了」阵阵的快感终于击倒了雅子,一 下瘫倒了在男人的身上。

「呵!那就再玩一个花样吧!」男人抱着雅子一个翻让雅子侧躺在,再从后 面来了一通猛插。

「哦……!又不一样的感觉了!」筋彼力尽的雅子现在就象一只赤裸的待宰 的羔羊被男人摆弄着以各种方式奸淫。

男人最后把雅子身子转成仰躺着的时候,男人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噢!!!!」男人怒吼着,紧紧压住了雅子,屁股如装上了马达一样,坚 硬的阴茎在雅子阴户疯狂抽插。

「啊……啊……!」雅子此时也到了紧要关头,身体象是水蛇一样不断扭动 着,配合着男人的动作。

终于在最后的几下狂抽之下,男人在吼叫声中一注热辣辣的精又灌进了雅子 的阴户。

「还有我!!」射完精的阴茎刚从阴户抽出来,早在一傍按耐不住的第二个 男人再一次扑上来,粗壮的阴茎又一次狠狠地捅进了雅子的阴户。

「啊!」这一插来得太快太猛了,雅子的头往后仰,整个身本向上拱了起来。

「操!操!」男人呐喊,阴茎狂烈地冲击着雅子的阴户,又一次把雅子带向 了欲仙欲死的境界。

「啊……唔……啊!」处在亢奋中的雅子终于被两人男人连续的轮奸和内射 征服了,随着男人的抽插,无所顾忌地发出一声高似一声的浪叫。

「啊……又要去了……唔!」雅子的阴户再一次强烈地抽搐着,猛烈的收缩, 将男人的阴茎一下一下挤压着。

感受到雅子高潮时阴道里阵阵收缩的阴茎终于受不住了,在男人高声吼叫中 一泄如注,精液再一次如洪水般淹没了雅子的阴户。

心满意足的两个男人,终于走了,只剩雅子软绵绵地躺在卧具微微喘息着, 她知道,今天只是一个开始。

Tags:
相关资源:
  • 老婆和他前男友的事情
    老婆和他前男友的事情
    2021-07-2325
  • 三个女友的女体盛
    三个女友的女体盛
    2021-07-2222
  • 朋友妻不客气,一皇二后的疯狂
    朋友妻不客气,一皇二后的疯狂
    2021-07-2229
  • 夫债妻肉偿
    夫债妻肉偿
    2021-07-2213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