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1-07-22 发布

本人是20岁的时候到了洛杉矶,刚到洛杉矶的时候居住在华人区(坐标:蒙特利公园),和很多刚到美国这里的华人一样,到了没多久就出去打工了,一年过去了,手上有些积蓄的我回到了华人聚集地,买了部二手车,找了一份工作,然后去了周边的一所社区大学上学,也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我的女友,我们就叫她小茹吧。

我认识她是因为我们选了同一堂课,然后我发现她那个时候是刚刚到美国,没有车子,要做公交车上下学,美国的公交车纯属社会福利,不像国内那么便利,一个小时才一趟。我当时就自告奋勇的接她上下课,当然我当时也是因为对她有好感才这样做的。然后,自然的,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

我们第一次上床是在我租住的家,我当时还是个雏,我所有的经验都是来自A片。相比小茹,她倒是个老手。后来我才知道,她上初中的时候就破雏了,后来和她初中的男朋友分手后又找了一个大她一轮的一个男的做她的男朋友,还被人迷奸过,兜兜转转最后又回到了她初中男朋友那里。i小茹的身材属于微胖型,胸部有D罩杯,下面的阴毛很整齐,没有长到下面,逼很干净,两片小阴唇整整齐齐的分布在两边,呈暗红色,我想那是和她丰富的性经验有关吧。第一次我现在略紧张,但是更多的是兴奋,我并没有找到正确位置,最后是她用手引导着我的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很温暖,并没有很紧,我用鸡巴在她的逼里差不多就抽插了两分钟,就一泻千里了,然后也正式告别的我的处男之身。

然后我们就像染上了性瘾一样,疯狂的,在各种地方,玩各种花样操逼。我们最喜欢的体位是我在上面她在下面,她把屁股高高的托起,这样可以看到鸡巴在逼里抽插时的样子,看着她两片小阴唇在我鸡巴的抽插下不断的翻进翻出,我们都很兴奋。车震,电影院,超市的更衣室,公共厕所,海滩上,我们尽可能的寻求一切的刺激。我们也喜欢玩一些野外露出,刚开始的时候小茹还有些放不开,穿着过膝的长裙然后里面不穿内裤。玩了几次也彻底的放开了,穿着短裙也不穿内裤了。

时间过的很快,认识小茹半年后小茹的妈妈也来到了美国,我们就叫她舟姨吧。我第一次见到舟姨是因为小茹的电脑坏了,让我去帮她看看电脑,我记得舟姨那个时候已经来美国一段时间了。我刚进家门就看到舟姨只穿了一件男士的大背心出来,浑圆的胸部比小茹的还大,稍稍有些下垂,没有带胸罩,两颗乳头还激凸出来被我看了个光。当时小茹介绍了一下我后,我就匆匆的进入了小茹的房间帮她修理电脑了,小茹还很打趣的问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我说你妈的胸部比你的还大。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我就变成了小茹家的常客,我们也经常在小茹家操逼,舟姨在厨房烧菜,我们在房间里操逼,有时候舟姨在房间里看电脑,我们就在外面客厅操逼,一般小茹在家都不会穿内裤,把我的裤链拉开直接坐上去就可以开始活动了,方便的很。

有一次我们讨论过把阴毛剃掉,她说那样不卫生,就没有剃。但是又把这个话题转到我的身上了,最后就在她的帮助下把我的毛剃光光。我还记得那晚,我们都很兴奋,做了很多次。

一次有个朋友邀请我们去他家打游戏,通宵的那种,那个时候我很沉迷实况足球,我和小茹就去了,小茹当然顶不住困意,到了后半夜就困的不行了,在被子里脱掉了衣服就睡了,我和朋友都还在兴头上,玩到很晚,我也开始有点困意了,就和朋友说我去眯了一下,朋友继续玩,其实游戏的声音比较吵,我根本没睡着,只是闭目养神。又玩了一会他回头不经意的看到了把被子踢开的小茹,小茹下面只穿了一件丁字裤,完全遮盖不住她的阴毛,丁字裤已经被拉到了一旁,两片暗红的小阴唇就露在外面。我那个朋友顿时不淡定了,回头看了看我,我假装还睡着,就看到他起身后走到小茹两腿中间,蹲下来,时不时的还看看我,怕我醒过来。用手拨了一下小茹的阴唇,看了好一会,大概能有3分钟吧,帮小茹把被子盖好,然后就去了洗手间,我知道他去自己解决了。我却兴奋的要死,鸡巴硬邦邦的,我这是才意识到我有网上说的绿帽情节。第二天我和小茹说起这件事,她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更多的是兴奋,逼里直接泛滥成灾,我们直接来了一炮。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工作开始变的很忙,慢慢的就怠慢的学业。但是她的重心还是放在学业上的,我们开始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们的感情也开始淡了,她在学校又认识了很多新朋友,相比我认识的更多的是工作上的朋友。最后我听我的朋友讲说,学校里有一个比她年纪小的小男生在追求她,在过了几个月,我们实在是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我就主动提出分手了,毕竟小茹还是很有市场的,和我分开后就和追她的那个小男生在一起的。当然,我们的那份情还在,我们还是继续的保持联络。直到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心情不好,和那个小男生分手了,想和我复合。我问她为什么分手,她说那个小男生心智不成熟,很多地方还需要她照料,和他在一起操逼没感觉,说白了就是和小男生操逼嗨不起来了。当时我也是大男人心里作祟,并没有和她复合,之前那个打游戏的朋友虽然把小茹下面看了个光,但是毕竟并没有做什么。这个小男生不一样,毕竟这个小男生的鸡巴进入过小茹的身体,最后我们并没有复合,我还说了一些伤害她的话。最后她去了外州找了份工作,疗伤去了。

差不多大半年,她回来了,来我工作的地方找我,她找了个黑人男朋友,教她英文,并且和她一起回到了加州,我还是很打趣的问她“怎么样?黑人的鸡巴大不大”。她总是讳莫如深的不回答我。后来又收到她的信息说她心情不好,因为她的爸爸妈妈不接受她的这个男朋友,想约我出来聊聊,解解烦。我们坐在车子后面,聊了很久,聊着聊着我一边幻想着小茹在床上被黑人操的情景,一边把手伸向了她的胸部,慢慢的,我们的唇就吻在了一起,当我把手放在她阴部的时候竟然惊喜的发现她的阴毛都被剃光了,我问她为什么剃掉?她说为了满足她那个黑人男朋友。我们迫不及待的把一切阻碍全部脱光,当我把我的鸡巴插进她的逼里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叫床声还是那个熟悉的叫床声。温暖的感觉还是那个温暖的感觉,只是比之前松垮了,我想肯定是她那个黑人男朋友的鸡巴要大很多,所以把她的逼撑大了很多。我好久都没操逼了,所以很快就缴枪投降了。正想着来第二发的时候,我在小茹的眼神里不经意的捕捉到了一丝的索然无味的情愫。这种不经意的一丝情感让我没有继续下去。最后她问我是不是我们这样不好,因为她毕竟是有男朋友的人。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坐了一会儿她就下车回家去了。

差不多又三个月吧,一天小茹哭着给我打电话,说是和黑人男友分手了,因为小茹的爸妈不接受她的这个男朋友,连家门都不给进。最后甚至闹翻连小茹都不让进家门了。于是我开着车子带她到了海边去散心,其实我也早早的有了心理准备,这一次散心很有可能小茹会和我提出复合。

果然不出所料,小茹提出复合,我看着她哭的伤心的样子,也顺势答应了。当晚,我们都没有回家,在海边一家旅馆开了间房,我们做了很多次,小茹应该是很感激我同意复合,主动向我提出操她的屁眼,当然我们并没有提前准备润滑剂,当我第一次插入小茹屁眼的时候,小茹眼泪都飙出来了,然后把头深深的埋在枕头里,抗拒着疼痛。我不忍心看着小茹这样疼痛,说下次买了润滑剂我们再尝试,小茹也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我们清理了一下就继续操逼了,小茹的逼已经松垮了很多,缺少摩擦可以让我更持久,当我贪婪的把头埋在她的双腿中间舔她的骚逼的时候,发现她的外阴和两片小阴唇已经开始泛黑,和淫水搅在一起隐隐的泛出亮光。操她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在她黑人男友的胯下被操的嗷嗷叫的样子。她也很享受,不停的大喊,操我,操死我,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就这样,我们折腾到后半夜才沉沉的睡去。这次之后,我也确定了我有绿帽情节的倾向。

就这样时间过了差不多一年的光景,一年的光景我们又挥洒下不少的汗水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方法。每次相同的是,操逼后看着我软趴趴的鸡巴,小茹都会咯咯的笑笑说好小。我也会接口道那你去找个大鸡巴的男生来满足你啊,她也总是笑着回答我,总有一天让我头上顶上绿草原。

某天,小茹的爸爸说他要回国了,不再回来了,并且把他这几年赚到的钱准备拿出来当头款给我们买个房子。这样我们也算在美国有个自己的小家了。因为小茹的收入并不是很高,不够申请贷款,需要用我的收入帮忙做贷款,大家商量后就决定用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做贷款,买好房子后再把名字改回小茹和小茹妈妈舟姨的名字。我欣然接受,毕竟我和小茹在一起很久了,头款都是小茹爸爸的辛苦钱积攒下来的,这个忙我很乐意帮。就这样,没过几个月,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家。三室两卫,我和小茹住主卧,舟姨住次卧,小茹的爸爸就回国去了,当然我多数都会回家住,我毕竟和小茹只是男女朋友,并不是领证的夫妻。

有了自己的家(坐标:奇诺),小茹也换了份离家近的工作,是在一家物流公司做文员。在这里我们认识她的同事,一个墨西哥裔的白人,我们叫他大白好了。我们还参加过大白的婚礼。小茹在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和同事都混熟了以后,告诉我这个大白其实是很花心很色的人,总是色迷迷的看着公司的年轻女生。有一天下班回家后,小茹把我叫到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向我坦白了当天她在公司做的一件出格的事情。因为这个大白很好色,经常放些黄段子给女生,并且很会调情。今天在公司让小茹坐在他的大腿上,小茹坐上去后才感觉到他的大鸡巴是硬着的并且顶在了小茹的屁股上。小茹从他的腿上跳下来,毕竟小茹也是有丰富经历的人,小茹便笑着要求看一看大白的大鸡巴,本以为大白会很尴尬,结果大白把小茹带到一间私密的房间,把裤子脱掉展示大鸡巴给小茹看。就在小茹红着脸眼睛停留在大白的大鸡巴上无法移开的时候,大白也提出要求可不可以看看小茹的逼,小茹就像中了魔一样,找了旁边的一张桌子,坐了上去,把两腿分开,把丁字裤扯到了一边给大白看她的已经泛黑并挂着些淫水的黑逼。小茹说大白呼吸很沉重的一步步的向她走来,刚要伸手碰她的逼的时候,她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提上内裤跑开了。

从那之后,我和小茹操逼的时候总是感觉她不够投入,少了些什么。而且她越发频繁的抱怨我的鸡巴小。之前只是开玩笑的抱怨,现在竟然会闹些小脾气。其实我的鸡巴属于中规中矩,性能力还是属于比较持久的。我们有一次在操逼后,躺在床上,我看着她的眼睛,问她是不是忘不掉大白的大鸡巴。她如实的点头称是,并说她之前的那个黑人男朋友鸡巴也没大白的大。我问小茹到底有多大,小茹回答我说快赶上你小手腕粗细了,我当时也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然后我又问长度呢?她说她也不知道,但是目测应该会比我的长上两个龟头的长度。我最后问她是不是想和大白操逼,她点了点头,但又怕我生气又摇了摇头,我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没说什么就睡下了。第二天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来和我道歉,说她昨晚说的话不作数,眼泪含在眼睛里,楚楚可怜。我说这样吧,我同意你去和她操逼,毕竟这种性福我再怎样努力也没办法给你,但是我们需要约法三章,第一,你们做了什么,我需要知道全部。第二,只需你和大白发生操逼,不准有第三人。第三,做好避孕措施。小茹以为我是在试探她,频频摇头不肯,还说要换工作,避开大白。到了晚上下班后我们到家她才确定我是认真的。

就这样,晚上,我们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用小茹的手机给大白发了一些暧昧的语句。大白回复的很慢,显然大白还是需要应付他的老婆,不能被发现。最后我们敲定了星期六下午,大白去公司附近的旅馆开房,这样可以谎称去公司加班。这一晚小茹显得很兴奋,但是又不敢太张扬。样子着实好笑。

时间很快到了星期六,小茹精心打扮了一番,丁字裤,黑丝袜,超短裙,低胸衬衫,蕾丝镂空胸罩,恨天高,真的是哪个男人看了都要喷鼻血的那种。我虽然心里酸酸的,自己的女朋友要去被别人操,还打扮的这么漂亮的去求操,但是我的鸡巴确实硬邦邦的,我知道我的绿帽情节开始显现出来了,我的脑中开始出现了精神分裂,一边告诉我你不可以这样,你是个男人,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女人去给别人操。一边告诉我,跟着心走,这是你的本性,多刺激啊,想象一下别人把你女朋友操的嗷嗷叫时候的样子。第一次,我并没有送小茹去和大白操逼,因为我还没有那个勇气,我想我是还没有勇气去承认我头上的绿草原吧。

差不多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小茹回来了。丝袜已经不见了,上身的衣服有些凌乱,里面真空并没有穿胸罩,我顺手一摸,下面也是光着的,内裤也没穿。她趁着舟姨没有看到,迅速的窜回自己的房间,我也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等她洗好澡,裹着浴巾走出浴室,我问她下午和大白操逼的情况。她躺在床上和我一一道来。

小茹到了大白开的房间后,虽然都是平时很熟的同事,但是知道是来操逼的还是略显紧张。大白买了瓶红酒带过来,小茹和大白喝了些红酒缓和尴尬的气氛,大白本来也很健谈擅长放黄段子,不一会儿就惹得小茹开怀大笑。大白去把窗帘拉上,坐回小茹身边,开始手脚不老实了,胸部,腿间,都被大白摸了个便。小茹也被摸的眼神迷离,淫水泛滥。然后,大白就开始亲吻小茹并且脱掉两个人的衣物。小茹说,当她再次看到大白的大鸡巴时,又一次被震惊到了,眼睛再一次的固定在他的大鸡巴上无法挪开。大白让小茹躺到床上,很温柔的吻遍小茹的全身,并且舔小茹的黑逼舔的小茹娇喘连连。然后把小茹的头按在他的鸡巴上,让小茹给他口,小茹的口活很好,不久大白就受不了了,迫不及待的把他的大鸡巴插进了小茹的黑逼里。我问小茹被那么大的鸡巴插进去是一种什么感觉?不会痛吗?小茹说,是一种很充实的饱足感,每抽插一次都能感觉到实实在在的鸡巴和G点摩擦的快感。没多长时间,小茹就给插到第一次高潮。然后在小茹被插到第二次高潮的时候大白也终于忍不住了拔出鸡巴射在小茹的嘴里。小茹说她第二次高潮后都快虚脱了,像死鱼一样躺在床上任大白摆布。大白事后和小茹一起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下,打开电视花钱买了付费的成人频道,一起看起了A片。看着看着,小茹下面就又开始湿润起来,不自觉的把头凑向大白的大鸡巴,开始给他口交。不一会大白的大鸡巴就又欢声雀跃的插进了小茹的黑逼里,不断的进行抽插。

有了第一次以后,小茹就放开了,小茹的工作本是一份早九晚五的工作,为了和大白操逼,有时候他们约早上早进公司先来一炮。有时候他们是五点下班后等同事都走了再爽一发。因为小茹上班的地点和我的是顺路,所以早上都是我送小茹去上班,然后我再去上班,下班也是我去接她。开一辆车上下班,这样也比较省油。小茹如果下班后要和大白操逼,她会提前告诉我,让我晚点去接她。

小茹很听话,遵守我们的约定,只和大白一个人操逼,每次和大白操逼后,和大白发生了什么都详详细细的告诉我。就这样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每次在我和小茹操逼,我都感受不到她之前的热情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索然无味的眼神,草草了事,转身睡觉。我知道在肉欲上,大白已经完完全全的取代了我,可我并没有感到难过,反而有些有些兴奋,甚至每次在和小茹操逼的时候,都在幻想小茹和大白操逼时候的样子。我甚至在幻想我们3P时候的样子。

中间有一段小插曲,在小茹和大白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我出轨了,我出轨我公司的一个女同事,我们叫她小梅吧。她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火辣,比小茹要好。一天在公司吃中饭的时候和小梅在餐厅相遇,大家都聊的很开心,吃好饭之后竟然被小梅逼到墙角给壁咚了。我们在无人的餐厅内激吻。事后,我把小梅带回我自己的家,我们操逼了。小梅是属于那种模特身材,前凸后翘,阴毛很平整的铺在上面,一点都不杂乱。阴唇呈暗红色,有些黑,但是还没有小茹那么黑。她没有叫床声,一声都没有,从开始操逼到结束,都不会发出一点声音,这点是我和她操逼时唯一不能让人尽兴的地方。我们一共操了三次逼,后来她的男朋友看的她太紧了,我们就没有继续下去,至今这段感情还让我流连忘返,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可能正是映了那句老话:老婆永远是别人家的好。

有天小茹给我发信息说,下班后要我晚点去接她,要和大白操好逼以后再回去。我差不多7点钟到了她公司外面把车停好,过了一会儿,她一路小跑的从公司的大门跑出来,她跑步的姿势很怪,是夹着双腿跑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跑到车后面,开了车后门坐了进去。我正奇怪呢,小茹让我也坐到后面去,我看了看小茹,就起身换到后面去坐。小茹坐在后面,叉开双腿,把光秃秃的黑逼露在我面前,兴奋的和我说,让我帮她舔舔。看到她刚被大白操的黑逼,我当时鸡巴就硬了起来,好像不听使唤一样,把头凑了过去,埋在她两腿之间。我的舌头刚刚碰到她的大阴唇,小茹一松力,大白刚刚射进去的精液一股脑的全部流到了我的嘴上。原来小茹一直把大白射进去的精液吸在她的逼里,然后跑出来给我吃。我当时就发火了,质问小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小茹说,我让你和大白去操逼只是为了让他满足你,而并不是让你们一起来侮辱我。小茹可能是怕了,低着头不敢看我说,我看网上有那种绿奴文,我以为你也是,所以就……我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坐到前面开车往家驶去,但是我硬邦邦的鸡巴却背叛了我。

终于,我的绿奴情结还是没有抵住诱惑,爆发了。那天,小茹和我说她约了大白星期六下午去大白开好的房间操逼。她说大白希望我也能去,其实这一天我期望了好久。但是还是一本正经的问小茹,你希望我去吗?小茹怯生生的看着我点点头,并且说,如果在操逼过程中有什么是我承受不了的,我可以马上离开或者叫停。我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星期六很快就到了,小茹经过了精心打扮后,下午我们到达了大白开的房间。我和大白握手,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对于我来说还是很尴尬的,毕竟是我的女朋友被人操。大白开了红酒,一边帮我们倒酒,一边发挥他黄段子高手的特长,让场面不至于尴尬冷场。我和小茹还有大白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大白掏出手机给我们看存储在他手机里的他和他老婆的操逼视频。我想可能是让我找一些心理平衡吧,因为等会他就要操我女朋友了,操之前先让我看看他老婆的操逼视频。她老婆很高挑,胸也很大,下面很干净,光秃秃的一片,两片阴唇突出并且耷拉在外面,也很黑,比起小茹有过之无不及。大白说他的老婆和他结婚的时候已经是三婚了。我也很感叹外国人的婚姻理念也确实很前卫。

视频看着看着,大白的手就放在小茹的衣服上开始解开小茹的衣服,嘴巴也开始和小茹激吻起来。我为了避免尴尬,就把大白的手机接过来自己欣赏他老婆的视频。几分钟后,大白对小茹说,我们去床上吧。小茹点点头,他们就一起去了床上,小茹回头看了一眼我,她的眼神已经迷离,就像是一只要发情的小母狗。

虽然已经在小茹的口述中对大白的大鸡吧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当大白的内裤被小茹脱下时,我还是震惊了,难以想象小茹都是被这种鸡巴在操。小茹在帮大白口,大白也很温柔的添遍了小茹的全身。然后大白挺着大鸡巴深深的刺入了小茹的黑逼中开始了活塞运动。

小茹的叫床声,屁股的撞击声,这些淫乱的画面最终击溃了我最后的羞耻心和虚伪的面具。我迅速的脱光了衣服,把头埋在小茹和大白的腿间,他们的交合处距离我的脸近在咫尺,小茹偶尔喷出的淫水都溅在了我的脸上,我伸出舌头去舔小茹的G点,一只手去撸自己的鸡巴,没撸两下就射了我自己一身。我起身到前面去舔小茹的胸部,她一手抓着我软趴趴的鸡巴,用嘴把我刚射出的精液全部吃干净。我的上场,一会就给小茹带来一次高潮。我又回到他们的两腿之间,这次我是用嘴去吸大白的阴囊,用手去不断的辅助摩擦小茹的G点。就这样,大白在上体位操小茹的时候,我在大白的身后舔他的阴囊和屁眼。小茹在上体位的时候,我在小茹的身上舔她的G点和胸部。很快,大白也坚持不住,丢盔卸甲,把他的大鸡吧抽出来再深深的插入到小茹的嘴里,把又浓又腥的精液射了进去。大白穿着粗气躺到了一边,看着大白软掉的鸡巴都比我硬起来的时候还要大,我真的明白了为什么小茹已经不需要我了。

他们需要休息,我趴在小茹的骚逼前,不断地舔舐的,清理战场,因为我知道等一下那个和我手腕一样粗的鸡巴会再一次插入到这里。小茹在我的舔舐下也逐渐恢复了感觉,不断地扭着腰肢,娇喘连连。清理完小茹的,我好像被什么魔力催使着,把头凑近了大白软掉的鸡巴,请伸出舌头在大白的鸡巴上不断的舔舐,这是我第一次舔舐男人的鸡巴,没有任何经验的我只是模仿小茹,模仿A片里面的那些女优用舌头一点点的舔舐,帮大白清理鸡巴上的污秽物。小茹这个时候抬头看到看到我在舔舐大白的鸡巴,露出一丝诧异的眼神,随后笑了一下用中文对我说,好好清理,等下求大白再来操我。这次我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不满,只是把头深深的埋在大白的两腿之间。不断的舔舐大白的鸡巴,阴囊,和屁眼。

求大白再操小茹的话,我始终还没能说出口。不过,不用我说,很快大白就提枪再战。第二次,大白选择了内射。而我又一次在他们结束战斗后,清理战场。趴在小茹的两腿中间把大白射进去的精液吸出来吞掉,并且把阴唇,屁眼周围清理干净。然后再去大白那边清理鸡巴,阴囊和屁眼。小茹已经被大白操的像死鱼一样,动都不动。大白也躺在一边喘着粗气。我在完成清理工作后,自己又撸射了一发,然后躺在他们的脚下。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白起身穿好了衣服准备离开,我和小茹光着身子起床送他出门,他在走之前深深的吻了小茹,并且再一次和我握手,说道:谢谢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送走大白,小茹回身坐回床上,我走到她旁边,她用脚按住我软趴趴的鸡巴,蹭来蹭去的道:我的王八男友,现在你总该承认你有绿奴情节了吧,把自己的女朋友送给别人操,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你自己鸡巴小,满足不了我。当我听到小茹这番侮辱的话时,我反倒兴奋起来,软趴趴的鸡巴也硬了起来。正要冲上去按倒小茹,小茹用手把我推开,一脸嫌弃的说,别用你那小鸡巴操我,我要打个电话问问大白你可以不可以操?于是,小茹真的拿起电话打给大白,用英文向大白表明立场,挂掉电话后,小茹说,大白同意你操我,但是以后每次你要操我之前都要打电话向大白请示,他允许了才可以操。说着,小茹带看着鄙夷的眼神用手拉过我硬邦邦的鸡巴,放进了她的逼里。

我开始努力的在小茹的身上做活塞运动,小茹的逼已经被大白的大鸡巴操成了一个合不上的大洞,我的鸡巴插进去完全没有摩擦感,小茹也是百般无聊的拿起了手机,一边撅着屁股配合我,一边玩起了手机。最后我是把鸡巴放在小茹的逼口,然后自己撸射的,就像小时候把鸡巴放在尿壶口尿尿一样。小茹回头用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后,说道,把自己的东西清理干净,王八男友。我把头埋在小茹的两腿之间,把自己的精液慢慢的吸出来,吃进去,在把周围的污秽物舔干净。小茹一边冷冷的看着我,一边道,王八男友,你的嘴可比你的小鸡巴好用多了。说罢,便用身体把我压住,一屁股坐在我的头上,用力的用她的黑逼摩擦我的脸,摩擦了一会遍放出一股热流,小茹尿了,尿在我的脸上,为了尽量不要让她尿在床上,要不然等下退房会很难堪,我尽可能的用嘴接住她全部的尿。然后她用命令的口气,让我全部喝下去,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这种屈辱带来的快感,想都没想,就喝掉了嘴里的尿。小茹满意的点点头,走到浴室去洗澡了。然后我们就离开了房间,回家了。后来我小茹才告诉我,她并没有打电话给大白,所有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我绿奴情节。不过她还是很喜欢在我的这种绿奴情节中扮演女王的角色。

两个星期后,小茹说大白又邀请我们去开房3P,我的心理斗争了很久,一边告诉我,你不应该在这条绿奴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回头是岸,拿回你做男人的尊严吧。另一边却告诉我,绿奴又有什么关系,只要玩的开心就好了,放弃你那无用的尊严,跟随你的内心,反正知道我有这种癖好的就只有大白和小茹。最后还是前者占了上风,我没有答应,我不想在绿奴的路上越走越远,为此小茹还很不高兴,我知道小茹在这条路上已经越走越远回不了头了。

我和舟姨的狗血剧情就是在我拒绝大白3P的半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六,我有裸睡的习惯,洛杉矶很热,就算是冬天也不会很冷。裸睡完全没问题。那天星期六早上,小茹走的很早,大白来接她,是他们公司的员工海滩聚会。我继续睡觉,睡着睡着我感觉有人在套弄我的鸡巴,我睁开眼睛,就看到舟姨侧身趴在我的身旁,穿着那件小茹爸爸留下的男人的大背心,根本就是衣不蔽体,比小茹还大的胸部荡在胸前,下面露着白花花的大屁股,并没有穿内裤。她见我醒来,眼睛盯着我问道,舟姨漂亮吗?我当然也不是未经世事的童子鸡,顺势我就把手放在舟姨的胸部上摸了下去,道舟姨你好美,好性感。然后我就双手齐上,一只在抚摸舟姨的胸部,一只在下面探索舟姨的秘密沼泽。我用手指插到舟姨的逼里,不断的抽插,不一会就把舟姨带来了第一次高潮。

舟姨的胸部很大,略下垂,乳晕呈褐黑色。身材当然没有办法和小茹比,腰上有些赘肉,但是并不影响美观,皮肤也保持的很好,很光滑细腻。阴毛很丰盛,从上面直接连到屁眼,杂乱无章,一看就是从来没有修剪过,和腋毛交相辉映透露着一种野性的美。阴唇大而肥厚,软趴趴的耷拉在外面,颜色很黑和刚刚高潮后的淫水搅在一起隐隐的透着亮光。舟姨的逼还是比小茹的要有摩擦力,舟姨后来告诉我她屁眼也被开发过,我心道叔叔还真会玩。舟姨很敏感,很容易高潮,可能上了年纪的女人都是这样。手指碰一碰就会出水,稍微快一点抽插就会高潮。

我一边吸允着舟姨的乳头,一边手指继续第二轮的攻势,没多久就把舟姨带到了第二轮的高潮。高潮后我去帮舟姨到了一杯水,让她休息一下。我们虽然犯了禁忌,但是貌似我们有一种心照不宣,就是我们绝口不提起小茹和小茹的爸爸。第三轮开始,我把头埋在舟姨的两腿之间,舔舐她早已泛滥成灾的黑逼,然后我就把我的鸡巴插入了进去,开始活塞运动。没几下就搞的舟姨丢盔卸甲,连连和我说:你们年轻人真会玩,阿姨顶不住了,刚开始舟姨的叫床声还很低沉,好像她在拼命的压制自己的叫床声,不过在我猛烈的攻势下,舟姨也再也抵抗不住,发出了她最原始的吼叫。不知道舟姨多少次高潮之后,我也迎上了我的巅峰,在她体内一泻如注。

我和舟姨在床上躺着休息了一下,然后舟姨就起身把衣服穿好,去给我做早饭了。一整天我们都在家里不同的地方操逼,我倒是还好,舟姨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我们在舟姨做中饭的时候,我趴在她屁股后面舔她的逼和屁眼。洗碗的时候,我站在她身后,双手一边揉搓她的胸部,一边用鸡巴操她的屁眼。就算舟姨上厕所尿尿的时候,我也是进去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后来为了方便我操她,舟姨在家就只穿那件无法遮住胸部和没法盖住全部屁股的大背心。哪怕只是抬抬胳膊,牵动背心都会让奶头和下面的阴毛让别人一览无遗。小茹还为此发过牢骚,让舟姨多穿件衣服,毕竟家里还有我这个大男人。舟姨也就笑笑的对小茹说,没关系,大家都在一起住这么多年了,谁看谁啊,有啥不放心的,再说我都是在我自己的房间,和你们小年轻也井水不犯河水啊。小茹为此也没辙。

就这样,我一找机会就和舟姨操逼。和小茹一样,我们体验了很多,车震,超市厕所,更衣室。我们也玩户外露出,舟姨比小茹更开放。按照周姨的说法,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怕被人看?在我的劝说下,我也帮舟姨的阴毛和腋毛刮了个干净。舟姨穿着那件宽大的背心,只要我一低头,就能看到舟姨黑黝黝的肥厚的阴唇耷拉在下面。和小茹操逼不同,和小茹操逼,我要想怎么才能让小茹舒服,但是和舟姨操逼,舟姨想的却是怎样能让我更舒服。

当然,晚上我还是要照常和小茹操逼的。只是,我们的性爱更多是变成了一种游戏,女王与绿奴的游戏。小茹很会玩,有一次让我光着身子下面穿上她的丁字裤,头上套着大白的淡绿色的内裤,舔她的黑逼。她看到我头上套着大白的绿色内裤,笑的花枝招展。小茹的丁字裤连她的阴毛都盖不住,就别说我的鸡巴了,她命令我上班也要穿她的丁字裤,最痛苦的就是丁字裤外面穿拉链牛仔裤,总是夹我的毛。

我屁眼的第一次也献给了小茹,她有一天突发奇想,把一个比较细而短的假鸡巴套在自己身上,命令我把屁股撅起来,跪在床上,然后就在我身后开始插我的屁眼。因为她选的假鸡巴比较细而且短,所以第一次也没有什么疼痛感,只是感觉有东西进入自己的体内,怪怪的。小茹没什么体力,一般插个两三分钟就累了。她最喜欢把假鸡巴固定在地板上或者茶几上,然后让我自己坐下去,开始活塞运动,她说她喜欢近距离观赏用假鸡巴操屁眼的样子。一般我都是在小茹的逼里插着一个比较粗的电动假鸡巴,自己屁眼里插着一个跳蛋,然后在后面操她的屁眼。小茹和我说她的屁眼只给我一个人享用过。对于我来说,屁眼里的假鸡巴或者跳蛋并不能给我带来快感,我这样做只是特别享受我在游戏中的角色而已。

语言上小茹侮辱我的方式也是层出不穷,说是怎么当时瞎了眼看上我这种小鸡巴男友,后来就干脆直呼我为小太监。有一次在客厅吃饭的时候,还当着舟姨的面说漏了嘴,叫我小太监,弄的我还解释了半天。还有一次很惊险,小茹把假鸡巴固定在客厅的茶几上,我一边在假鸡巴上一上一下的动,一边在套弄自己的鸡巴,小茹蹲在我前面欣赏着,结果我们听到了舟姨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急忙用手把假鸡巴从茶几上弄下来,夹在屁眼里冲回了卧室。

小茹的突然怀孕打破了这一切的平静,我几乎已经不操小茹的逼了,都是玩些绿奴的游戏和操她的屁眼。所以这个孩子一定是大白的。舟姨当然还是被蒙在鼓里。我和小茹一起商量该如何应对,小茹告诉了大白,大白也很勇敢的承担了下来,说孩子生下来他会负责,而且他也希望小茹为她生下孩子。我也赞同小茹生下这个孩子,因为毕竟这是对一个小生命的尊重,当然小茹也清楚,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因为毕竟我才是小茹名义上的男朋友。最后,小茹还是决定打掉这个孩子,理由并不是怕我离开,而是她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丁克一直是她的梦想。为此我还和小茹吵了一架,说她自私。大白知道孩子被打掉也很伤心,认为我们不尊重生命,也在这件事情发生后不久就辞掉了工作,断掉和我们的联系。小茹为此整整伤心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都无精打采的,害的舟姨为她担心。我可以给小茹精神上的依赖和安慰,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办法给小茹肉体上的满足了。大白离开后,小茹的公司来了一个小鲜肉,长得帅气而且幽默健谈,我们就叫他小罗吧。小茹本来死寂的心慢慢的又开始有了些萌芽。慢慢的和这个小鲜肉活络起来,下班总是和我讲起在公司小罗的事情,我知道小茹是怎么想的,并且我拒绝了小茹想和小罗上床的想法,我告诉小茹,小罗是华人,在美国华人的圈子很小的,如果你和小罗搞在一起,我一定会变成公开的绿帽王八男了,我不想这样,我也希望你可以为我考虑。小茹好像冲昏了头脑一样,急需一个人来填补大白的空缺,我们大吵了一架,她把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说我鸡巴小,没办法满足她,还不允许她出去找人,自己就是个绿王八,还死要面子等等。我很伤心,最后我们就这样分手了。我记得那天很热,我拿出我的皮箱,把放在小茹家里我的东西收拾好,然后走出了小茹家。路过客厅时,还和穿着衣不蔽体的舟姨打了一声招呼。

事情还没有结束,和小茹分手后,我和舟姨没了约束,我更加肆无忌惮的去小茹家操她,舟姨过生日的时候我还送给了她一个带凸起的超大号的电动鸡巴,她还很开心,当时就迫不及待的试了试,我慢慢的几乎把整个电动鸡巴没入舟姨的黑逼中,打开震动开关。自己也在舟姨的身后一顶,用鸡巴操起舟姨的屁眼。

直到一天,我未来的老婆走进了我的世界,她是我们公司的客户,我们因为生意上的来往而结识,我很喜欢她,最后我下定决心为了她,断了和小茹和舟姨的一切联系,换了手机号码,换了工作。开始了我新的生活。

前几天翻脸书,无意中在脸书上找到了小茹的链接,我点进去看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加小茹好友,得知小茹已与2018年结婚,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不是当时的那个小鲜肉,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的那些过往,这些过往成了我美好的回忆。有感,故写下此文。

Tags:
相关资源:
  • 换妻经历
    换妻经历
    2021-07-2382
  •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2021-07-2331
  •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2021-07-2324
  • 偷情始末
    偷情始末
    2021-07-2235
  • 妻子的待客之道
    妻子的待客之道
    2021-07-2215
  • 能干的老婆
    能干的老婆
    2021-07-2221
  •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2021-07-2219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