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A93)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A93)

A93

有许多人猜测过阳光以前的生活,他们会觉得她很可能曾经是一个白皙细致

的城市女孩。等到英国驻印军军官山姆·霍恩之子到达那个山寨,并且见到阳光

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在北方高原上度过了也许十年奴隶生活的成熟女人,她现

在的皮肤和每一个高原妇女一样黝黑粗糙,她的赤脚瘦削坚硬。不过从现在的情

况看,大概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在乎这种事,也许他们只要她不穿衣服就行,对于

阳光来说,这一点倒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改变。

阳光现在的主人要她做的是一件简单而且奇怪的事。这是一座大房子,阳光

每天晚上跪在楼上书房一进门的地方,她身前的柚木地板上总是放着一盏用竹片

和白纸做成的,精巧的灯笼。这座住宅一直都有稳定的供电,实际上书房中既有

壁灯也有台灯,只不过它们都十分暗淡。也许那是被有意调成的状态。这样女人

赤裸的身体,她的乳房和她低垂的脸,就会被身前灯笼里的火焰微微照亮。阳光

只是又回到了过去很多年中,她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样子。她肩膀上的铁环和她

自己的皮肉奇怪地长到了一起,她以后一直没有办法弄开它,在她穿上单衣的时

候右肩上总是印出一个明显的凸出痕迹,等到现在什么也不穿……倒是反而没关

系了。穿透她锁骨的环中又被重新连接上了细长的铁链条,这个东西现在多少是

有些象征意味,铁链的另一个头带着一个小钩子,阳光只是被这段铁链简单地拴

在旁边护墙板里固定的挂环上,而且每次都是阳光自己把她的钩子挂上去的。

阳光现在的新主人是一个年老肥胖的英国绅士。他的书房里有高到屋顶的书

架。按照阳光知道的一点英语,那是些历史的,法律的,地理的,甚至是和动植

物有关的博物学著作。虽然阳光的这个胖老头大多时候并不在书桌后边,他常待

的地方是桌前的红木对椅,他总是在那里接待他的朋友们,手里翻开一些两个月

前的泰晤士报,互相显出高谈阔论的样子。他的朋友是另外一些外国人,他们走

进书房的时候看她的眼光冷淡,就好像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只是一个…

…也许用木头雕刻出来的装饰。阳光知道他们心里就是那么想的。如果没有她,

他们也许会在门边放上一个乌木的,或者象牙做成的赤裸女人,在她举起来的手

上安装一盏电灯。

阳光的耳朵听不见,她只能一直盯在她的主人脸上。她现在也许并不算个奴

隶吧,不过阳光已经习惯了总是按照奴隶的标准看待自己。其实是,如果这个外

国老头把她领到门外,要她自己走开的话,她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的。

阳光并不是不聪明,而且那么多年里,那么多的男人一不高兴就要揍她,不

用说她也被训练到有多么敏感了。胖老头只要朝她看上一眼,她就知道他要的是

什么。他该是要咖啡,有时候则是抽完了雪茄。阳光从地板上轻轻起身,自己从

墙上摘下系住自己的铁链,自己赤条条的走到走廊顶头的小厨房里去为她的主人

磨咖啡。她什么也听不见,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和她的主人把这一切互动做的

悄然无声。要是她猜错了主人的心思主人会让她知道的。老胖男人会摇晃一个放

在书桌上的银色铃铛,他要招呼一个穿纱丽的印度女仆过来教训阳光。他们两个

人说了些什么阳光听不到,不过那个印度女人接下去会把她领进小厨房里,要她

跪在壁橱水槽和咖啡壶边上抽她的耳光。一抽起来总得有十多下子。印度女人的

手又瘦又硬,而且很有力气,打得她很疼,嘴里会出血,脸也会肿起来。可是这

比她过去挨上的皮鞭子要好很多了。

整个晚上全身赤裸的阳光提着她的暗淡的灯笼,自己牵着自己肩膀上拴的链

子,在这座三层楼高的大房子里紧紧跟随她肥胖年老的白人主子。无论主人正在

做什么,她只是安静地跪在旁边,用一盏灯火照亮自己顺从地跪坐在棕色地板和

英国式呢绒窗帘中间的赤裸身体。在任何时刻阳光总是保持住全部的心意,紧紧

凝视在主人脸上,在她的胖男人洗澡的时候为他递上浴液和玫瑰油,在他如厕的

时候递纸。凌晨前后主人回到卧室里去关上门,阳光把她的灯放在门边一侧,可

以为主人万一要开门而照亮。她把锁链一头钩住门边的挂环,自己躺在门外的擦

鞋垫上蜷缩起身体。

可以想到,小山姆在完成他寻找孟虹的旅程,从北部带回了这个叫阳光的聋

哑女人以后,他首先可能是要联系文化和旅游部长连盈水的,但他得知的消息是

连盈水那时不在首都蔓昂,部长甚至可能也是去了北部,指导关于国际合作摄制

宣传影片的事。

小山姆要回英国去,他确实不可能把阳光也带走。蔓昂的英国侨民有人愿意

收留阳光做女佣,但是小山姆进行这次调查的出资人中有一位住在印度边境邦的

英国绅士,他非常想要见到阳光并且帮助她。

赞助者的期望总是应该尽量给予满足。小山姆在英国国内拜望那个老绅士的

时候,看到他腰腹宽广,面目慈祥,像是个和气的老人。他有时候住在英国,有

时候去印度视察他的产业。虽然男人碰到女人的事……常常是没法说的,但是阳

光总不会比她在其他地方可能碰到的更坏吧,山姆想。

以后剩下的问题是把阳光送到印度去。小山姆在蔓昂的英国朋友找了他在内

务部的关系。一个外号叫茶壶的官员给阳光准备了适当的身份证件,内务部用他

们自己的车把阳光送到坦达,护送女人在那里越过了边境。

阳光在印度这个新的国家里见到了她的新主人。他的主人住在边境邦首府的

英国侨民住宅区里,有一整座很大的房子,更大的院落,里边有一个游泳池。主

人在这里没有家人。这座三层楼房中住着三个印度厨师,七个印度女仆,楼下还

有一队扎着包头的廓尔喀保安,只有阳光一个外国女人。阳光自己是在一楼的大

厨房里跟印度仆人们一起吃饭,这座房子里凡是她有可能停留的地方全都安装好

了挂环,厨房也不例外。阳光把铁链穿进环里,跪到瓷砖的地面上。肥胖的印度

厨娘总是满脸不以为然的神色,盯住她瘦弱的身体看上一阵,然后舀起一勺咖喱

饭撒在她的膝盖前边。

阳光在这里没有自己的住房,也没有自己的时间。实际上那个老男人也并不

经常住在这里,在他回英国去的很多月份里印度仆人们安排阳光的生活。阳光每

天光着身子把整座楼房里的地板家具擦拭一遍,做完之后总是回到厨房这个装有

环圈的,她自己的角落。这回印度厨娘是真的要给她上锁的。阳光肩膀上的铁链

和挂环被铜锁锁在一起,她只能一直坐在她的墙角里,吃饭,喝水,等待明天,

还有就是可能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英国主人。

她的英国主人其实也很老了,阳光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突然死掉,自己会

变成什么样子。她可能会被某个印度男人带走吧。阳光并不是不聪明,她想,他

们也很有可能把她卖到城边的妓院里去。

主人在这个夏天赶回印度来处理他的商业事务。他会睡到中午起床,他的整

个下午也许只是一直赤条条地躺在后院水池边的竹椅上。他自己头上有遮阳伞,

但是他要同样赤条条的阳光一直跪在四十度的太阳里。其实除了这些小的别扭之

外,这个老英国人并没有更多的恶意,也许他只是需要一个一眼可见的现实例子,

能够证明不同的人种是完全不一样的,也不应该一样。

英国人总是要到了晚上,才坐在桌子后边开始认真工作,在那时他其实是了

解并且信任阳光的聪明和教育。老庄园主兼茶叶出口商用钢笔潦草地涂抹出成串

的句子,阳光虽然大多看不懂,不过她总是能认出那是些什么字母,她能跪到书

桌前边的小地毯上,用一台老旧的打字机按照这些纸片打出像样的文件。当然,

每到打错了字的时候还是要被印度厨娘领出去挨耳光。一个既聋又哑的女人通常

并不适合做一个秘书,不过好处可能在于无论她看到的是什么,她都很难说出去

与人分享了。阳光在打字的时候看到上面有些她认识的单词,那里边说的似乎是

一些和锡矿,王国,还有出资分帐有关的事。阳光想,这些事跟她自己肯定毫无

关系。

边境山区的王国晏正在那时成为冒险商人和金融家们口口相传的名字。明亮

的星星和闻风而动的投资者组建成立了勘探开采土地金融联合集团,企业有许多

复杂的架构,各种股权交易从孟买,香港,台北,一直通往纽约和伦敦。明亮的

星星在边境邦政府管理矿业的职权,和他的家族背景促进了这一切的迅速进展和

完善。最终结果是晏的国王家族收到了很多盖章签字的票据,他可以卖掉它们,

也可以锁在银行保险库里每年白白分到无数的钱。金融游戏敛聚财富的宽广程度

当然远远超过他两千公顷荒漠的国土,明亮的星星不知所措的承认,他一直以来

的忧郁,愤怒,和玩世不恭,也许只是来源于自己被新世界抛弃的恐惧感。他现

在即使仍然不会喜欢一个装满了机器的山谷,但是他其实是并不打算去阻止这一

切的。每一个孤芳自赏的厌世者,肯定只是一个卖不到他自己报价的失败的商人。

孟虹现在终于可以派出一整个团队的律师前往邻国锡山,他们都穿着条纹西

装打好了领带。他们在锡山矿业认真讨论了针对若干具体工人家庭的辞职移民,

还有经济补偿的问题。这些问题轻而易举地得到了解决。孟虹和明亮的星星甚至

都没有想要听一听已经为这事划出去多少钱了。

孟虹在晏见到了她的亲人们。他们有足够的运气,全家都能从瘟疫中幸存了

下来。那是孟虹的生活终于到达最高峰顶的日子。这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

使女人几乎不能再思想,她只是本能地逐步操作每一天碰上来需要做完的事。孟

虹的本能是需要安全感,对于一个有她这样经历的女人这当然是非常的合理。孟

虹认定王子的国家晏,还有印度的德里都不是足够安全的地方。明亮的星星也基

本会同意她的看法。

虽然孟虹对英国不会有多少好感,但她接受了律师和专家的说法,老欧洲在

许多方面比她的,或者是明亮星星的国家完善可靠许多了。他们在英国注册基金

会,用指定受益人的办法解决孟虹家人将来在欧洲的生活支出。

按照孟虹做妈妈和做女人的双重本能,她其实也不是那么希望,小天总是依

偎在她一丝不挂,伤痕累累,而且还将继续,永远,被铁链桎梏着的残破身体。

小天现在还不懂事,可是他会渐渐的看到一个过分苦难的母亲。孟虹想也许以后

情况有些更好的变化,她再把孩子们接来永远住在一起。

明亮的星星和住在边境邦的一个英国退役将军还有一个年老矮胖的庄园地主

通过几次电话,这两个大人物现在都是他们的股东了。他从他们那里得知,对于

移民事务拥有很大权力的英国领事在过去巡视边境邦的时候,似乎也曾经戴着面

具参加过某个13日召集的聚会,那么说的话孟虹也许还见到过他的生殖器。不

过这些已经都不是最重要的事,他们最终把波乃,波曼拉,萨和萨太太,还有夏

天送到了孟买,在那里登上去欧洲的飞机。波乃也许是注射了镇定剂用担架抬上

去的,他和萨的状况有些令人担忧,但是他们最终以治疗的名义得到了签证。另

外反正有一个团队跟着他们随时准备签署支票的。

还算幸运的是,在这些爱过孟虹,也被孟虹爱过的人们中,波曼拉还是年轻

的,能干的,或者只是……正常的。他还有机会学习新的生活。孟虹想,如果有

一天我不在了,但愿他能够负担起延续下去的责任。这并不是一个吉利的念头,

但是孟虹忍不住会那么想。对于孟虹,另一个不确定的问题是波乃,她不知道能

用什么办法解决他,基金会的董事和律师们只能开出更多的支票去解决了吧。

但是幸福的,快乐的孟虹这一回并没有见到她的父亲孟堂和女儿小冬。疫情

结束以后,从首都来的商人阿参找到锡山矿业,慷慨大方地为锡山提供了矿井使

用的所有通讯器材。阿参曾经在北部参加过军队,反殖战争后回到蔓昂经营通讯

器材。参被认为与政府的高端人士保持有异乎寻常的关系,他的公司也因此受益。

商人参向管理锡山事务的矿区提出收养几乎成了孤儿的小冬,并且愿意照顾遭到

废黜的前藤弄土司孟堂,孟堂早就已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瘫痪老人了。

对于施行军管的锡山,任何要求只要矿里老板首肯就畅行无阻,前矿业秘书

在罕之后终于掌握了锡山的权力,他派了一些人找到孟虹家,简单直接地把孟堂

和小冬带出来交给阿参,而参还雇佣了一整支马队,很多背工和好几个女佣,用

来护送他的客人离开北部,一起回到蔓昂去。

孟虹知道这是连盈水的安排,水懂她的意思,也维持了回转的空间。毕竟毫

无保留的照顾波乃和萨这样与孟虹并无血缘关系的病人,于情于理都不是阿水必

须要做的事。光是那一回见面,阿水该是都没有弄清楚他们到底是谁。刻薄一些

说,他们和孟虹的关系,其实也就只是干过她而已吧。

这回见面的时候,波曼拉告诉孟虹说,那个看上去很有钱的土豪阿参带走了

小冬和孟堂,但是也给他们留了些钱,而且答应下次再来探望他们。水做的已经

要算十分周全了。

孟虹的快乐感染了继续来到她的房子里,总想试着跟她做爱的王子。虽然到

那时候还没有完全成功,但是他现在确实能够做到把他的东西塞进一点她的身体,

甚至还能保持直挺到抽动几下以后。其实孟虹和明亮的星星都知道,他们既然遇

到了一起,这件事肯定会变好的,明亮的星星相信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女人

能够治好他,那一定就是孟虹。王子按照他一直以来的悠闲,倒并不特别着急,

有时候有点生气的是孟虹。孟虹可是连大象都试过的女人。孟虹跟王子说,要不

你揍我一顿吧。你家楼上那个大箱子里肯定有很多鞭子,找一条用铁打的,带钩

带刺的来……把我抽的血肉模糊的,说不定你就硬起来了。

王子笑,你怎么不试试揍我呢。边境邦的上流社会是个很小的圈子,那个矮

胖的老英国人的爱好很多人都知道。王子给自己的脖颈底下塞进好几个垫子,懒

洋洋地半躺在地板上。王子问,老胖子就抽过你很多回吧?他那个胖东西还硬得

起来吗?

孟虹那时候正跪在明亮的星星旁边,用手腕上系的铁链一圈一圈地绕住他的

生殖器具,不让它往下倒。孟虹看看男人,说,你嫉妒了。

无论如何,对孟虹这样的女人产生出嫉妒之情毫无意义,他真不知道他要有

多少对手呢。孟虹以后回到了锡山,她在那里不得不重新开始和大量采矿淘金的

男人连续交合。在那些完全黑暗,一片寂静的矿洞中,孟虹也许并不是完全没有

想起过王子明亮的星星。孟虹一天一夜里被人干到二三十次都是平常事,女人一

边感受着那些正两千次,三千次地抽插在她身体深处,结实有力的不同生殖器具,

一边感受着她自己厚实坚韧的整个阴部正张弛有道,起承转合地沉着应对。她大

概只能是无可奈何的想到,这个世界真不公平。女人希望经过了和她朝夕相处的

那么一段日子,明亮的星星以后干别的女人的时候,至少总该能够坚持勃起到射

精了。

Tags:
相关资源:
  • 被榨干的七夕
    被榨干的七夕
    2021-08-193931
  •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2021-08-032785
  •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2021-08-033319
  • 换妻经历
    换妻经历
    2021-07-231852
  •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2021-07-231270
  •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2021-07-23977
  • 偷情始末
    偷情始末
    2021-07-221138
  • 妻子的待客之道
    妻子的待客之道
    2021-07-221213
  • 能干的老婆
    能干的老婆
    2021-07-221495
  •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2021-07-222009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