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B83)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B83)

B83

女人的乳头上长满了棕色的小颗粒,乳孔小到看不见,不过捏住鬃毛的尖子

可以把它刺进女人的肉里去,可以慢慢试,最后会找着松动的空腔。再顺着她里

边的那些肉管子,一直往深处穿进去,虹姐的整个身体就像大风吹过的水面一样,

我觉得她全身的肌肉都在皮肤底下狂乱地扭曲翻滚。" 哎呀,妈呀……妈妈呀

……" 她惨痛地低声呻吟着。

这间大木板房空出来用做打人的地方以后,慢慢存起来不少干这行的用具。

捆人吊人都有方便的木架横樑,也有很结实的长条板凳。我们就是把虹姐捆到了

一张长板凳上,板凳一头连着粗木立柱。女人背靠柱子坐在那上边,手臂反绑,

两腿平伸,大腿根子和膝盖以上也都用麻绳捆扎结实了。她全身没法挣扎,曲尺

形状的女人体中间再可怜地塞进她那个已经很大了的大肚子。我低头凑近她的胸

脯,一手托起来她的奶,另一只手里捻着鬃毛在她的乳腺里来回打转,就听着她

在上边一下一下的往木桩上撞自己的后脑勺。眼泪口水长长短短的顺着她的下巴

滴在我的手背上,凳子另外一头地下的水渍就是她忍不住的尿了。

" 再他妈说一遍,那人是谁?!"

" 哎呀……天啊……" 虹姐的上半张脸中像是只剩下了两团浮肿的紫眼圈,

眼睛只睁开了一条缝。可是她迷迷糊糊,气息奄奄地说:" ……腾……腾努。"

虹姐对这天一定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一开始就承认说有个自卫团的小军

官为她送的信。虽然兵们不可能经常跑到芒市那么远的地方,但是他也许还得到

其他人的帮助,尼拉也可以在附近村庄安排联络点,这样推理下去会有许多的可

能性。还有就是,这些人大概都没少跟虹姐睡过觉。

如果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许多力气,也许到最后真相终将呈现。老万和腾努他

们都知道怎么审问女人。要让女特务一遍一遍复述事情的经过,多问具体细节,

谎言重复多了,最后一定会出现编错记错的地方。但是我们在孟虹这里遇到的问

题有些不一样。虹的地点和人物都是现成,事件也永远确定,几个要素里只有时

间是变数,不过那本来就谁也记不准。她只要一直记得说,每一个重大军事机密

都是在那个男人奋勇抽插的时候告诉他的就行了,反正他确实就是隔三差五,会

在她的屄里抽插一回的。

老万不得不让人把那个军官带到营地。他开始当然不肯承认,以后被打到受

不住了就会顺着问题瞎编。这基本上也是所有人在逼供下的普通反应。接下去就

要核实他的那些故事是真是假,比方说,他要把情报传递出去,在附近必须得有

联络点。把他说的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找出来,全都狠揍一顿,要是到最后得出一

个荒谬的结果,才能知道事情一开始就错了。可是这一串嫌疑人中到底是谁在说

谎?如果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人手,最后总是能得出结论的吧。

无论如何,找出真正的坏蛋不像故事里那样容易。如果是在你死我活的局面

下,宁可杀错也不放过并不算是很过分的选择,否则下回死的大概就会是你自己。

所有搜捕叛徒特务的行动总是倾向于发展到完全疯狂的地步,也并不是没有合理

的原因。

孟虹这件事就这样变成了所有人的恶梦。老万当然更是恨透了虹姐,他很难

接受自己被一个烂婊子搞垮了的现实,而且那还是个他一直以为连狗都不如的女

人,这种事太破坏男人的自信了。老万亲自在营地守了两天一夜,不让任何人离

开。他急着要知道那个隐藏的敌人到底是谁。我和腾努小武几个人轮流着折磨虹

姐,每次把她弄到看起来已经精神崩溃的样子,再让她说一遍到底谁是同伙。虹

姐一口咬定就是那个人干的,她顽强地坚持了一整天,到后来疼昏了开始胡乱指

认,自卫团和青塔村里跟她睡过的男人大多都倒了霉。她会在腾努用猪鬃捅她胸

脯的时候瞪着腾努说,我就是告诉你的。

这种事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狼狈不堪,万中尉也掉进了怀疑一切的陷阱。要是

孟虹连着提到了哪个人的名字,经过几次昏迷都没有改口,万就会下令把那人也

扣起来,送到隔壁去一顿狠揍。孟虹让自卫团上下充满了怀疑恐惧的气氛,谁都

不知道明天是不是会轮到自己去面对愤怒的万团长,一边挨揍,一边努力解释自

己的无辜。

虹姐已经把很多人牵扯了进来,他们肯定大多都是无辜的,但是真的那一个

也很有可能就在其中。分辨真假的事有其他人在干,对于虹姐,老万剩下的唯一

办法就是继续审问,要搞到她痛不欲生,求死不成的地步。虽然虹姐已经表演的

十分努力,每一次供认都痛哭流涕,赌咒发誓这一回是真的,她还在坚持着控制

自己,为老万制造更多的麻烦。可是谁知道她彻底垮掉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老万要的就是那个结果。我们这些现场干活的就更不敢松劲,对虹动起手来

一个比一个狠,生怕让老万觉得谁手软了就是他心虚。虹姐忍受着胸脯肉里无穷

无尽的穿刺抽插,我们整整一天没有停过手。她的胸脯就在我们的眼睛底下,每

次那东西扎进了她乳房深处的什么地方,我们会清楚地看到她的肉块突然抽紧痉

挛起来的样子,那就是说扎对了地方,我们会抽出来一点再插回去。次数多了她

的反应不再那么激烈,那就是说她的痛觉神经已经麻痹,我们会换一个乳房重新

开始。

扎奶头不会出人命,以后我们用小竹棍子夹虹姐的手指也是一样。不过据说

对于女人,被尖硬的异物刺进乳腺里是非常痛苦的事,而对于一个年轻男人,用

手握紧她的乳房,往她的乳头里一截一截地插进去一长条又尖利又有韧性的粗动

物毛毛……那种感觉也十分奇怪。

月亮没有了以后,我觉得虹姐已经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我最喜欢的女人。她肯

定不是我想结婚的那个女人,但是我喜欢让她抱着我对我说话,她是一个可以被

我当成姐姐,心满意足地想念的女人。我经常会想到虹姐松弛宽大的乳房,她们

让我觉得心疼……也奇怪地让我觉得安心。

可怜的虹姐,结果她也成了我这辈子狠狠揍过的唯一一个女人。我在她的身

体上试验了把女人下身打到红肿溃烂,尿水横流,现在又在尽职尽责地折磨她的

奶头,目的却是要让她疼得不能忍受,最后不得不供认出我才是她的同伙。

女人疼到歇斯底里的表情十分可怕,她有几次全身抽搐得停不下来,虽然她

被捆得那么紧,一身的汗水珠子还是像甩出来一样到处乱飞。这样一阵发作过后

她含含糊糊的说不清楚话,能听出来的大概就是求求你们……别扎了……我不行

了。就是到了那时候她也没提过我的名字。

腾努说,搞她的手,不扎奶子一样疼死个烂婊子。他找出来几根带棱角的方

竹棍子,竹杆两头绕上绳子,一边打了死结,另外一边活动,一拉留出的绳头这

个小栅栏一样的东西就收紧了。夹紧的横档中间是女人的手指头。

我解开虹姐姐反绑的手,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往竹杆格子里塞。虹姐的手

枯干瘦长,手背上青筋绽露,她过去被竹签子扎过手指尖,指头以后长得曲折歪

斜,大多也没有再剩下指甲。都说打枪的人食指上会留硬茧,我摸上去她整个手

掌都是一面麻石一样的尖削陡峭,就连掌纹都像是用凿子劈开的石头裂缝。这该

是她在惠村推磨磨出来的,赶了两年马都没有消下去,她真的很多年没有摸枪了,

可是她的手很有力气。

再有劲的手,手指根上也不长肉,没有缓冲没有遮掩,方竹棍子是硬碰硬的

压榨着虹姐的手指骨头。" 快点快点,夹好了没?" 腾努急着就要动手。绳子一

圈一圈的绕着竹杆一头打转,竹栏杆从宽松到紧密,和女人的五条手指纵横交错,

条缕契合地掐死了女人的每一道手指根。

虹姐的脸一瞬间变成了惨白青灰,没有一丝血色。原来被扎着胸脯,她的脸

一直是肿胀充血,发红发紫的。虹姐虽然被捆在长凳上,那一下子她的身体像是

矮下去了半个头。那种奇怪的感觉像是从空中往下飘一样。我抓紧她的手腕,她

只挣扎着抽了第一下子,跟着就变得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

小武收的绳子,腾努上去拽着头发提高她的脸。虹姐的脸上漂浮着一层汗水

和眼泪,看起来眼帘朦朦胧胧的挨到了一起,小武松手让女人缓过这一口气来。

虹姐细长的手指头像死鸡的爪子一样缩成一握,她轻轻的说,疼啊……我不行了

……我不行了……

腾努说,她能说话了,再来,抽紧!

不能让她疼死过去,也不能让她不疼。疼起来虹姐叫的声音不高,可是凄厉

的调子让人汗毛倒竖。我觉得我正掐紧了自己的脖子,越掐越紧。这样下去我和

她迟早是要一起完蛋。不过虹姐还是坚持过完了第二天,她的十个手指头肿胀充

血到粘连成了一团,像一堆正在出水变质的萝卜。但是老万只是变得更加暴躁。

我在第三天上午终于找到机会结束了虹姐的痛苦。她的手指头也派不上用处

以后,腾努决定往她的脚跟底下塞砖头。人的腿本来是在长凳上伸直捆紧的,最

后一道绳圈束在她的膝盖以下,脚跟被垫高以后,小腿骨两头受力的方向相反,

可是骨头不能弯曲。肢体被强制扭曲造成的巨大压力完整地容纳在女人的肉体深

处,她的骨头和肉就像一支压弯的扁担那样,发出不堪承受的撕扯声音。这就是

听说从中国那边传过来的老虎凳了。

虹姐的嘴唇抽动了很久,才喃喃地发出声音,她说" 毕宗啊……毕宗……啊。

" 接着她收进去下嘴唇露出了牙齿,牙齿似乎颤抖摇晃了很久才切进她自己的肉

皮底下去,她的齿缝和唇间慢慢地溢满了鲜血。

我用一根柴棒当杠杆,插进虹姐的小腿肚子下边把她的脚撬到更高,腾努往

缝隙里搁进去第二块青砖。虹姐修长的脚掌形状清晰,骨肉分明,下边的一对脚

跟本来是翘突圆滑,现在她们被自己的骨头压缩成了丑陋的扁平形状。那天晚上

用来照亮的风灯还没熄灭,小武把它提过来放到长凳的顶头上,揭开灯罩。火焰

贴附着女人的脚底升腾起来,被少许倾斜过来的前脚掌挡住了上升的路线,它在

那地方摇曳的样子像是一支津津有味地舔舐着的舌头。

被火烧灼着的这只赤脚只是略略地抖动了一下,以后也许还有两到三下,虹

姐当然是没有更多的力气挣扎,而且她的骨头已经被压制到了极点,她的神经已

经管不到她的那些脚趾头了吧。

" 说吧,再说一遍他是谁,我们就把火拿开。" 腾努说。我们站在旁边看着

虹姐绝望地抽搐和喘息。她确实发出了一些声音,但是没人听出她在说什么,她

的声音不像是人在说话。

有人说,再他妈加一块,看她能忍多久。我的木头棍子还在她的脚跟底下,

我握住它再往上抬,也许多少是用力大了那么一点,虹姐左边的小腿里轻轻的响

动了一下。但是她的脚猛烈跳动,突然松弛地离开了垫高的砖面,以一个和小腿

方向相反的角度伸到空中去了。

她这条腿的骨头被我弄断了。也许我是故意的。可是没人能确定这一点。虹

姐以后昏睡了很久,很多天里都没再清醒到能够重新接受审问的程度。

万团长不得不停止了封闭式的追捕间谍行动,他现在更需要的是安抚他的队

伍。我回家后发现狐狸已经借口上山打猎溜掉了,他足够聪明,知道没有他的旁

证,即使孟虹和我互相揭发,也未必就能把事情弄清楚。他到芒市去报告了青塔

发生的变化,尼拉的支持者德敢采取的进一步行动也十分迅速。德敢是读过书的

蔓昂人,他与北部人会有不同的行为方式。依靠着孟虹,他手上掌握着足够多的

证据,可以让人相信老万和阿彬的楠族人民自卫团运毒贩毒。几天以后,在与尼

珀相邻的印度边境邦发行的一份英文报纸上,刊登出了一篇关于邻国北部省军队

支持的人民自卫团向印度运送鸦片的调查报道,文中列举了收购鸦片的村庄,武

装运输的路径,贩卖的次数和数额。更加具有爆炸性的,是文中还声称这个自卫

团是由军队退伍军官和反殖战争时期的民族阵线前领导人孟虹共同领导的。而孟

虹在民族和解后因为叛国罪行,本来应该是在狱中服刑。

这份报道当然被及时地送到了需要读到它的人手里。老万得以存在的基础就

是他的军队是得到政府支持的合法武装,现在愤怒的军队把老万召到芒市去解释

他的问题。军队当然从来就知道自卫团在做什么,也为老万一直提供的经济支持

感到满意。但是黑幕被揭开之后就需要有替罪羊了。万前中尉被要求解散楠族自

卫团,他没有被立刻逮捕关押起来,已经算老朋友们很照顾他的面子了。

他回到青塔惊魂未定就遇到了小武,小武告诉老万孟虹想见他,那个女人愿

意说更多的事,但是要求一定要见到老万本人。老万不在青塔的这几天里我在给

虹姐治她的断腿,所以我经常有跟虹姐单独相处的机会。时间拖得久了,待在那

上面看守虹姐的人也越来越少。除了老万信任的小武,就是我的青塔猎人了。

小武说的是真话,孟虹真是那么告诉他的,不过孟虹是在骗他。我告诉了虹

姐,我的老爸和阿彬合伙商量的计划。而最后动手的是阿彬手下的几个老兵。他

们在小武走后躲进大房子里边,老万带着小武一进门就被他们逼住了。

事先安排的是立刻动手免得夜长梦多,他们准备好了绳子的。绳圈套在老万

的脖子上越抽越紧,老万拼命挣扎,把他的假腿都踢飞了出去也救不了自己,没

出两分钟就断了气。

老万最大的优势是他在军队的老关系,现在被人抛弃就没有用处了。阿彬从

运丢鸦片以后就和老万互相猜忌,到这个树倒猢狲散的时候终于抢到了先机。当

然,青塔部族的支持促使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我老爸在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以后,才真正弄清楚他儿子已经卷进了一场

什么样的游戏。不过老猎人并不是白杀过那么多头狗熊,他对青塔的情形肯定也

有所考虑和准备。自卫团进驻青塔以后,我们家跟阿彬的关系一直相处不错,在

三足鼎立的局面里,老二和老三结盟往往是最容易发生的可能性了。老爸去找了

阿彬,肯定经过互相试探,各怀算计的一场谈判,但是反正最后在干掉老万这件

事上形成了一致意见。

我们在营地一角的工具棚里挖了个坑,把老万连他的假腿,还有小武都埋了

进去。阿彬借口训练,在营地里集合起自卫团全体士兵应变,得知事成后他宣布

说万团长丢下了大家自己逃跑了。为了防止骚乱,他让人把那些和老万关系密切

的官兵解除了武装。

在以后的几天里,倒霉的腾努代替孟虹被捆到了木头椅子上。他原来扎女人

奶头用的动物毛发,正好被用来扎他自己的鸡巴。老万过去并不经常离村行动,

腾努为他打理许多个人事务。现在阿彬想知道老万藏起了多少钱。我让青塔的孩

子们把虹姐抬到隔壁女人们住的地方,就只是一门心思的用我们猎人的传统草药

为虹姐治伤了。

阿彬从腾努嘴里应该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后来腾出手来收拾残局。他

在傍晚的时候走进还剩下十来个朗族女人的大房子里,我正好在那里陪着虹姐。

阿彬说,放了她们吧。

这些可怜的女人在被关押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之后,几乎是不悲也不喜地走

出门去,就像过去无数次被带到马店干活一样。只不过现在这片山坡已经是自由

的了。

走在最后的是阿贤。最后的这几天里我让人把她铐在粪桶的提把上,就像虹

姐上回被关在这里边的时候一样。我问虹姐,要把她杀了吗?虹姐那段时间时睡

时醒,昏昏沉沉的。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和阿彬在空场子里看着朗族女人们往青塔山的方向走远。现在我们身边只

剩下被铁链锁着肩膀上的骨头,两只脚都没有了的女孩阿婵。她在木桩子底下露

天住了好几个月了,也许有时有人想起来会给她点吃的,但是在其他的时间里她

更像一条被拴着的狗。她全身粘结着污垢和沙土,成绺成片的头发油腻打结。她

大多时候都只是无声无息地背靠木头坐着。

钥匙找不着了,有个兵去找了把斧头来砍断链子。婵一动不动,就像什么都

没有发生,她的眼睛茫然地看在很远的地方。阿彬弯腰去拉她的手臂,把她从地

下拖拽了起来。但是她只能跪着。

阿彬说,我放了你。你自己爬过青塔山回家去。

等了一阵没人出声。我们以为婵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可是是婵在那时候嗓

音沙哑地说,你杀了我。

阿彬的枪从不离身。他从腰里拔出手枪顶在女孩的太阳穴上。他说,走吧。

婵说,你杀了我。跟前一次几乎是完全相同的,安静刻板的声调。阿彬开了

一枪。婵另外一侧的脸颊突然四分五裂地绽放开来,里边喷出的血雾洒满了紧挨

着的木头桩子。

Tags:
相关资源:
  • 被榨干的七夕
    被榨干的七夕
    2021-08-193931
  •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2021-08-032784
  •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2021-08-033319
  • 换妻经历
    换妻经历
    2021-07-231852
  •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2021-07-231270
  •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2021-07-23977
  • 偷情始末
    偷情始末
    2021-07-221137
  • 妻子的待客之道
    妻子的待客之道
    2021-07-221212
  • 能干的老婆
    能干的老婆
    2021-07-221495
  •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2021-07-222009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