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 (A46)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 (A46)

A46

大黄在虹的身边吐出气来,像是一声人的叹息。马很少发出那样的声音。她

看到它的前腿战栗着弯曲起来,马正跪倒到地面上去。

有时候马会这样。在山上走着走着,或者是因为生病,或者是年纪太老,它

觉得实在走不动了,只能在原地卧下,喘气,喘着喘着,也有可能就再也站不起

来。只是大黄挑的这个时间和这个地方,真是有点奇怪。

虹跟马连着,她被它拖带着蹲下地去。女人蹲在大黄的脖子边上,用铐着的

手,摸索着去解开马背上的货筐子。她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做,先得把它身上的负

担卸下来。虹跟着它走了一年多的路,对大黄,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围上来的赶马人们试着拽那匹马,抽它,可一时没见有什么用。尼拉舍不得

再打马了。揍那个婊子,他说。备货的时候她给大黄驮太多,她是想自己偷懒,

做背奴的女人,居然空着手就敢上路了。

本来就是蹲着,膝盖一沉就跪下了地。手牵在铁链上收拢不回来,女人紧紧

地咬住了嘴唇。还是山口最高的岩石棱子,还是那样广阔的山坡和旷野。正西的

太阳沉落下去,在接近地平氤氲的暮气遮掩中,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在女人的视线所及之处,蔓延着一层一层紫色山岭的整个北部高原,像是一

面魔幻的海洋,那些凝然沉寂的,土地的波涛,突然真实地回旋翻滚起来。

那是因为女人自己急剧侧拧的身体。还是赤裸的身体,还是赤裸的肩和背。

还是皮鞭。鞭稍像是夏天暴雨前打在芭蕉叶上的大雨点子,结结实实的砸上了她

的背脊。她的身体就是那扇芭蕉叶片,在鞭子的风雨里辗转起伏。还是一样的火

烧火燎,万箭穿心的疼痛,肩背,屁股,腿,前边是翻滚的乳房。现在又加上了

膝盖,她们正代替着脚掌,并拢,落实,支撑在尖锐的石头边角上。

眼泪是自己涌出来的,她不是想哭,她只是疼得忍不住。十天以内,这是第

三回挨打了。可是虹觉得她早就知道。这是一场早就预定下了的饭食,她是一定

躲不过去的。

从獐子出发的时候没有背货,她就觉得心里发虚,她知道尼拉都看在眼里,

尼拉肯定不高兴,就是一直在等机会。反正要揍她就是他一路上憋着要做的事,

只是找个什么地方,用个什么借口而已。要是往更早些想,从前一天她说她知道

怎么找路救人开始,尼拉就给她记下账了。就为了这,尼拉不知道得想出多少酷

虐的办法来,不知道要折磨她多少天呢。

她不该多嘴,她也不能比主人知道得更多,而且……那件事牵扯出来的,是

谁也不愿意提,谁也不应该再提的往日追忆,那里边卷进了太多的恩怨纠缠。那

时候她是什么样,尼拉是什么样?她现在又是个什么样?在这个国家里边,谁要

是提起孟虹的过去,恐怕都难免得有几分心虚,有几分敬畏的吧。尼拉整天守着

她这样的一个女奴隶,他就能做到心安理得吗?

他也心虚,他就得揍她。暴力是用来证明自己权力的。她偷偷看一眼尼拉的

脸,就觉得自己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他心里装着的道道,那是奴隶对主子,囚犯对

看守的心意相通。她几乎都能听见尼拉那条冷冰冰的嗓子在说话。

" 抬脸看过天了?云红得真好看是吧,人站那么高的地方,往下一看,特别

有劲是不是?想起来过去杀人放火的好日子了?哼哼,当大官的,有本事啊,都

敢领着人上那么远的黑熊山了……"

尼拉忍不住的要折磨她,只是因为他忍不住要不停的证明自己。他下手越重,

越狠,只是越加证明了他的气短和心虚。更坏的是,反过来也是一样。虹知道尼

拉,尼拉也知道她知道。尼拉知道,这个苦难卑贱到了极点的女奴隶,永远有蔑

视他的力量和资本,他越是见她苦,越是见她疼,越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揍她。因

为他知道,她就是成了这个样子,心里也从没把他当个像样的东西,而且跟这个

女人比起来,他还真的算不上个像样的东西。这些想法纠缠在一起,尼拉也绕不

出来,他自己成了他想法的奴隶。到了靠想法走不通的时候,男人就只剩下动手

一件事可以做了。

一直往下抽,尼拉发狠说,抽到大黄自己站起来为止。要是大黄在这没了,

婊子的一身臭皮烂肉也就不用再要了。

一下一下的挨着,女人一声一声的叫,叫疼的声音轻,忍,更粗更急的是喘

气,吸进嘴里的空气夹着她自己的眼泪,喘得又尖锐,又响亮,带着水声的,听

上去全是哭腔。鞭子从右边下来,身子扭转向左,鞭子从左边下来,身子又狠狠

地倾斜到右。女人一开始跪得端正挺直,渐渐的她就提不住气,她的屁股沉落下

去,搁到了朝天的脚底板上。鞭子从正上面压下来,横扫过她的脊椎骨头,不止

是一下,不止是两下,那是没完没了的,长长短短的痛,痛得女人的腰再也直不

起来,她只能是扒到地下去了。

还是受不了。身子贴上了地面,再要挣扎就是左右的滚,前后的爬。人被鞭

子赶着,她就算想不动,手脚也不听她的。她用被铐在一起的两只手,痉挛地抓

挠着地面,上着铁链子的两只光脚在石头堆里连蹬带踢的,手足并用的爬着出去,

再给脖子上拴的链子一扯,打着滚回来,皮肉筋血,一丝一缕的都挂在了带棱带

角的山岩颗粒上。

" 好啦,老伙计,别闹了,起来吧,起来,咱们下山了。" 尼拉待在另外那

一边,摸着大黄的脸和它的嘴。大黄抬头看他的主人尼拉,又看看哭着喊着,在

这一头一直挣扎打滚的女人孟虹。它背上的货架已经都解了下来,马开始抬头,

活动腿脚晃悠着往上挺身体。

好了,这就对了。尼拉笑了。要不,咱们可就把你的相好,当着你的面给活

活打死在这啦。

吃点吧,喂它点料吧,尼拉说。翻过山口的时候野地里没有草,他们带着些

马的饲料。重新站立起来的大黄轻轻的甩动着尾巴,它的体力和自信像是都在恢

复。孟虹也被拽着头发从地下提了起来,她的鼻子和嘴唇,额头脸颊都在打滚的

时候被石头撞出了血,女人的身上现在不光是青紫肿胀,她整个身体划遍了被石

头边角割起来的裂口,是真的畅畅快快的流淌着鲜血道道了。

她疼得瑟瑟发抖,不过先还是得干活。她帮着赶马人们分开大黄驮着的货物,

帮他们背上肩膀,马不行了就得换成人。最后一个背筐搁在自己的脚边,她看了

一眼尼拉,不用等他们招呼了。女人马步下腰,咬牙闭眼,直接把东西上上了自

己血肉模糊的背脊。

刘队长重新回到山口上的时候这里已经风平浪静。人和马都在循序下山。他

本来打算劝劝尼拉,大局为重,犯不着为小事情生气,弄到影响工作就不值得了。

结果迎面撞上的就是弯腰低头,正背着摇摇晃晃的筐子往下走的孟虹。他只能偏

到一边让她。山路上没有什么回旋,这个赤裸裸的女人带着一身的铁链,带着铃

铛,是紧贴着刘队长身边挨过去的。她身上的血都还没有结住,淋漓的血水盘来

绕去的流过整个身体,一直染红到女人的脚踝脚跟上。她那些撕开的皮,翻出来

的肉,正散发着腥臭的,化脓的胸脯,压得刘队真觉得透不出气来。

得解决这个矛盾,他想。必须给尼拉施加压力,一切以工作为重。他不能让

自己被这个外国土豪的情绪牵着鼻子走。

他们当晚在山腰积雪带的边缘宿营。刘队长带上队里的卫生员找到尼拉,告

诉他必须给孟虹治伤,在出发救援的这一段路上,尼拉的人也不能再打女人。否

则他就只带上孟虹去黑熊山,把那些人弄下来,剩下的事他就不管了。他告诉尼

拉他是军人,他只要完成任务,哪怕因此违反点政策,他宁可以后去对领导检讨。

他还带了小韩的毛毯去,当着尼拉的面给孟虹包上了。军医给孟虹用了麻醉

药,用镊子从她的两个乳头中间把在里边埋了那么多天的竹签拔了出来。也许是

因为在血水体液里浸泡的久了,那些散开的竹刺变软变脆,不再那么紧致的倒扎

着人肉。他虽然有些手抖心颤,但算是把这事做完了。清理干净后给她缝合了一

直开放着的伤口,再注射了抗生素。

尼拉不会跟中国人正面对抗,他态度恭敬地表示他当然一切听从刘队长的安

排,何况这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国家的事,大军同志又那么无私的帮助,他也是愿

意把事情做好的。虹则一声不吭,她只能沉默。尼拉现在说得好听,让他那么丢

面子的事,他又得记到她的帐上,等回到了惠村,他大概能扒掉她一层皮了。

不过那么远的事谁也说不准,现实是她披着小韩的毛毯走完了后面的三天路

程。背上还是要背着筐子的,身子前边是手臂,走路的时候,虹把毯子围在腰上

用根草绳系紧,毛毡包裹住肚子和屁股,散开一点半遮半掩着两条光腿,就像是

一幅围裙。上身虽然还是光着,至少肚脐捂上了毛绒,没那么冻得让人发慌了。

样子当然是有点奇怪,可是照虹的记忆,这像是她离开龙翔营地以后,真的

第一次能给身子挡上点东西。那么几年里,只有在爬哥公山岭的时候才会走冰走

雪,天气才能冷到让她的身体挨上布料不会过敏。不过能穿,并不是就让她穿,

反正尼拉从来没让她沾过一丝半缕的布条毡片,就连稻草帘子都没有过。

惠村的马按照计划留在营地,獐子的背工们背上物资,孟虹带路继续往西。

尼拉领着几个赶马人也跟他们一起,他当然不能错过这个赢得荣誉的机会。现在

虽然是没有马了,可是拴马用的铁链还是连在女人的脖子上,用来在晚上宿营的

时候把她和树锁到一起。那条东西很长,要是任它挂着,它会垂过她的整个身体,

在她的胯底下落到地面上,再跟着脚镣拖出去一大截。嫌它们太磕绊,有时候,

虹就把它跟手腕的链子一起攥住了提起在手里。手腕酸了,搁下,用脚腕拖一阵

子。铁镣被石头绊住了,她又把它提溜起来,再走。

这条若有若无的小路在河谷和山崖之间盘旋环绕,经过的很多地段仍然是积

雪结冰的。第二天下午,山脉西侧又开始下雪,等他们重新到达黑熊山山腰的时

候,已经是在没过人脚背的雪堆里跋涉了。

被困的对方官员们带着电台,几个方面都在匆忙地互相联系确定位置。刘队

长和孟虹终于在第四天天黑以后,见到了对面山坡上燃烧着的篝火。

登上黑熊山参加立碑仪式是一些大人物的事。蔓昂的军队总参谋部来了一个

军官,孟虹对他的脸还有点印象,可是想不起来他的名字,他在内战时期应该是

个民阵中层干部。有个北部省的副省长。最大的官就是得了急病的内务部副部长

纳登了,他原来的职业是个律师,另外,他也是现任国家领袖,陈春过去的法学

院同学。

除了这些官和他们的跟班,还有十来个警卫的士兵。他们原本只打算用两天

的时间进行一次猎奇式的登山运动,参加一场受人敬仰的政治表演,结果事情却

变成了一场灾难。现在所有的官员和士兵都已经憔悴虚弱,反应迟钝。他们已经

有两天没有吃到什么东西了。

纳登躺在一顶军用帐篷里,面色潮红,目光散乱。不过他的神志应该还是清

楚。孟虹和救援队里的卫生员都判断纳登是高山反应,卫生员经过专门的培训对

付这个问题,孟虹给他当助手,帮着摆弄那些输氧的瓶瓶罐罐。有个惠村的赶马

人一直跟在孟虹边上看着她,现在随手把女人脖子上的铁链锁到了帐篷的支架上。

孟虹腰间围着毛毯,赤裸着上半身在帐篷里走来走去的,充当一个护士。她不知

道纳登是怎么看待现在的自己,还有这场荒唐的戏剧和荒唐的角色。从看到他脸

的第一眼起,虹就知道纳登认出了她。作为陈春大学时代的兄弟,小圈子里的玩

伴,孟虹那时候和他可是以兄妹相称的。

瘦高的纳登有一张骄傲的白脸。他相信法律真的是公正的,人类的良心也确

实能够比屠杀起到更大的作用。虽然陈春当时非常激进,但是他们仍然十分要好,

并且互相敬仰。纳登以后和革命无关,他会成熟稳重地告诉年轻的孟虹说,革命

不会使世界变得更好,倒是有很大概率使事情更坏。在试图说服孟虹的时候,他

能够举出许多历史事实作为论据。不过那时的女学生虹当然不能接受他的悲观主

义。直到虹和陈春一起离开蔓昂的时候,他仍然留在法学院攻读学位。从那以后

直到现在,孟虹没有再见到过他,也不知道他的生活变成了什么样子。

看起来,他在孟虹这里应验了他的预言。但是讽刺的是,他自己却确实因为

革命变得更好了。很容易想到,在革命以后陈春找到了他过去的同学,并且邀请

他进入政府处理法律方面的事务。

第二天一早张队长找到尼拉,再叫上孟虹,试探了一段从这里直接下山的路。

纳登们从蔓昂到坦达,再从坦达登上北部高原西侧这一路上,带来了更多的随从

和整支支援队伍,他们都还在下边等着呢。

那条路沿着山涧往下,一边是河岸另一边是悬崖,本来已经相当险峻,现在

上面的积雪都冻成了冰,完全没有办法走人了。三个人都认为只能原路返回到歌

公岭山口去。

一个重要的任务是照顾纳登,他在生病,而且是个官。在高低起伏,坡度陡

峭的山坡上不能依靠担架,只能是用人背了,把他当做一个大竹筐的样子。" 我

来吧。" 孟虹说。

虹往肩膀上披上毛毯,再让纳登趴到上面。这样他至少不会被沾上还没有愈

合的伤口中溢出的血水。在以后的七天时间里,女奴孟虹半裸着身体,赤着脚,

背着这个国家的内务部长走了上百公里的冰雪山路。把他一直背到了歌公岭的山

脚底下。

对于了解整个进程的刘队长来说,事情很清楚,孟虹救了纳登的命。要不是

她知道这条路,或者她在獐子镇的时候不主动提出来,就根本不会有这个救援队,

而纳登这一伙人现在可能已经在雪堆里饿死了。

这一伙人在开头尽量的吃,在前边两天里他们顾不上什么别的事。到了第三

天男人们终于恢复到足够强壮的程度,可以有劲干女人了。这主要是那些年轻的

士兵,他们住在一个单独的帐篷里,需要有发泄恐惧,焦虑,还有沮丧心情的途

径。虹在白天背着纳登在积雪的山石上趟路,晚上把他放下,给他垫好盖好,尼

拉就会来找她,让人把她带到士兵们那边去。

尼拉说:" 你像马一样,又脏有臭,你得洗洗你的屄吧?" 可是这里是在靠

近山脊的地方,没有水,只有积雪。

" 给她找个背阴的地方,雪堆得多,堆得厚的。" 尼拉对看守着孟虹的赶马

人说," 让她用雪擦擦,特别是奶子和屁股,擦到红里透白那个样子。啧啧,那

些孩子们才会喜欢呢。"

嗯,还有屄,屄里边那些渣滓。得让她把自己塞满,塞结实。等到在里边化

开了,水全流出来以后,她可能就没那么臭了。还有,冻一冻挺好的,说不定就

把血给她止住了。

虹是前一天晚上来的月经。一开始就流了她一腿,血迹斑斑的都没有洗掉。

以后她找队里的卫生员要了点药棉塞在里边。她现在跟着他们走到山坡上半埋着

的大块石头后边去,在那些风吹不到,阳光也照不到的夹缝里,冻住的雪是到了

明年夏天都不一定能化完的。

尼拉找个干燥的地方坐下,点着了他的铜烟锅。女人站在他的正对面解开围

住下身的毛毯,他看着她分腿,下蹲,看着她从自己的阴道里往外拉出来一团,

又一团的染血的棉花……血水跟着就淋漓地淌了出来。她先用雪擦了擦腿,再捧

起更多的雪,往自己的阴道里填进去。她哆嗦得手都合不拢了,冰雪的碎块捧起

来又散落下去,她再去捧起来。女人的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出来。

开始还是有血在流,后来渐渐的变淡了颜色。岩石夹缝中回响起一阵又一阵

细密的磕碰声,那像是从女人激烈抖动的上下牙齿之间传出来的。女人不停地吸

着鼻子,不过她很快就完全控制不住了,清亮的液体从她的鼻子尖上挂落下来,

流过她的嘴唇和下巴尖。她只能尽快地用手背抹上一下。女人的哽咽和抽泣断断

续续的,那是因为她哆嗦着的身体,她被冻的连自己的嗓子和声带都控制不住。

尼拉往嘴里倒了一口红薯烧酒,他一直在腰上带着他的酒壶,可以抿一口暖

暖身体的。他看着女人那对光裸的腿脚,在雪地上像颠簸的筛子一样散乱摇晃。

女人的脸变青变紫,眼光发直。

要收拾你个烂婊子,非得用打的嘛。他想。哼哼,老子搞你的办法多了。尼

拉现在不用再在乎刘队长,反正那几个大人物已经给弄了出来,大不了他们换个

人背那个半死的部长就是。这条路走过一趟,凭他们赶马人的经验,他也能找得

回去。

屄该塞满了吧,都填结实了?行了,再弄点雪,把屁股也给擦擦干净。嗯,

还有肚子,奶子,脸。尼拉轻飘飘地说。

每个晚上,虹被冰雪折磨到神志恍惚以后,她只能对自己承认,她大概是从

来没有像这时候一样,那么的盼望回到男人们中间去。她从没有那么强烈的渴望

他们插进她冰凉的身体,压住她,摩擦她,把她弄暖和一点。

刘队长在哥公岭山口以下,惠村马队建立的营地处和他们告别。中国方面的

人员从这里翻越山口回国,而尼拉的赶马人们护送官员下山。越境行动是件敏感

的事,双方都保持了低调的态度。蔓昂的官员和他们的护卫士兵现在开始有了一

些好运,在这一段时间里,山脉南端一直维持了不太坏的天气。

他们还可以指望在山下得到接应,芒市的政府驻军派出了一支队伍尽可能迅

速地经过藤弄,惠村一线赶往歌公岭。不过在下山以后,虹还是背着纳登走了整

整一天,到那天晚上大家才想起来该给他弄个担架抬着他走路了。虹被重新拴到

了大黄的马鞍上,再背上了她的竹筐。纳登自始至终对她毫无表示,除了他说他

饿了,或者渴了要喝水,也许他也不知道该有些什么表示吧。他们在下一天才终

于在一个小村寨的边上遇到了芒市来的人。

孟虹站在大黄身边,她和惠村的马们待在一起,默然看着另外一头的官员们

嘘寒问暖,彼此热烈拥抱的样子。不过她的预感是事情并没有完。从一开始孟虹

自己就没有确定过,她到底真的只是为了那个遥远的,几乎已经属于前世的陈春,

为了救出陈春个人的朋友,还是为了别的什么更多的原因主动参与进来。和中国

姑娘小韩的交往似乎使虹产生了改变命运的勇气,她要继续在惠村住下去,很明

显只会在尼拉的折磨下无声无息的死掉,孟堂和小冬也会在那里湮没无闻。她只

能用她的身体去选择变化,让更多的人发现她。芒市的那些军人或者会立刻杀掉

她,反正是死而已,那也不会比留在尼拉的手里更坏,但是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

呢?纳登,还有前解放阵线的军官们,又会怎样解决她这个问题?

这都是要试了才知道。从在獐子她主动说出她认识路的那一刻起,虹就已经

把这一切都考虑过了。

Tags:
相关资源:
  • 被榨干的七夕
    被榨干的七夕
    2021-08-193931
  •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2021-08-032784
  •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2021-08-033319
  • 换妻经历
    换妻经历
    2021-07-231852
  •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2021-07-231270
  •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2021-07-23977
  • 偷情始末
    偷情始末
    2021-07-221137
  • 妻子的待客之道
    妻子的待客之道
    2021-07-221212
  • 能干的老婆
    能干的老婆
    2021-07-221495
  •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2021-07-222009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