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皮纹】(若如初见前篇)

分类: 激情文学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橙皮纹】(若如初见前篇)

办公室内挂着一幅山水图,山水图下面是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胖子。这里是

王弓的办公室,他坐在办公椅上,不停地晃动。

「哦……唔……」

低吼声不停地传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王弓在办公室渡劫。镜头带到办公桌

前方,王弓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右手摸滑鼠,左手是辅助,麒麟臂施展开来,

不停上下摆动。

「喔洛清妍……哦崔蝶……噢噢噢楚婉冰……」在说这三个名字的时候,王

弓心里浮现的却是苏语,慕容容和林若。

二十分钟后,一股乳白色液体在王弓的淫笑中从桌面擦干净,送到了垃圾桶

中。忽然,电话响起:「布噜布噜布噜,啯唊……」(电话虫?)。

王弓拿起刚刚从香港买的i6,一边盯着身后山水图的落款:「苍穹无雨」,

一边和电话里的人聊着。这山水画是他刚刚淘回来的明朝真品古董,所以挂着办

公室最显眼的地方显摆两天。

「对对,是明天……嗯,飞去上宁的商务舱,两个人……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王弓按了一下桌面的办公座机:「林若,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半分钟后,办公室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青春洋溢的女孩。

那女孩穿着一件白色半截T恤,露出清凉雪白的肚脐,下身是一条深色牛仔

裤,脚下踩着一双高跟凉鞋,大眼睛小嘴唇,健康的蜜色皮肤显示她经常去户外

运动。黑色的秀发在脑后盘起,用一根圆珠笔随意固定住。略带凌乱的刘海让她

有些妩媚,翘挺的酥胸被恤衫完美勾勒。

「说吧,什么事儿,我忙着呢……」林若有些着急,却依然微笑着道。

「小若若啊,和你商量个事儿。」王弓有些讨好地道,心中却想着自己这老

板真是亲民啊。

「说。」

「陪我去上宁出个差呗。」王弓满带期望地道。

「去上宁干嘛?咱们公司在那边有业务吗?」林若问道。

「就是没有业务才要发展业务,我打算和上宁的凤凰集团合作,他们公司的

老总邀请我去那边洽谈。」王弓解释道。

「为什么叫我啊?叫苏语或者尤姐不是更好,白天可以陪你谈业务,晚上可

以陪你滚床单。」林若戏谑地问道。

王弓色色地笑道:「公司三朵金花,我这不是三缺一嘛,就差你这最后一座

堡垒了。」

林若俏脸微红,媚眼如丝却带着威胁道:「行啊老弓,居然敢调戏我,就怕

你到时肾亏而亡。」

「没事,我已经买了苹果6,不需要养肾。」王弓笑道。

「行吧,什么时候?」林若爽快地答应了。

「明天上午。」王弓大喜道。

林若点点头,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办公室了。

***    ***    ***    ***

第二天。飞机上。

王弓和林若坐在商务舱,王弓出奇地没有骚扰林若和飞机上的空姐,让林若

无比诧异,不过这飞机才刚起飞,不可以对这淫兽太早下定义。

「小若啊。」王弓突然说。

来了,林若心里说。

她转过脸,电力十足的大眼睛看着王弓,嘴唇故意微张,似乎在吸引他来亲。

林若心里暗笑,嘴上答道:「怎么啦老弓?」

「你和你家男朋友啥时候办事啊?」王弓一边翻着手中的报纸,一边问道。

「问这干嘛,想横刀夺爱啊?就怕你没那能耐。」林若娇哼道。

今天的林若穿了一身连衣裙,露出修长的小腿,皮肤不算特别白,但是紧致

的肌肉让她看起来充满活力,脚上是一对三寸金莲。足弓的弧形非常美,王弓一

边打量,一边暗暗比较,虽然脚型没有苏语的完美,但是胜在够小,几乎可以掌

中起舞。

王弓问起这个问题,也让林若想到了烦心事。她的男朋友与她不在同一个城

市,两人分居两地,每个月才见一两次,加上如今的年轻人几乎包办了所有的加

班,让他男朋友每次过来看她时都是带着疲惫。

林若的男朋友叫楚见,是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家里条件不错,在公司是年

轻菁英,在床上是年轻阴茎。和林若算是门当户对。两人从大学就开始恋爱,度

过了毕业这个最艰难的时期,工作后反而陷入了一段胶着的关系中。

家里不停地催着结婚,楚见却觉得自己的事业还没成型,不想太快束缚自己。

两人每次见面都在酒店的豪华套房,每次做爱都是抵死缠绵,楚见最迷恋的

就是林若的小脚,足交是两人居家旅行必备良药,再有就是林若的小菊花,干净

洁白,每次肛交都不需要戴小套套。

只是这半年来,随着楚见努力工作,体力却有所下降。楚公馆定理道:喝了

太多酒,大却不持久。楚见身怀神器,有一根漂亮的小弟。林若每次都说,这根

鸡鸡是外貌协会的镇会之宝。楚见的肉棒没有太多血管,连毛发也不多。本来皮

肤就白的楚见连肉棒也是白的,笔直坚硬,17厘米的长度和玻璃纤维般的硬度

让他在大学宿舍傲视群雄。

不过,最近他的持久力却每况愈下,从以前抽插二十多分钟下降到十分钟,

虽说不算早泄,但是早就被养惯,不,操惯的林若却觉得楚见有些力不从心,有

时候甚至只需要足交和小嘴就能秒杀之。

男人最痛是这种。

见到林若神情恍惚,王弓在她面前摆摆手,问道:「怎么了?吵架了?」

林若回过神,无奈地点点头。

「所以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轻佻、浮躁,我个人认为还是踏实一点比较

好。」王弓恨铁不成钢地道。

「滚。」林若嘴角蹦出一个字。

王弓嘿嘿一笑,起身去上厕所。

「懒人多作怪!」林若毫不留情地加一句讽刺。等王弓经过自己身旁时,林

若突然用力拍了他的屁股一下。

「嘶……」

「小姑奶奶,我要尿出来了,不带这样吓人的。」王弓苦着脸。

林若噗嗤一笑,摆摆手:「跪安吧。」

王弓赶紧往厕所跑去。

看着王弓的背影,林若心想,其实这个老板算是不错了。待人温和,为人大

方,从不和员工计较,就是色了点。

想到这里,林若暗道,反正和男朋友刚吵完架,不去想这些烦心事,逗逗这

死胖子也好,当时慰劳他去年给自己发了十多万的奖金。

林若拿出已经打开飞行模式的手机,打开美拍,咬唇想了想,接着坏笑了一

下。

只见她举起手机,对准自己的胸口,一副向我开炮的架势。因为要穿白色连

衣裙,所以她特地穿了一件贴胸超薄的浅黄色内衣,本来就翘挺无比的B罩乳显

得更加突出,夹出一条完美的Y型乳沟,乳沟上面是最新款的项链,号称乳沟飞

翔者。项链的造型是一个趴着的Q版超人,那姿势就是要滑落乳沟,滑到下体,

决战精子之巅。

她掀开自己衣领,对着诱人的乳峰拍了五秒,然后她脱去脚上的凉拖,双脚

摆了一个造型,从玉足往上拍到大腿,正要上本垒时,十秒视频完毕,时间刚刚

好。

拍完后,林若重新坐好,王弓已从厕所出来,回到座位上。

王弓刚刚坐好,林若就把手机给他,说道:「帮我看看手机,好像坏了,没

反应了,我去上厕所。」

林若离开后,王弓就打开她的手机,屏幕正是那段视频。王弓的小腹顿时一

鼓作气,直冲下方,技能冷却完毕,武器充能完毕,擎天一柱瞬间拔起。

「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王弓一边哼着歌,一边欣赏那对雪乳,那双小

脚,那神秘的……嗯?播放完毕?

王弓对着厕所方向竖起中指,故意的吧你,友尽!

「怎么样,有反应了吗?」林若回来后,指着手机道,眼睛闪烁着俏皮的光

芒。

「手机没反应,我有反应了!」王弓把手机还回去道。

「咯咯,叫你调戏姐姐,姐姐就给你吃点豆腐咯,这还不满意?」林若吃吃

地笑道。

「友尽。」王弓发怒。

林若咯咯地发笑,看了看王弓的小腹处,果然鼓起了一个大帐篷。她红了红

脸,看王弓忍得可怜,拍了拍他的手臂。

王弓疑惑地看向林若,林若说道:「看着点,有人就提醒我。」

王弓还没反应过来,林若便一把抓起王弓的大手放在自己的酥胸,自己却靠

在王弓的肩膀装睡。

乖乖,不得了啊。传说女人胸部的手感可以通过车速感受,坐在副驾驶,打

开车窗,用手掌感受风速,按照这个定律,慕容容是兰博基尼,苏语是法拉利,

林若虽是只是B罩杯,却摸出了保时捷911的感觉。

果然很挺,果然很有弹性,爽口弹牙,外焦里嫩,肉好味浓料实在。

王弓粗糙的大手偷偷从领口处滑进去,肉贴肉抚摸着那小胸部,林若咬咬唇,

呼吸变重,偷偷睁眼看着王弓玩弄自己的酥胸,大手搅拌着娇嫩的乳肉,想起了

农村包围城市,想起了冲动的惩罚。

不行,礼尚往来,林若把刚刚王弓在看的报纸覆盖在他大腿上,小手伸进去

就按在那高高的山岗……

「吱!」这是拉链拉开的声音。

「啪!」这是某物体打在报纸的声音。

「哦……」这是禽兽发情的声音。

小手撸开包皮,专业的撸管手势从龟头开始。指尖刮过马眼,先刺激一下,

然后慢慢把棒球棍大小的肉棒包住,轻轻地撸动,撸啊撸。

两人像比赛一样,一个石头一个布,一个撸管握拳,一个挤奶巴掌,在万里

高空一日千里。

呼吸越来越重,都能感觉到对方鼻子喷出的粗气。林若抬头望明月,王弓低

头思故乡,樱桃小嘴就在眼前,让我来!王弓猛地吸住林若的小嘴,粗大的舌头

突飞猛进,如鬼子进村,扫荡!扫荡!

林若也奋起反击,小香舌卷住敌人,与敌人拼刺刀,唾液像用不完的子弹一

样打到王弓的嘴里,扭打缠绵在一起的舌头不停翻搅,你来我往,势均力敌。

突然,林若推开王弓,鸣金收兵,王弓错愕地看着林若。

林若神秘一笑,说道:「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来,听听古巨基的劲歌

金曲。」说完,她起身往空姐休息区去了。

王弓正当欲火焚身,打得火热,敌人居然临阵退缩,打游击战,地道战,不

能忍了……还是要忍,他只好拿出手机,真的开始听劲歌金曲,心中道茎哥确实

已经曲了。

正当王弓闭眼陶醉在茎哥经曲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先生,

请问你需要饮料吗?」

王弓睁开眼,是一位空姐,是一位……不对,是穿着空姐服的林若。

「你……你,你怎么穿着空姐服?制服……诱惑。」王弓倒吸一口凉气,想

不到自己也能感受到东京热的气氛。

他马上进入角色,蛋定地道:「给我来杯冰水。」

林若带着深意的微笑,说道:「好的,您骚等。」

半分钟后,林若拿着一杯冰水走来。王弓正要接过,林若却突然把半杯水洒

在他的裤子,透心凉!王弓觉得自己的鸡鸡度过了冬天,阴寒啊。

林若脸带露出惊慌的表情,蹲在王弓身前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帮您弄

干净吧。」

王弓正要拒绝,林若便跳出角色,低声道:「笨蛋,帮我看风!」

本来已经收回去的肉棒又出来呼吸新鲜空气,接受交合,不,光合作用。林

若半跪在地上,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比楚见的大好多,粗好多啊,而且

也好硬。

她握住肉棒,小嘴慢慢靠近。

王弓张大嘴巴满脸期望,林若却忽然一笑,说道:「这里不是很干净,我帮

你清理一下。」

说完,她把剩下的半杯冰水含进口中,突然发动攻势,半根肉棒就被她含进

嘴里。

「哦,走在寒冷下雪的夜空……」真冷啊,肉棒几乎要麻木了。王弓正受刺

激时,一根灵巧的舌头开始不停在肉棒上滑动,不时卷住龟头吮吸。看来林若是

显性基因啊,舌头卷得挺厉害嘛……

冰水慢慢被林若喝进肚子,口腔渐渐回暖,王弓的肉棒又大了几分,硬了几

分。

不要奇怪林若为什么这么容易帮王弓口交,其实两人在公司的时候就经常互

相调戏,这不是林若第一次亲密接触王弓的肉棒,也不是王弓第一次袭胸林若。

男欢女爱人人喜欢,林若并不是把性看得特别重的传统少女。

穿着空姐服的林若半跪在地上,小脑袋上下起伏,视觉的刺激让王弓的小腹

越来越热,肉棒不时跳动。

林若吐出口中的东西,哼声道:「果然是色胖子,越来越硬了……」

王弓捏着林若的下巴,调戏道:「小妞,给大爷继续。」

林若掐了肉棒一下,嘴里却配合道:「遵命,大爷。」

她看左右无人,解开衬衫的两颗纽扣,露出浅黄色内衣包裹的玉乳,那条乳

沟与肉棒连成一线,林若稍稍靠近,肉棒便夹紧了乳沟中,却无法完全包裹王弓

的巨物。

「若若,你是怎么弄来的空姐服?」王弓一边享受着乳交,一边问道。

林若舔了一下龟头,说道:「我和那些空姐说,今天是我老公生日,想给他

特别的礼物呗。」

「谁……是你老公呢?」

「你呗,死相……」

林若白了他一眼,媚眼泛着春光,停止了乳交,重新把肉棒含进嘴里,进入

超频状态,舌头高速地吮吸着肉棒,一手上下撸动,脑袋也开始上下左右晃动。

遭遇猛烈攻击,王弓也不想忍耐,从后腰激发起自己的肉欲,抱着林若的后

脑,配合地挺动着发福的肚子。

林若感觉到王弓的龟头发涨,知道他快要射了,连忙拿出手机,打开美拍,

时刻准备着。

战斗进入白热化,林若已经无法动弹,被王弓抱着脑袋抽插小嘴,粗大的肉

棒把她红色的嘴唇撑成圆形,龟头几乎要达到深喉。

视频已经开拍,王弓忽然停止抽插,浑身颤动那肥肉,林若慢慢吐出肉棒,

乳白色的液体从嘴角流出,视频结束,完美一炮。

「欧巴,你的精液好热哦。」

王弓喘着粗气,说道:「我……我也是醉了……」

林若手指滑动,分享视频到微信好友:亲亲楚小贱,发送!看这回不急死你。

同时,她开始微信,发送了一条信息过去:「亲爱的,你在上宁吧?今晚要

不要来看我和老弓的决赛呢?我在伊恩酒店哦,嘻嘻!」

发送。

(待续)

Tags:
相关资源:
  • 老婆和他前男友的事情
    老婆和他前男友的事情
    2021-07-2325
  • 三个女友的女体盛
    三个女友的女体盛
    2021-07-2222
  • 朋友妻不客气,一皇二后的疯狂
    朋友妻不客气,一皇二后的疯狂
    2021-07-2229
  • 夫债妻肉偿
    夫债妻肉偿
    2021-07-2213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