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训练学园 17章】

分类: 迷情校园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性奴训练学园 17章】

第十七章 「学生」本份

第二天早上的课程,进入到了「性奴入门课程」的第二章节:「性奴守则」。

里面提到了各式各样,身为一个性奴应当遵守的「规则」,有点像是正常社

会中的法律条文。但是,这些性奴守则里的每一条文,完全没有一项是真的为了

保护我们的自身权利所设置的。相反的,里面提到很多对于我们这地位的制约,

我们只能选择依照这些规定过活,否则就得受到种种严厉的惩处…(惩罚的各种

常见方式就在第三章,我们之后也都会上到…)

「这一章的内容非常重要。我们的校规虽然没有涵盖这些守则的全部项目,

但是能不能遵守这些身为性奴最基本的规矩,将会严重影响到妳们的评价是优或

是劣。如果想要当一个高级的性奴,就必须将这些条文通通默记在心,时时提醒

自己不要触法了。否则只会让未来的日子变得更苦哦!」Julic教官讲课时,

不只一次地叮咛我们这一章节的重要。然而,理应是极为重要的这一堂课,我跟

晴晴两个人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课堂上…

虽然穿上了制服,不会再受到周遭异样的眼光瞧得不自在,但是缺少一枚小

小的徽章,就足以把我跟晴晴的心都弄得七上八下的。我时不时都还会偷瞄着教

室四周的课桌椅底下,猜想着那枚徽章(如果存在的话)可能会掉在哪个角落。

晴晴虽然勉强维持住镇静的表情,眼神却时常飘移不定,同样为了那枚徽章

所苦。而且助教离去前所说的威吓言语,摆明是知道她拿出来的徽章不是我的,

这是否更加证明,那枚遗失的徽章根本没有在教室里?现在那位助教,可能正拿

着那枚一直被他藏着的徽章,想着下一步要怎么恶整我们…

除了我们两人心神恍惚之外,剩下同样知情的三人,萱萱、小乳头、小芬,

一样也是在不安的气氛之下度过这堂课,但是比起身为当事人的我跟晴晴,她们

比较能够专心听课,甚至比起其他同学都要认真,因为她们知道,我跟晴晴的状

况听不进课,所以也在为了之后帮我们两人恶补先作准备了。

第二章的内容不少,加上Julic教官还会针对许多条文做出补充,或是

点名同学要起来读着那些比较重要的规则,所以这一天早上的时间,还没能将这

一章节上完,中午的午餐铃声就已经响起了。

「好了,各位同学,今天早上的课程就先上到这里,妳们今天放学之后,将

第一节的『总则』,当中的每一条文,以及到目前所教到的条文中,有特别标注

的条文,通通抄过一遍并背熟,明天早上会有随机抽考,没背熟的是要被叫出来

打屁股的喔!」Julic教官分派给我们今晚的作业,台下反射性地传起了同

学们的牢骚声,无一不是抱怨这次的作业太多了。

(等等…这种感觉…)刚从恍神状态回复过来的我,突然有种异样的熟悉感。

尽管自己的身分已经有别于昔,但是这种课后指派作业,学生抱怨功课太多

做不完的情节,却时常在以前的高中生活发生过。但是…我突然心中起了一股说

不出原因的寒意…我们所担忧、抱怨的事情,怎么变得这么单纯了?

Julic教官不知道是否有查觉到,她只是微微一笑,便径直走离教室,

留下我们等候助教带我们用餐。

「莉莉,妳觉得如果我们告诉Julic教官,她会帮我们找徽章吗?」晴

晴不安地看着教官离去的背影,小声地征询我的意见。受够了这一个早上的煎熬

折腾,她也开始担忧与后悔自己适才的莽撞举动,会不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可怕

后果。

我并没有回复,心里头更是纠结不定。昨天虽然我跟Julic教官只有片

刻时间亲近接触,但感觉得出她不是那么可怕的女人,至少不像无情地把我们往

火坑推的总教官,也不像校园里诸多想将我们生吞活剥的男人助教们。可能是因

为年纪跟我们比较接近,但还是很难解释她给的一种独特的亲和感。

然而,就算如此,她毕竟还是学校的教官。高中时期犯了错最怕的就是被教

官逮到。或许这两者有些不同,但是她是学校里的人,这是确定的了。尽管她再

怎么亲切,我还是难以确定她会不会严厉惩处我跟晴晴。

况且,教室里这么多眼睛瞧着,我也不可能引人注目地擅自离开座位去追逐

教官。晴晴也只是在没办法中勉强提议而已。

我低头沉默,晴晴注视我良久后,也别过脸去想着自己的心事,只剩其余三

人,还在小声讨论著今天的作业量已经有将近一百条守则,要在书桌前痛苦度过

了…

午餐过后,同样是同学们的自我介绍时间,这段期间我们台下的人都竭尽所

能地,让自己放空,能少听进去一些算一些,这样能让台上的同学心里头好受一

点,同样也能让自己暂时不那么尴尬。

然而,这个策略却马上就被负责这堂课的助教们破解,甚至加倍奉还给我们

这些想投机的听众…

「妳,站起来!」其中一名叫作『天天』的同学刚做完自己身体数据数据的

介绍后,一名台下的同学,无预警地被助教点名起立。

「妳说说看,幼奴『天天』的乳头直径是多少?」助教突然问,让那位被点

到名的女孩措手不及地想低头查阅手上的名册簿,却发现自己根本没翻到那页数

上。

「连翻页都没翻页,发呆嘛!」助教恶狠狠地说着,站起来的女孩脸色开始

变得苍白,双腿也克制不住地颤抖。

「看来妳这次自我介绍白费了,台下的同学们还不认识妳啊!」助教逮到机

会,转头对着台上无辜发抖的天天说。

「既然如此…所有幼奴们把这一页页角折起来做记号,回去后除了正常作业

外,每个同学都要把这一页,天天的所有数据,全都抄一遍下来。听到没!」助

教无耻的要求,让原本还想着放空的女孩们全都被惊破了魂,也让台上可怜的天

天同学腿软到身子差点坠跌在地。

而被点名的那位同学,更是难辞其咎,难堪地哭了起来。

「各位幼奴们,将要陪伴妳们这三年的同学们,上台自我介绍,妳们可要用

心听喔!」助教故意装好心地轻声叮咛。而后每个上台介绍的同学,讲到了哪些

内容细节,助教就会针对她所讲的数据直接抽点名,被点到的女孩甚至连低头偷

看都不允许。几次下来,我们的名册簿页角又多折了几页后,原本想着放空的下

午课程,瞬间变成每个人整肃端坐、认真聆听的可怕课程了…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下课时间,最后一位上台介绍的同学所讲的身体数据,

被抽问的同学也勉强答对,助教才肯放过我们。

「记得啊!除了要抄写一遍这些做记号的同学们的所有资料之外,今天同样

要像昨天一样,把这两天介绍的同学们的『过人之处』都给找出来,明白了吗?」

助教说完后,满意地看着台下,每位同学都快被今晚的作业量压得喘不过气

来,个个面如土色。

不过,我们还是有一线生机,助教似乎忘了某件重要的事情…

「助教,助教,」一脸天真的奴奴突然举起手来发问,「我们的作业簿,今

天早上收去了,还没发还给我们。」奴奴说完后,感觉到四周传来咒怨愤怒的目

光,还装无辜地低下头。

「放心吧!妳们的作业簿都在妳们的直属那里。」助教说着,让台下的同学

们再次陷入绝望。

「昨晚的作业,有不少同学都写得很简陋,这可不是一位好学生该有的表现,

我不会责怪尚不懂事的妳们,但是身为妳们监护人的直属性奴们都难辞其咎,我

也针对妳们的成绩表现,给她们对应的惩罚了。以后如果还想在自己的作业上敷

衍了事、随便作答的,妳们的学姊就会过得越来越辛苦喔!」

助教此话一出,便开心地走出教室,留下惊恐到像是直入冰窖般的我们。这

种事情,为何昨晚学姊都不曾提及呢?

果然,过没多久后,纷纷走入的直属学姊们,就让我们明显看出跟昨天的差

异…

每个学姊仍旧是赤裸着身子,但是除了书包之外,下体还多了一些「饰品」。

在每位学姊的两片阴唇下,都还吊着数量、大小不等的坠饰,每个看起来都

颇有份量,把学姊们的阴唇都往下拉长了。

「莉莉,恭喜恭喜,我本来还担心妳不会那么顺利拿到制服的,看来我白操

心一整天了啊!」梦梦学姊见到我们每个人都双眼圆睁地盯着她那被拉长的阴唇

瞧,刻意把话题从这尴尬的事物上引开。

就连我跟晴晴,也都暂时忘记徽章的事了,只是惊讶地观察着梦梦学姊的那

些坠饰,数量刚好有五对,其中一对看起来比较轻的坠饰,上面用红笔写着一个

B,其他四个则是明显偏重的2个C跟2个D。

如同我们的猜测,这些坠饰是依据我们的作业成绩而不同,只有成绩是A以

上的同学,才不会令自己的直属学姊受到惩处,而B以下则依据不同等级有不同

程度的惩处,学姊的阴唇挂着五对坠饰,就表示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在这次的作

业中拿到了A,其他的学姊,也只有极少数,是能够只挂着四对坠饰的…

「学姊,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一些…我…」我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自责感,

抱着学姊、把脸埋进她的怀里哭了起来。其他人也只是距离遥远了点,无法就近

搂住为我们背黑锅受罪的学姊,教室里早已从四面八方传来同学们对于自己学姊

的一句又一句的忏悔录。

「没有关系啦!这些都是我们成长必经过程啊!没什么的,学姊我呢,也不

会在意这些,况且这次的小惩处也不算什么。只要妳们有这份心想让作业都写得

更好,那么就可以了。」

「为什么,明明是我们的错,却要妳们承担?我受不了这样子,我宁可是我

自己受罚…」小乳头也难掩激动地说。

「妳们还是幼奴,贸然惩处是很容易受伤的。」梦梦学姊解释,「妳们或许

不知道吧!在这段期间,妳们除了吸收新知外,身体也都在暗中受到各种的预防

保护与轻微变化,不然将来的各种课程,对我们身体的损耗是很可怕的。」

「不过,这些妳昨天就可以告诉我们啊!妳跟我们说,如果我们写太差,妳

会受到惩罚的话…」小乳头继续问着。但梦梦学姊却是露出无奈的表情。

「我没办法,我相信其他直属学姊们也都不忍把这件事跟妳们说出口。将来

妳也成为直属学姊后,就会了解这种心情了。我们这些学姊,没有一个会在意自

己因为妳们受到的一点苦痛,这些就算没有妳们,我们依然会被套上各种莫须有

的罪状而逃离不了。相反的,看着妳们,彷佛是让我回忆起一年前青涩的自己,

学姊当年的希望,当年的一切美好,都由妳们接替,由妳们替学姊走完。所以,

看着这样的妳们,我怎么忍心为了自己不在意的事情,影响到妳们呢?」

「好了啦,小芬,别哭了。」学姊话题一转,对着我们五人当中最少话,但

卻哭得最惨的泪人儿小芬,说着:「妳猜猜看,这个最高分的B,是谁的作业成

绩呢?」

梦梦学姊想着安慰小芬,却让小芬哭得更加厉害,使得学姊尴尬了起来。尽

管让小芬知道,她已经是我们五人之中,让学姊受到最少苦痛的「优等生」,但

是却也同时提醒了她,那颗坠饰的存在。

「好啦!我们先回宿舍了吧!比起书包里面的重物,下体的坠饰根本小儿科

了。想哭的话,回寝室后再一次哭个够吧!」梦梦学姊改变策略,不再无效地制

止我们宣泄情绪,而是充满理性地叫我们先回到宿舍。

「可是…」萱萱看了看我跟晴晴,又看了一眼学姊,就低头不敢再继续说下

去,但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早引起了学姊的注意力。

「怎么了吗?」学姊感觉得出我们之间不安的危险氛围,但直觉以为是我的

制服又有什么问题,却没有留意到晴晴的制服领口处少去的徽章。

(怎么办?我该跟学姊坦白吗?)我不安地思考着。原本心中盘算,等其他

同学们先回宿舍后,我们再央求学姊让我们留下来仔细搜索这整间教室的每个角

落,但是现在的学姊却已经为了我们受到这些苦楚,我又不敢要求学姊下体吊着

坠饰,还陪我们翻上翻下,甚至还巴不得能赶快让她回到寝室坐下,这样也可减

少她下体所受的负担。

「没事,我们走吧!」晴晴突然说着,把我的思绪给引了回来。我看着晴晴,

她的神情已经坚定了不少,但又有一股悲哀感。

(晴晴…妳果然…)我心中一阵酸楚,从早上担忧到现在的最坏可能早就得

到证实了:教室里根本没有那枚徽章!

晴晴或许也早就知道了,只是她不忍看我在黑暗的桌子底下,被同学们『双

脚相向』,也不愿看我再过一天没制服的痛苦日子,情急之下才会出此下策。

如今之计,只有硬着头皮去要求助教,放我们一条生路,他想再怎么羞辱我

们,都随它去吧!

只是,这一切都跟梦梦学姊无关,就算告诉她,她也无法为我们做到什么,

如果还要害她受到波及,我们就真的成为千古罪人了…

(但是…)我心中又兴起一种可怕的想法,(学姊就算不知情,以学校处理

事情的方式,难道会放过这次连罚的机会吗?)

这答案恐怕早已确定了…因此,我跟晴晴也不敢对学姊有所隐瞒,只是想着

先离开教室,先回到寝室再告知给学姊,免得她心急地替我们爬遍所有教室桌底,

让我们心中的罪恶感更加剧。

所以,回宿舍这一路上,我跟学姊几乎不敢眼神有所交集,她也只道是我们

还在为了她下体的坠饰伤心难过,所以也不以为意。只是我完全不敢想象,她得

知之后会有什么样子的反应。

进入了寝室,也意味着我们都得脱下身上唯一一件衣物,袒裎相对。刚开始

学姊还会担心我的情绪。我好不容易才可以有制服穿,现在却又要脱下来。但我

却看得颇开,毕竟自己早已习惯这种毫无遮掩、任人看光的生活了。

然而,当我将制服脱下来,学姊马上就惊讶地望着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全

身瘀青伤,还有一些已经有点淡了的脏鞋印等等。

「可以跟我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吗?」我们回到寝室后,梦梦学姊指着我的身

体问,「是助教做的吗?」

我并没有马上回答学姊的问题,而是不安地跟晴晴互瞄一眼。原本我们两人

都担心不知该从何说起,这或许是跟学姊解释这整件事情的好机会。

学姊更加仔细检查我身上的印记,也发现那鞋印像是被高跟鞋踩踏造成的,

显然不是助教下的手,抑或是,不是他直接下的脚。

「学姊,其实是这样子的…」我终于选择开口坦白,将今天早上,助教刻意

以「找徽章」为理由,要我爬过所有同学们的桌底,然后故意点名刁难好心帮我

的同学起来出糗,让我渐渐变成全班公敌的过程,都跟学姊说了。学姊很专心地

听着,眉头也皱得越来越深。

我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并没直接把晴晴为了我,拿自己的徽章假装成我的徽

章的事情说了出来。而是直接婉转地问学姊:「学姊,如果我找不回徽章…会有

什么后果?」

「妳找着了,不是吗?」学姊似乎也不愿正面给我个答复。

「是…只不过…我怕…」我畏畏缩缩地说着,声音也小到连自己都快听不清

楚了。

学姊叹了口气,说:「也还好妳有找到,表示助教真的有把徽章藏在桌子底

下。最怕的情况就是那枚徽章根本不在那,助教只是故意要妳一次又一次反复受

辱而已。」

学姊说完后,我跟晴晴都猛然一抖,这异样也被学姊给察觉到了。

「难道,妳没有找回徽章?」学姊试着回想我刚才穿的制服,但是其实没有

仔细比对或特别注意,也很难对于我的制服上面的徽章有鲜明的印象。

「我…还没找着…」我感觉我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好急,心中的罪恶感、紧张

感、恐惧感等等负面情绪,都快被心脏泵上嘴边了…

「还没找着?」梦梦学姊有点难以置信,「这样,助教会准许妳先穿回制服

吗?」

我痛苦地咽了一口口水,想开口解释却几乎出不了声音。学姊确实说中了,

没找到徽章,助教确实不会让我穿回眼前的制服的。难道她也看出这不合理,进

而猜到我们难以启齿的严重事态?

其实学姊的心中,已经有自己臆测的答案,认为可能是Julic教官不忍

看我继续如此,才在助教离去后暂允我穿回制服。而我跟其他人的不安感,就是

因为怕明天早上又要受到同样的欺凌跟折磨吧…

「学姊,如果都找不着,我该怎么办?」我已经焦急地哭了起来,我好怕,

好怕听到让我恐惧的答案…

「不会的,助教虽然将徽章藏起来,借机故意羞辱、玩弄妳,却也只有这几

天而已。毕竟他也不敢冒着得罪总教官的风险,坚持不把徽章还妳。所以…今天

是星期二,最快在星期四一大早,那枚消失的徽章就会自然出现在妳眼前了。」

「真…真的吗?」我仍然止不住抽咽地问。

「当然的啊!助教被赋予的职责,就是要把制服『完整地』交到妳们每个人

手上,除非是妳们自己弄丢,否则只要他漏了一样东西给妳们,那么多双眼睛瞧

着,他在总教官面前也无法耍赖的。」学姊安慰着我,却让我更加泪水更加溃堤。

也吓得她不知如何是好。

「学姊,对不起…」一直不敢开口的晴晴,忽然开口,双腿却跪在学姊面前,

「其实,莉莉那枚徽章,是我的…」

自己的学妹突然跪在自己面前,让梦梦学姊无法理智地思考晴晴说的话,只

是急着想先把晴晴扶起来,但是晴晴却坚决不肯,只想把一直不敢说出来的话讲

完:「我看莉莉这样一直被助教跟同学们欺负,心中不舍,就偷偷拿我自己的徽

章,假装是她的,才让助教放弃继续欺负他的打算…」

晴晴说到一半,学姊就已经明白了,等到晴晴说完,学姊搭在晴晴身上的双

手也失去了拉她起身的力道。学姊就只是呆站在那里不发一语,彷佛被石化了一

般。

「妳的意思是,妳拿自己的徽章,向着助教说妳帮莉莉找着了?他不用再为

这徽章负责了?」隔了良久,学姊终于开口,语调也不再平静。

「是的…对不起!」晴晴愧疚地向学姊深深磕头赔罪,不敢抬头看梦梦学姊

此时的表情。

「学姊,对不起,晴晴她只是想帮我,她也是因为我才这样子做,我愿意受

到任何惩罚,求求妳别再责怪晴晴了。」我也哭着跪下向学姊赔不是。今天这一

切,全都是自己所惹出来的祸端,看着晴晴为了我向学姊下跪道歉,更是让我感

到无地自容。

「妳们先起来吧!看到妳们这样我也不好受啊!」梦梦学姊将我们拉起身。

我仍旧是泪眼汪汪地抬头看着学姊,她的表情却像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告诉我该怎么做,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希望晴晴跟学姊妳都不要在被

我连累了。」我诚恳地求助学姊。

「这恐怕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都不好善终了。」学姊沉吟了

一会后,绝望地说着。

「我…我可以把徽章还给晴晴,可以跟助教说我还没找到,可以…」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莉莉!我们不可以『说谎』!如果告诉助教那枚徽章

是假的,就等于是承认晴晴当时是对助教说谎,这就足以让她受到非常严厉的惩

罚了。」

「可是…」我原本想开口,却硬生生止住,但我想说的话却被学姊猜到了。

「可是助教他也有对妳们说谎。妳是不是有这样的不平想法呢?」

我被学姊说中心事,只得点头表示。

「唉!这都是我们跟他们的地位差别啊!身为性奴的我们,诚实就是我们的

本分。所以不管是任何人,我们都不能对他们说谎。可是助教、教官,甚至未来

的主人们,却没有对我们诚实的义务。所以,他们可以任意栽赃我们,让我们背

负莫须有的罪名受罚,或是给我们一些不切实际的梦想,却让我们永远只能自我

幻想。」

「是真的,今天早上的课程才有教到,性奴守则的总则里面,就有一条『性

奴必须永远对任何人类诚实以对』…」小乳头想到了今天讲到的课程,绝望地说

着。

她还想起教官在课堂上曾经说过,总则里面的所有规则条文,都是所有性奴

都务必严格遵守的,如果违反总则里的任何一项条文,所受到的惩处都是非常严

厉的。

我虽然没有仔细听课,错过了Julic教官今天早上说的这段话,但是说

谎是多么严重的事情,我也心里有数。当时讨厌鬼胡乱捏造晴晴也有看过小可的

私处照片来挑拨我们时,就被Apple学姊一句「妳想听听说谎者会有什么样

的下场吗?」威吓的话语吓怯。如今,我倒宁可永远不要知道这答案…

「没关系,这是我应得的惩罚。」晴晴忽然开口,一脸正气凛然,像是做好

受到严厉惩罚的觉悟了。「既然是我自己要说谎,我就必须自己承受说谎的后果。

不管是什么惩罚,就算要我自己抽打自己下体都可以,我一定不吭一声,勇

敢面对…「

「不,妳绝对没办法的。」学姊说着,正式应验着我跟晴晴心中最大的不安,

「我来扛下这次惩罚吧!幸好妳们都还受到幼奴身分的保护,本来妳们会犯这错,

也都是身为直属学姊的我没教好,所以说谎一事,就由我代为受罚,妳们不可以

有意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心中所有的悲伤与绝望一次爆发,不断鬼

打墙地说着同样的话,却无法更深切地表达自己心中的状态。我跟晴晴惹的麻烦,

到最后却要让学姊来承担,这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可怕的惩罚方式。

「这,就是我给妳们的惩罚,看妳们这么舍不得学姊,相信这种惩罚一定会

比起直接罚在妳们身上还要有效许多。以后,千万千万,不要再说谎了喔!」梦

梦学姊故作轻松地说着,但其实面对极残酷的惩罚,她的心里也开始害怕起来。

「还有,除了说谎之外,找不到徽章,才是最大的问题。比起这个后果,说

谎的惩罚反而成了小儿科了。」梦梦学姊尝试靠着换话题让自己暂时忘掉心中的

恐惧。

「我向教官跟助教坦承说谎,难道没办法让助教把原本的徽章还给莉莉吗?」

晴晴问,一脸惊讶地难以置信。

「他或许会将莉莉原本的徽章还给她,但是这恐怕不大可能。对他来说,当

晴晴妳承认自己找到莉莉的徽章那一刻,他就没有继续管理那枚徽章的责任了。

他也可以提出反驳,说有可能是妳们又把徽章弄丢,才会说自己找到的徽章

是假的。或者也可以说是在桌子底下,在下课后不小心被其他同学踢丢了…总之,

他有千百种的理由可以替自己开脱,就算总教官心里清楚,也会认为这是妳们自

找的,不会为了妳们而去得罪助教的。「

我跟晴晴被学姊说得羞到抬不起头,我也才了解当时助教脸上的表情,是几

乎难以掩藏住心中喜悦的狂喜。他原本只想利用这两天好好羞辱我,却没想到晴

晴会傻傻地把自己陷进来,还把事情弄得更糟糕。这可成了他可以向其他助教们

说嘴的得意事迹了。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成为…」我想起助教说的话,什么最低贱

的下等贱奴…

「不!那是我的下场才对。莉莉,妳找到的,是妳的徽章,弄丢徽章的是我,

所以要变得连下等贱奴还不如的…」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将晴晴原本激动的话语打断。学姊突然狠狠打

了晴晴一个耳光。我们其余四人全都看到这幕吓呆了。

「永远别再说出这种话!」梦梦学姊的声音音量不大,但是语气却变得十分

凶狠,「不然现在就给我滚出这间寝室。」

晴晴受了一巴掌后,不敢还手,也不敢在心中咒骂,只是一脸惊诧地望着梦

梦学姊。学姊会打他一巴掌,她并没有太意外,但最让她惊讶的是,刚才她向学

姊下跪赔罪时,学姊并没发作,现在却显露出满满的情绪…

「学姊?」

学姊用力呼吸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平息下来。

「对不起,又吓到妳们了。」恢复情绪的她,有点歉疚地说着。

「不,打得好,」晴晴说,「都是我害学姊要受罚,就算要被打几十个耳光

也都无话可说。」

「我不是因为这种事情打妳,是妳刚刚要说的话…」学姊说到一半,停顿了

一下,像是在心中经过一番挣扎纠结后,才说:「后天,也就是星期四的下午,

那一天下课后,妳们先赶紧把作业做完,然后我带妳们去一个地方…」

「我们可以出房门吗?」萱萱不敢置信地问学姊。

「其实可以,但是非常麻烦。如果要出去,须先由直属学姊我们事先提出

『外出申请』,才能在陪同下一同出门,而且还要计时付点。所以如果没有特殊

原因,我们也不会随便带妳们出门的。」学姊解释,但却刻意隐瞒一些事情。比

如说,如果一起出门,走在外面遇到「有需求」的助教们,学姊还得负责在自己

学妹面前「满足」助教们身为男人应有的需求…

但这次,学姊却是打算豁出去了,也要让我们看到她早就希望却又害怕让我

们看到的东西…

「徽章的事情,我再想办法吧!事情还没到那么绝望的地步,我去跟别人求

救或许可以得到一点帮助。万一再不行,我的就给妳们拿去用吧!」

学姊果然说到我们最怕的事情,我跟晴晴急忙央求学姊,但又怕说出那个词

惹得学姊生气…

「傻瓜,如果真会落到这种下场,妳们想我还会这么义无反顾地帮助妳们吗?

那枚徽章是可以『补发』的!「

「啥?」我跟晴晴一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以补发?那我们操心这么久

是为了什么?

「不过,当然是跟原本的有点不同啦!申请补发的徽章,是永远不会弄丢了,

但也不是娜么好受…最重要的是,遗失徽章,不但得扣除大量的点数,对于未来

的性奴评鉴也是很致命性的过错,所以还没开始接受评鉴的妳们,就别这么早就

自毁前程了。我呢,只要预购的买主们仍保有兴趣,这点就不用担心了。」

学姊提到「预购她的买主」时,脸上竟然出现一种微妙的幸福表情,甚至我

们还不曾看过学姊脸上有这么幸福、骄傲、自在的表情…

「好啦!这件事就这么结案了。说了这么多,都忘了妳们的作业了。我还得

等妳们把作业写完,才可以带着自己的作业去图书馆写啊!妳们可别害我迟到喔!」

梦梦学姊说到这,突然像是想起了自己之前替我取的绰号,噗哧一声开心地

笑了出来。

「学姊,妳能教我,要怎么样才能在作业拿到A吗?」小芬拿起作业簿后,

有点羞怯地问学姊,尽管她只是拿到B,仍然对于因为自己的作业成绩不理想害

到学姊而感到愧疚。

「嗯,好吧!那我来跟妳们分享我的经验…」

…这一天的写作业气氛,比起昨天要好上许多,也热烈许多,虽然学姊一边

用自己的淫液替我们手上的笔填充墨水,一边跟我们分享作业拿高分的策略,但

我们却也不再以异样排斥的心情去拿着装着她满满「爱意」的笔。

坐到我们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快裂开,才终于结束作业后,学姊也跟我们短暂

道别,背着书包,垂着坠饰走出房间,但这一晚与前一晚不同的是,学姊不再把

我们几个幼奴单独留在床上,而是回来陪我们聊天说笑,让我们都能短暂忘记今

天的不愉快…

隔天一早,当我们这些幼奴还在晨洗的时候,就有一件惊人的消息,在助教、

学姊们、幼奴学妹们之间爆发出来:「二年级的特殊班性奴学生『梦梦』将要因

为『自己直属学妹的说谎行为』,在星期四(明天)的公开惩罚时间受到『制裁』

了!」

最初,是从跟梦梦学姊一起进去舍监室请求身体触摸权的学姊们出来时偷偷

跟友人透露的,而稍晚一些出来的梦梦学姊本人,则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只是她

的臀部又贴了一张惩处标签,印证了稍早其他学姊们带出来的流言。

这件事情一传出去,不单只是一年级的学妹们都议论纷纷,甚至就连其他学

姊,都跑过来向梦梦学姊关心这件事情,这弄得身边的我们这些当事人都一脸尴

尬。

但是,这却也更让我们担心起,梦梦学姊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这次的惩罚

规模,感觉跟上次连带惩罚的自抽阴户有着天壤之别。不知这惩罚是多么可怕的

幼奴们,也能感觉到弥漫在学姊间的不详气氛。而深知这惩罚的残酷与痛苦的学

姊们,就更不用提了。

「又来了,学校的『杀鸡儆猴』策略…」在梦梦学姊替我们上妆时,身旁的

一名学姊跟梦梦学姊聊着,「只是没想到今年轮到妳了。」

「是啊!真是没想到。」梦梦学姊无奈地回复,「但能有这可能一生仅一次

的机会,也算是我的一种荣幸了。」

「这么说也是,毕竟能亲眼见识过的我们,这一年下来还真的每个人都变成

诚实的乖宝宝,没有再犯过一次说谎这种大罪了。」

那名学姊说着,让我们这些学妹们的心里都颇不是滋味。

「不过说谎的那位同学…真是可怜啊!她在最后还是很挂怀这种事情…妳也

跟妳的直属幼奴们做好心理建设了吗?那很可能是一辈子的阴影啊…」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梦梦学姊就赶紧结束手边的工作,带我们离开。

「别介意,那个学姊讲话就是这样,我也一直不喜欢她。」学姊看我们脸上

的表情,安慰地说着。

「学姊,妳们之前也有同学因为说谎,害到自己的直属学姊吗?」小乳头问。

「这是当然的,每年几乎都会上演一次。」梦梦学姊说着,「就算被提醒着

要诚实,但我们也常会想躲避一些不愿面对的事物而说谎,这种事情每年都会发

生在还是幼奴的新生身上,而身为那位幼奴的直属学姊,也不可能放任自己的直

属学妹受到这样的惩罚,而选择自己扛下。所以晴晴,妳就不用太引以为意了。」

「嗯…不过…那位说谎的同学…后来怎么了?」晴晴仍有点介意刚才那位学

姊所说到的,曾经说谎的学姊,看她当时的表情,好像说谎的学姊下场十分凄惨

「我跟那位同学不是很熟悉,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对这问题,梦梦学姊

只是斩钉截铁地这么说着。尽管我们觉得梦梦学姊像是刻意隐瞒我们一些事情,

她也不愿再在这方面多说下去。

「妳们呢,就别想太多了。好好专心上课,表现出一个好学生的样子,才是

身为幼奴的妳们,最重要的事情。妳们可别小看这所学校的『升学压力』喔!现

在不努力,未来可是会被压得喘不过气的。」

「我昨晚就已经快要被压得喘不过气了…」萱萱小声地抱怨,「昨天的作业

出得这么多,该不会以后我们的作业量都有这么多吧!」

这只是个玩笑话,但是却也是我们心中的一个隐忧。就连在这种学校里,还

要面对这些作业、抽考、测验、竞争…等等课业上的压力,对于曾经因为升学不

顺而堕入这间学校的我们,实在是太大的讽刺了。

然而,我们进到教室后不久,这个隐忧也逐渐成真了…

这次在教室里等着我们的助教,并不是前两天发放制服给我们的助教,而是

一个陌生的面孔。

他简单地跟我们介绍,他是从今以后负责我们每天早上上课前抽考的助教,

为了是确定我们回家有没有乖乖地复习课程。

在我们还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他就开始抽点台下的同学,站起来回答问题。

问题的内容都是昨天Julic教官教我们的性奴守则里的条文,而被点到

的女孩,须得将他指定的条文「一字不差」地默背出来。结果,除了几个运气比

较好,抽考到比较简单的条文而逃过一劫的女孩之外,被点名到的十个女孩就有

七个左右因为背错或漏背几个字而须得被叫上台前等待受罚。

而在我们五人之中,小芬是第一个被点到名抽考的。昨晚我们都还半开玩笑

地叫她「高材生」、「资优生」等等,但是一但轮到她要站起来回答问题,怕生

的她一紧张就把脑海里的东西忘得精光,结果也是落到要出去等待被惩处的下场。

不久之后,晴晴也被抽点到了,但是她比起小芬还要镇定许多,加上昨晚接

受她们三人的恶补,使得她能顺利背出指定的条文,而成为少数可以免于受罚的

对象。

「我看,就先这样吧!」助教看着已经挤到快要满出来的讲台,上面连同小

芬在内的,共三十多位,满满都是抽考不及格的可怜同学。

「妳说说看,昨天Julic教官有没有提到,这些条文没背熟的要怎么样

呢?」助教恶意地问着最靠近他的一名幼奴。

「要…打…打屁股…呜…」那位幼奴同学清楚记得教官昨天说过的话,尽管

不敢不答,但说着自己要被处罚打屁股,还是让她在全班面前羞到快哭出声来了。

「很好,现在台上的幼奴都听见了吧?」台上的女孩有些点头,有些毫无反

应,却没有一个人做到助教所想看到的动作。

「还不快把妳们的裙子给脱下来!」助教直接讲白了。台上的女孩们脸色也

都瞬间白了不少。

「性奴接受打屁股惩罚时,是不允许中间有任何衣物阻挡的。妳们连这都还

不懂吗?」

原本,被叫上台打屁股,就已经够让人丢脸到恨不得找洞躲起来了,现在却

要那些女孩们当众脱下裙子,光着屁股挨打,这更是足以让正常女孩彻底崩溃。

不过,在这所学校,这种足以让正常女孩崩溃的事情,我们这些不正常的女

孩,却已经一次又一次走过来了。台上的女孩们,虽然感到羞耻不堪,但还是颤

抖着拉下自己的裙子,露出雪白的屁股。

助教并没有观赏这些女孩们的脱裙下空秀,而是走出教室,放任台上的女孩

光着下半身,不安地扭动、夹紧双腿,让早已被看光光的下体能有点虚荣的遮掩

感。

不久,助教再次走了回来,手上已经多了一根长长的教鞭。

台上早已不安的女孩们,现在都更加剧烈颤抖起来。

「今天念在妳们都是第一次抽考,每个人五下就好。现在从妳开始,转过身

背对大家。」助教指着最接近他的一名女孩,转身面对墙壁,将她浑圆肥腚曝露

在台下每位同学的眼前。

「把上身弯低,屁股翘高一点,再高一点,好!」助教调整好她的姿势,弯

腰翘臀,使得她的整个屁股被完全凸显出来,就像是期盼着被打的逗趣模样。

调整好之后,助教也还没有马上挥动教鞭,而是先伸手在那位同学的屁股上,

乱摸乱捏,甚至还将手钻进女孩的股沟中,隔着一层尿布抚摸女孩的下体。

女孩的双腿颤抖到都快站不稳,从原本的害怕责打,煎熬到现在恨不得赶快

被打的心态。助教眼见时机也差不多了,对女孩说:「怎么样?知道接受惩罚前

要说些什么吗?」

那位女孩全身一震,想到了前几天公开惩罚的时候,被惩罚的同学与学姊们

说过的话…

「幼奴小文…因为…因为…」

「抽考不及格」助教好心提醒。

「因为抽考不及格…惩罚…打…五…五下…屁股…恳请助教…赐…赐罚…」

要说这种话固然羞耻,但那位女孩小文在说完后,心情反而松了下来,甚至

有点庆幸自己终于要被打了。

臀部感受到一根细长的冰冷物轻轻碰触,小文知道第一下的责打马上就会降

临,果然在那根细长物刚离开臀部没几秒的时间,忽然「咻─啪!」一声巨响,

伴随着臀部像是快皮开肉绽的剧烈疼痛,痛得小文蹲坐下来,开始嚎啕大哭。

其他女孩,不管是台上或是台下的女孩,也全都吓傻了。以前学校的打屁股

惩罚,都只是惩戒性质居多,从来没有这么用力地打在尚且年轻的她们身上。

就连上次的公开惩罚,也因为是用学姊的手掌搧打,自己的直属学姊们就算

是再怎么被要求要用力打下去,毕竟还是会于心不忍,况且手掌搧打的力道与造

成的痛楚也有限。却远不及这次助教用力的一次鞭打。

「站起来,不然就得重新计数。」助教无情地说着。小文惧于受到更多的鞭

打,还是边哭边站起来,回到原本的姿势,不同的是,她的臀部已经多了一条鲜

红色的一横印记。

助教并没有因为小文哭得死去活来,就放慢力道,第二下、第三下、…,五

下过去,只见小文的臀部,已经清楚可见五条并排的横纹。

「回座,今天不准妳穿回裙子。」助教仍旧无情地命令。小文的这一天只得

带着有五条鞭打痕迹的光腚度过了。

看过前面被打同学的惨状,让原本庆幸不用当第一个挨打的台上其他女孩,

早已吓到腿软,甚至已经有不少女孩都哭出来了。

在以前的生活中,女孩们的成长过程,总是被认为是要被呵护的,所以娇生

惯养的她们,还不曾受过这么严厉的惩罚,有些女孩在进到这所学校之前,更是

连打都没被打过。尽管心中的羞耻感已经因为这几天的「训练」而少去良多,但

是怕疼的心态却是骗不了人的。

而且,当事人的小文可能感受不出,旁边看着的其他女孩却是看得清楚,助

教看似羞辱小文的,手在小文赤裸的屁股上游走抚摸,其实是在帮小文「擦药」,

擦上的药却不是减缓稍后责打的疼痛,而是前天的公开惩罚也有出现过的,让挨

打的部位更加严重,导致留在臀部鞭痕的时间更加持久的恶魔药剂…

台上宛如像是处刑台般,女孩们一个一个,惨遭助教手上教鞭的毒手。直到

助教终于打完最后一名女孩后,台下那些光着下半身的女孩,仍然没有一个止住

哭泣。

而原本以为,今天的恶梦已经结束的我们,却听到助教说:「接着开始抽考

昨天下午的课程,看妳们对于自己班上的同学们了解多少。」顿时,本来以为可

以放松心情的我们,全被吓得神经紧绷起来。

这部分的抽考,跟刚才逐一抽点的方式不同。出题方式,其实也就是我们的

作业内容,像是「前面自我介绍的同学之中,谁的乳房直径最大?」、「谁的肛

毛数量最少?」、「谁的大阴唇厚度最薄?」等等,可能的发问形式千变万化,

甚至还有「两乳房围差距最大」、「说出有腋臭的十位同学」等等。就算把整本

名册簿读熟了,也很难确保一定能答对。

助教大概也了解单凭一人之力,要把这两天上台自我介绍的一百多位同学名

字都给记下来,实在太强人所难,因此,助教允许我们「翻阅自己的作业簿」,

也允许我们「跟同直属的同学们讨论」,抽考也从点名一个一个考试,变成以同

一直属为单位,从最前排往后排一家一家点。答对了,整寝都可以幸免于难,答

不出来或是答错了,五个人都得出来领罚。

因此,这部分的抽考,我们无法再以得过且过的状态,只能绷紧神经,祈祷

着问到的是我们会的部分。

终于,轮到了我们,由小乳头代表回答,身子忍不住颤抖着的小乳头,畏畏

缩缩地站起身,我们其他四人也准备好在下面给她最大努力的支持。

「妳说说看,前面自我介绍的同学之中,谁的乳头最小?」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助教却是点名「小乳头」回答这种问题。小乳头还没

说出答案前,我们其他四人都已经先松了一口气,因为这题,昨晚小乳头还特别

留意过…果然小乳头的回答正确,帮我们躲过了这一劫。

全部都考完之后,台上再次出现比刚才更多出一倍的不及格人数,其中不乏

有一些已经没穿裙子的。但是片刻之后,她们台上的人都已经统一裸露着下半身,

股上还多出了三条鞭痕(这次的惩罚是同直属每个人都要被打三下)

「好了,今天的抽考就到这里为止,明天一样会有抽考时间,上课的时候要

认真听课,才不会受到惩罚喔!」助教说完,便离开教室,轮到刚才在教室外等

候的Julic教官进来授课。

「每一位同学,将妳们的作业簿交到台前来。要开始上课啰!」Julic

教官如公式般说着。不过有不少裸露下半身的女孩,都只得央托旁边的同学帮忙

递交,只是整寝受罚的女孩们,也没人可以代劳,只能硬着头皮,光着布满鞭痕

的屁股与其他同学一起排队。

「看来刚才那位助教出手有点太重了,」Julic教官看着几位刚才受罚

同学的伤处,不知是真不忍还是假慈悲地说着,「他是刚升任到这位置,或许太

过兴奋,才会出手这么大力。待会我会向他反应对妳们这些幼奴,下手得要轻一

点。但是最根本的方式,还是要能抽考及格,否则之后的每一天,他是会越打越

重的喔!」

「现在打开课本,翻到昨天上课的内容,大家一起,先从总则开始,重头读

一遍。」

顿时,教室里就真的有上课的感觉,全班同学一起读着课文,没有一个人敢

再分神去做其他事情,甚至都不怕羞地大声朗诵着这些专属于我们的「法律条文」,

只怕今天早上的灾厄,会在明天降临自己身上…

至此,我们已经完全融入这所「不正常学校」的「正常学生」角色了。我们

会认真听课、认真读书,只怕隔天的抽考不及格要挨打。回到寝室后还会认真写

着每一份羞耻的作业,只怕自己作业成绩拿不到A,害了直属学姊受苦…虽然有

些女孩早已查觉到这可怕的意图,但对于学校这种做法,想反抗却也无可奈何…

(待续)

Tags:
相关资源:
  • 【经典】大四的我和大二的学妹
    【经典】大四的我和大二的学妹
    2022-10-252158
  • 【经典】旅行路上幹了女友的同学
    【经典】旅行路上幹了女友的同学
    2022-10-251204
  • 【经典】校花周敏
    【经典】校花周敏
    2022-10-25895
  • 【经典】学生妹
    【经典】学生妹
    2022-10-25778
  • 【经典】宝宝的淫乱校园生活
    【经典】宝宝的淫乱校园生活
    2022-10-251095
  • 【经典】享受偷情的刺激
    【经典】享受偷情的刺激
    2022-10-25802
  • 【经典】奶水老师
    【经典】奶水老师
    2022-10-251064
  • 【经典】被催眠的“女朋友”
    【经典】被催眠的“女朋友”
    2022-10-25632
  • 【经典】校园爱恋
    【经典】校园爱恋
    2022-10-25465
  • 【经典】肛交学姐
    【经典】肛交学姐
    2022-10-25940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