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援交】(54)

分类: 乱伦文学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女儿的援交】(54)

《五十四》

「呀!呀!好舒服!用力点!干死我也没关系!我是出来卖的!我是一个妓

女!」

不会的!雪怡!你不是!我的女儿不是妓女!

…雪怡……雪怡………雪怡!

「雪怡!」

我从恶梦中惊醒,背脊一片汗湿。

「嗄?嗄?」

急喘着气,无力地支起身体,环视四周熟悉景物,是自己的房间。

「是…梦…?」

「爸爸,你这么大声叫我什么事?」听到我的大叫,雪怡好奇地从外面来到

我的床前。

「没、没事…没事……」我摇着头,手指不自觉插在头发上,不想让女儿看

到自己失态的表情,也不敢望她一眼。

「没事就起床啊,现在几点了?难得圣诞节,睡这样晚不是太浪费了吗?」

雪怡教训我道,妻子从后面跟上来揶揄说:「懂得教训爸爸了,不知道谁也

是刚起床的呢?」

女儿被拆穿好事的嚷叫道:「妈妈呀,难得圣诞节,人家玩晚一点也没关系

嘛,别这么古板啦。」

「是你自己其身不正却教训人,妈妈才看不过眼的。」妻子和女儿闹笑着,

我心沉似海,完全没心情跟她们嬉闹。默默把视线向前望,是我那依旧美丽动人

的女儿。

『雪怡?』这样看着女儿,和昨晚那人尽可夫的援交女完全是另一个人,是

那么的清新自然,是那么的纯洁无瑕。谁可以想像这样的一个女孩,是可以在众

人面前群交做爱,展露最下贱的一面。

「呀!呀!好舒服!肏我!用力肏!雪怡今晚给你们肏一个晚上!我爱死给

男人肏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甚至直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在做了

一场恶梦。

但那不是梦,昨天看到的全部都是现实。我被小莲佈局,看到了最可怕的事

情。雪怡卖淫,我看到雪怡卖淫,并且不是一个,而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跟

我女儿做爱的残酷光境。

昨晚在街头落魄,最后支撑我的,是秀娟。在生无可恋的时候,我想起妻子

的脸。不行,我已经失去了女儿,不能再失去妻子,刚才突然气沖沖地离家,秀

娟一定很担心,万一被她知道是因为雪怡,那一切更无法扭转。

我所受到的痛,我不希望妻子一同承受。作为雪怡的母亲,秀娟比我更疼爱

这唯一的女儿,我不能让她知道真相,不能伤害这无辜的女人。

我抹乾脸上的眼泪,以最后仅余的气力回到家中,强颜欢笑跟等待晚饭的妻

子说,同僚突然通知我办公室里的电脑全部受黑客入侵,是早前网络预告的黑色

平安夜,我必须立刻赶回去检查自己的电脑和把重要档案移走。

我说谎了,但为了不让秀娟担心,这是没有其他办法的一步。

但之后可以怎样做?经过昨天的恶梦,难道我还可以把一切视而不见吗?我

早知道雪怡援交,但也没有想到现实会是如此可怕,那使我完全崩溃。在面对真

相后,我怎可能继续容忍它发生下去?

我要跟雪怡好好说清楚,这已经一刻也不能再拖,即使一次,即使只再多一

次,也没可能忍受。

经过一晚的沉淀,昨晚我对雪怡的恨已经不存在,她是我的亲生女,即使如

何堕落,身体如何被沾污,她始终仍是我唯一的雪怡。一个母亲会原谅作贼的儿

子,一个父亲也会原谅当娼的女儿。

哀莫大於心死,我现在到底是对雪怡心死,还是更珍惜这在其他男人眼中只

沦为泄欲工具的女儿,我会毫无犹豫地回答:我更爱她,即使在所有人眼中马雪

怡是一个下贱妓女,她仍是我最宝贝的女儿。

我知道她仍未坏透,我知道她仍可救药。继续放任不理,雪怡早晚会真正堕

落,性病、怀孕、毒品,太多更可怕的事随之而来,在铸成大错之前,我一定要

以父亲身份劝导我的女儿,不使她永远沉沦。

我不知道雪怡为什么要卖淫,不知道小莲到底是什么人,更不知道她们背后

是否被操纵。但无论如何,就是再恶劣的环境,我也要与雪怡一起面对,我要对

她坦诚,只有这样,她才会与我一样坦诚。

我错了,我的尊严,我的面子,通通可以不要,甚至雪怡不再认我作爸爸也

没关系,只要她可以得救,只要她不再援交,只要她告诉我真相,我的一切一切

也可以放弃不顾。

我决定要告诉女儿一切,告诉她我就是伯伯,告诉她这段日子,她的父亲是

如何为她心痛。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总比昨晚亲眼看着女儿被男人玩弄来得

容易。

小莲、文蔚、咏珊,雪怡这些最好的朋友,全部都是同流合污,全部都是狐

群狗党。我不可以再让女儿接近她们,我要雪怡立刻离开这个地方,无论是把她

送到外地,还是放弃我的事业,全家移民也在所不惜。

我必须要断绝这一切,逃避了三个多月,终於来到要了结全部的一天。

「爸爸你在想什么啊?」雪怡看我呆呆望着自己沉思,在我面前挥动手掌。

我趁着妻子出去做饭,鼓起人生最大的勇气跟女儿道:「雪怡,爸爸有点说

话要跟你说。」

「嗯?」雪怡少有看到我态度如此认真,露出好奇的表情。

我呼一口气,预备跟女儿说那一直逃避、但事到如今不能不说的话:「是这

样,雪怡?」

可女儿立刻以手捏着鼻子,脸露厌恶的说:「爸爸你的口很臭,有什么先去

刷牙洗脸再说吧。」

我伸手放在嘴上哈气,有、有那么大气味吗?

无可奈何地从床上起来,到洗手间梳洗一番,回到客厅时雪怡已经坐在餐桌

上摇着脚丫,吃老婆做的午饭:「爸爸过来吃饭唷。」

「哦、哦?」

坐在惯常的座位,妻子替我盛好白饭,雪怡重提刚才的说话:「爸爸你有什

么要跟我说?」

我看看旁边的妻子,有口难言的道:「也不是什么重要事,待会再说吧,吃

饭时说话是一种不好的习惯。」

「哦。」女儿扁起小嘴。

这一顿饭在忐忑不安下吞嚥,到底应该以哪一种方式跟雪怡摊牌?是一种最

不刺激她的方式,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隐瞒,但我必须小心处理,万一雪怡接

受不了真相已经被父亲得悉,情急之下夺门而去反而会有反效果。

要以一种平心静气,一家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好好跟她聊。

午饭后,雪怡立刻溜回房间,我亦再给自己少许时间作准备,趁着妻子在厨

房洗碗的时间,我敲响了女儿的房门。

「爸爸?」雪怡打开门,正在上网听流行曲,我清一清喉咙问道:「雪怡,

刚才说的事现在想跟你说,可以进去聊聊吗?」

「嗯?好呀。」女儿爽快让我进了房。她跳上自己的睡床,屈起双脚听我说

话,我坐到她书桌的座椅上,从一开始说道:「就是这样,你记不记得,之前爸

爸曾借你的手提电脑办事。」

「记得唷。」女儿点头,我继续平静地说:「那时候,我发现了一点?不应

该知道的事情。」

雪怡听到此话,眼睛流露一种错愕,脸蛋儿开始迅速变红,惊慌的反问我:

「爸、爸爸你发现了?」

「对?」我无奈也点一点头,终於来了,这大家揭开真相的一刻。

「哗!爸爸好过份!怎么人家借电脑给你,你居然偷看我的私隐,我十年的

努力通通白费了啦!」雪怡拿起床上的软枕,伏下头去哭着大叫。

「十年的?努力?」

雪怡激动地打开手提电脑,嚷叫道:「你是看到了这个档案吧!」

女儿指着的,是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档案。

「是?『雪怡』?」

雪怡咽呜着把手提电脑拿到客厅,公开她守护十年的「秘密」。妻子刚洗完

碗筷,也好奇地坐着一同观看。

「那时候伯父送了他的DV机给我,於是我便打算给爸妈准备一份礼物。」

雪怡惨兮兮的道。

DV机?我记起来了,当年家兄新居入伙,搬到那独立屋住,我们一家去那

里探访。那时只有八岁的雪怡看到可以拍摄影片的DV机,喜欢得不得了,拿在

手上拍这拍那不肯放下。

「哈哈,雪怡这么喜欢,这部机便送给她吧。」雪怡的伯父非常疼爱侄女,

看小孩子喜欢便说送给雪怡,我和妻子连忙道:「怎可以,这么贵重的东西,小

孩子不会用,很快弄坏。」

「没关系,都是旧款式,不值几个钱,送给雪怡拍点可爱片段还有意思。」

伯父慈祥笑道,女儿精灵,在父母推却之前已经上前道谢:「谢谢伯父,雪

怡会拍很多生活片段送给伯父!」

当年这小事我和妻子早已忘记,现在提起,才记得那DV机一直放在女儿房

间,曾以为很快给小不点弄坏的旧式机器,到今天仍然机能良好。

我和秀娟好奇女儿为我们准备了一份怎样的礼物,雪怡样子可怜的按下播放

软体。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女孩,是八岁的雪怡。她穿着小时候最喜欢的黄

色长裙,表情有点紧张,像是朗诵的读出自己名字:「我是马雪怡,今年八岁,

小学二年级,是个女生。」

「还要自我介绍是女生?」我和妻子对女儿的天真苦笑,雪怡掩着脸不敢看

自己当年的傻样。

女孩继续说:「这段纪录片是我拍给爸爸妈妈留念的,我想你们看这段片的

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我俩一起皱起眉头,这女儿说什么不吉利的话,掩着脸的雪怡大叫:「我不

是那个意思,这段片?本来是打算出嫁时才给你们看的!」

「出嫁?」才八岁已经想得这样长远?

雪怡红着脸解释说:「那时候班上一个男同学跟我?求?求婚?我答应了,

所以打算拍一段影片,让爸爸妈妈在我离开身边后,仍可以看到我?」

喔,原来这么小已经私定终身,我家女儿可说是人小鬼大。

我们继续看,只见镜头转了几次,都是小女孩面向镜头报告她当时的近况。

「今天是妈妈生日,我们去了酒店吃晚餐,她还送我生日礼物。」

我点头道:「妈妈生日,送你生日礼物,真是很合乎逻辑。」

「今天是爸爸生日,我做了一份礼物给他,他很开心,说我是乖女孩。」

「今天是新年,我向爸爸妈妈说新年快乐,多给雪怡红包!」

「今天是我的生日,今年已经九岁了,我答应爸爸妈妈做个乖孩子。」

忽然间,本来每一段都是开朗活泼的女儿突然换上一个咽呜的表情,抹着眼

泪说:「这是最后一次拍,我以后也不会理爸爸,他是骗子,说了带我去游乐园

没有做到,我以后也不回来了,我要离家出走过新生活。」

我无言望着雪怡,有没这样严重啊?雪怡嘟着嘴,的确是十分严重的。

可下一段,已经又是欢天喜地的女儿:「今年爸爸带我去游乐园了,还给我

掷到了大熊猫,看!是不是好漂亮?我爱爸爸,雪怡永远也爱你!」

我苦笑,女儿你是爱爸爸,还是爱爸爸像熊猫?

然后的,都是雪怡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每一段都不长,但可以看到她的心

思,正如女儿所说,这是她一段成长的纪录片。

「今天去了太空馆,原来看星星是这么浪漫的啊,我也想跟爸爸妈妈去郊外

观星。」

「十二岁生日,咳咳,我已经是大人了,以后请叫我马小姐。」

「呜?小学毕业,我很不舍得同学,是谁决定要毕业的?我讨厌中学!」

「唉,下星期是大学入学试,一点没信心啦,其实女孩子读这么多书也没意

思吧?反正都要嫁人啰。」

「哗!今天大学放榜,我考上了!万岁!是大学生!我是大学生了!爸爸妈

妈,你们有否替我高兴啊!」

来到十八岁,她的表情比任何一段都要认真,一改平日的活跃,雪怡看到立

刻想按停,但被我和妻子阻止:「这段不要看,好羞人!」

「都看了这么多,不差一点吧?」

雪怡阻不了我俩,掩着脸的不理我们,我和妻子继续收看,当中的女孩坐得

很端正,一点也不像平日的女儿,雪怡微笑道:「爸爸,妈妈,今天是我生日,

你们的女儿十八岁了,是不是很感动呢?这样的一个女儿,一养就是十八年,时

间过得真快。我本来打算在这个日子,跟你们说很多事,我有很多很多想跟你们

分享,但又好像不知道怎开口,哈哈,明明已经练习过很多次。」

「我想这样说吧,我知道我一定不是一个最好的女儿,过去的日子带给你们

很多麻烦,也给了你们很多苦恼,谢谢你们一直包容这样任性的一个女儿,我真

的很庆幸可以做你们的女儿,可以生於马家,成为马如城和林秀娟的女儿。我不

知道以后的日子会过得怎样,我想一定是有很多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情,但希望你

们可以像以前一样,一直原谅和看顾我,我会尽量努力,不让你们为我担心和操

心,无论以后雪怡变成怎样,也希望我的父母可以放心。」

看到这里,我和妻子已经忍不住拭抹在眼角溢出的泪水,这傻孩子,怎么跟

自己的父母说这种话?

画面里的雪怡也是不断抹着眼泪:「我?我怎么会想哭了,明明是想你们放

心的,哈?怎么这样奇怪,那不多说了,我爱你们,爸爸?妈妈?」

「雪怡?」我看得心也溶了,十八岁生日的那天,雪怡是否已经在援交?这

段说话,是否有某种含意?

坐在旁边的女儿满脸通红道:「哎哟,原来这样看是超肉麻的,不如都删了

吧?」

我和妻子异口同声反对:「不,这是我家十分重要的纪录片。」

最后一段,是雪怡穿着长裙,在诉说十九岁的生日愿望,是五个月前拍的片

段。

一段六十分钟的影片,纪录了雪怡的成长,也纪录了她对父母的爱。我和妻

子感到很窝心,从八岁起,这个女儿已经开始为我们准备这份礼物,从八岁起,

她便懂得对自己的父母感恩。

看完了全部,雪怡失望的叹气道:「本来这是打算人家结婚时给你们惊喜的,

现在什么也泡汤了啦。」

妻子微笑说:「早一点给我们看不是更好?让我们在女儿出嫁前,更珍惜和

你一起生活的每一天。」

「出嫁啊,还早着呢,连对像也没有,现在的男生都那样差劲,一个也没看

上眼。」雪怡扯开话题的在沙发上伸着懒腰说。

我望着女儿,心里无比感触,正如片中所说,无论她变成怎样,也不想令父

母担心,她是尽力在我俩面前做一个使人放心的乖女。

事实上如果不是那时候偶然在电脑中发现,我想我根本就和妻子一样,到现

在仍被蒙在鼓里,不知道雪怡援交的事。她掩饰得很好,从没透露半点蛛丝马迹,

为了令父母安心,这个女儿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埋藏了多少眼泪。她在外面碰

上什么事情,遇到什么遭遇,我们是一无所知。

『雪怡第一次给男人操的时候便是哭的,还哭得很惨,眼泪鼻涕流过不停,

不断说不要再来。我们四个一起躺在床上给男人干屄,整整干了一个晚上。』

我想起小莲的话,我自问比谁都要爱我的女儿,但事实我知道她又有多少?

「爸爸发现的,就是这个吧?」合上电脑,雪怡嘟着嘴问我。这种时候我不

知怎回答,唯唯诺诺的推着说:「差?差不多是这个吧?」

雪怡脸更红了,眼睛瞪得很大道:「不是这个?难、难道是看到那些裸照?

那是高中毕业时跟女同学闹着玩的,你们不要生气!「

裸照?居然还有裸照?怎么爸爸都不知道?

一个聪明女生在被揭发某种事情时,是会一步一步反过来试探对方知道了多

少。一个蠢蛋女生在被揭发某种事情时,是会不打自招地主动承认一切,包括那

根本未被发现的秘密,无疑我家雪怡,是属於后者。

胡混了一个下午,结果我还是没法跟雪怡坦白,也许今天亦不是时候,还是

过两天再找机会吧。

到了三点左右,我家那乖巧的女儿又缠着妻子大表孝心:「妈妈啊,今天你

煮午饭太辛苦了,晚上便好好休息,不要操劳了啦。」

知女莫若母,秀娟一听便知不是好事,扬起眉毛问道:「我不煮你来煮吗?

爸爸说你煮的东西不能吃。「

「就是啊,我也不想爸爸假期住医院,难得圣诞节,一家人去吃个圣诞大餐

亦很合理吧?」雪怡终於露出真面目,妻子装作为难说:「圣诞大餐不早预约,

哪里会有位置?」

「有啊!我刚才打电话给海景酒店问过,还有位啦,难得这样好运,大家便

去高高兴兴吃一顿饭吧?」雪怡撒着娇,妻子皱眉道:「海景酒店?那里很贵的

吧?」

「是有点贵,但难得好日子,就别要斤斤计较,一家人的温暖不是钱可以衡

量的,别小器了,去啦去啦。」

秀娟没有办法的望向我,这个女儿真是什么也「难得」,我苦笑耸肩,看过

女儿的那段真情影片,试问谁个父母还会舍得让她失望。

「好吧,那你打电话去预约。」妻子给坑到也甘心的答应下来,雪怡举手欢

呼,同时问我俩:「对了,小莲妈妈到外地公干出国了,她孤零零一个很可怜,

把她也叫来一起吃好吗?」

我一听小莲名字面色大变,想起昨天那魔女的脸犹有余悸,妻子全没在意的

点头道:「好,她上次给我们做了蛋糕,吃一顿晚餐作道谢也是好。」

「嗯,那我打电话给她!」

雪怡欢欢喜喜地拨起同学的电话,我从心里震出来,要跟小莲一起吃饭?这

也太可怕了吧?

可是这种时候也没法子推,只有咬紧牙关,面对这对我一再挑衅的女孩。

『小莲,这个女孩到底是?』

晚上六点,我们一家打点好一切,一起乘车往酒店用餐,来到餐厅门口,小

莲已经比我们先到。

「小莲!」雪怡看到同学扬声上前,女孩亦有礼地向我和妻子问好:「世伯,

伯母,晚上好。」

「你、你好?」看到女孩那神色自若的表情,我抽一口凉气,如果说昨晚的

雪怡是另一个人,那毫无疑问小莲更找不着破绽。

这天小莲穿着一条浅啡色的连身裙,露出半条小腿的剪裁使其身材看来份外

高佻,脚下踏着一双露趾的高跟鞋,罗马交叉型的设计高雅大方,配上黛眉轻扫

的自然裸装,活脱是一个大方得体的俏丽女大学生。

「小莲今天好漂亮啊。」妻子看到女孩的一身得体打扮亦是讚赏,小莲落落

大方的回礼道:「伯母的打扮也很好看,这种外套衬着发型十分有气质。」

「嘻嘻,小莲你的嘴巴真甜,我们进去吧,自助餐好像由七点开始。」秀娟

被逗得笑不合拢嘴,雪怡什么不理,还是想着吃的:「今晚有圣诞火鸡,要好好

吃过痛快。」

「喂,是谁说要减肥的?」

「吃完不就减啰,不肥又何来有得减?」

「你这是哪门儿的道理?」

三位女的有说有笑,我由始至终盯着小莲,她从容不迫地微笑道:「世伯,

谢谢你们今晚的款待。」

「别客气,好好吃多一点。」

「嗯,我不会客气,谢谢世伯。」

四个人随着侍应带领来到订好的位置,是一张成正方型的四人桌,雪怡拉着

小莲要她坐旁边,妻子又坐另一边,变成我跟小莲?面对面。

『竟然还一起吃饭?』我连再见小莲一眼也不愿,现在竟要同桌,实在为自

己的虚伪感到痛苦。尽量不望眼前女孩,她亦没刻意跟我说话,只和妻子及雪怡

谈天说地,都是女人间的闲话。

「对啊,那牌子的唇膏蛮好看,就是有点贵,听说下星期百货公司做推广,

看看有没打折扣?」

「是吗?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一起买可能有优惠。」

这一顿饭我是如坐针毡,只想早一点离去,但圣诞自助餐以限时计算,即使

吃饱也可以慢慢聊天再吃甜品,这逼使我要对着小莲三个小时。对这我曾经欣赏、

最终却使我绝望的女孩子,我连一分钟也不想再见到她。

只是表情太刻意也会惹两人怀疑,我尽力按捺自己,不让妻子和雪怡看出端

倪,而小莲的表现亦很正常,完全没有半点可疑。

忽然间,我感到膝盖被一种事物搭住,并不断往前攀上,是?是小莲的脚?

我简直不可置信她会在两人面前做出这样的事,错愕地望着对方,小莲脸上

毫不动容,若无其事地和两人谈笑,但那只脱掉高跟鞋后娇小的脚掌,缓缓向我

的两腿间推进。

『疯了?她一定是疯了?』我不敢动弹,唯有任人进攻,每次想夹起双腿,

总被她巧妙推开,终於那脚踝来到大腿最内侧,脚趾像找到什么的向前挑逗裤裆

中的阳具。

『她竟然?做这种事?』我慌乱不已,但又不可做声,讶异地望向小莲,她

仍是没一回事地叉起一只蜜瓜,有着淑女仪态地放在口里。

我吞一口唾液,逐渐感到阳具在涨硬,那足踝亦像满意地以脚趾头从上至下

慢慢挪动,透过裤管,把肉棒的长度勾划出来。

『她到底在想什么?』我喉乾舌结,为受制於人感到耻辱,这时候口袋里的

手机突然响起一声讯息提示音,拿来一看,发出者竟是坐在对面的女孩。

「五分钟后,上厕所」

我摸不着边际的望向对方,小莲拿着手机把玩,表情轻松,完全看不出讯息

是由她发出。雪怡好奇问道:「爸爸你的电话响了?」

「嗯,是提示交费,待会去柜员机办吧。」我随便说道,心情乱作一团,要

去吗?难道听她的说话?

我不知道小莲葫芦里卖什么药,但也即管看她弄什么把戏,几分钟后,跟她

们说上厕所,便独个离开座位。战战兢兢去到男厕门外,半分钟不够,小莲跟了

上来。

「世伯的演出好精彩哦,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小莲一改刚才的和善表情,

眼神奸猾,彷如步步进逼的道。我咬着牙问她:「你到底想怎样?」

「这里说话不方便,进去再说。」小莲把我推进去男厕,我来不及反抗,已

经给推了进去:「喂,你干什么,这里是男人厕所。」

小莲也不理会,直接把我拉到其中一个厕格,两个人塞在里面,女孩嘴角带

笑道:「没事,只是有点事还没解决,世伯参加了昨天的派对,但好像还没付钱

啊?」

我也不想跟她多言,单刀直入问道:「多少?」

「一万。」

我二话不说从钱包掏出现金交到她手,小莲塞在小手袋里,风骚的道:「谢

谢。」

「你找我就是这事,那我可以出去了吧?」我连一分钟也不想跟她纠缠,小

莲娇笑道:「世伯别这样心急,你付了钱,可连一炮也没打呢,我是妓女,但妓

女也有自己的原则,收了客人钱,当然要他们付得甘心。」

「你到底想怎样?」

小莲拉起自己的长裙,露出那没有内裤的下体:「干我,在这里。」

「你疯了!」我忍无可忍想要推开女孩,小莲毫不着急的说道:「昨晚的大

戏精彩吗?好看吗?经过这么刺激的一晚,世伯一定痛定思痛,打算跟雪怡坦白

了吧?」

小莲人是邪恶,但毕竟是个聪明女生,我的想法完全猜到,她继续道:「但

身为父亲,又不知怎样跟宝贝女说,你知道嘛,爸爸跟女儿说这种,还是很难为

情。」

说着她从口袋拿出手机,在我面前播出一段影片:「那既然世伯不知道怎样

开口,不如我帮帮你吧,给雪怡看看这段影片,她便会什么都真相大白,省却世

伯的费神。」

「呀…呀…好舒服…用力操…用力操我…好大…太大了…」

我瞳孔放大,是昨晚的影片,不单只雪怡,连我也摄入镜头。

「你偷拍了?」我怒不可遏,两手捉起小莲的衣领,她毫不惧畏的说:「父

女同台演出这么精彩,当然要留个纪念了,怎样?一是立刻干我,一是我拿出去

给雪怡和伯母欣赏,给大家一个难忘的圣诞夜。」

「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嘻嘻,我是疯了,昨天给世伯操了一下,对那滋味念念不忘,想世伯的大

鸡巴想得疯了。」小莲娇笑地替我拉下裤炼,把肉棒掏出:「嘿,还在装君子,

都这样硬了,你根本是很想干我,这样在厕所偷情,特别刺激吧?」

「你别乱了,万一给她们知道?」我头痛欲裂,小莲在我耳边轻笑道:「你

知道就好,我们一起出来那么久,你的老婆会怀疑呢,所以我还是劝你速战速决,

不然大好家庭,便会毁於一旦了。」

太过份了,我从未看过一个女子这样过份,她不但害了雪怡,还要这样把我

赶上绝路,我到底欠了你什么?

小莲站在马桶上,把肉棒提到自己的胯下,以龟头磨蹭屄口,淫邪笑说:

「来,操我,痛快的操,你很恨我吧?那就来狠狠操死我这贱女人!」

「小莲,别这样,别再为难我。」我焦急不已,放下面子哀求道。

「都说不用装,昨天搞那么多,最后还不是给我操进来?你这个老色鬼。」

小莲挨在我耳边道:「还是,你想我多告诉一点你宝贝女怎样被男人操的事,

才特别兴奋?」

我实在受不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一生人的怒气都聚於一点,不理后

果的发狂向前一顶:「你简直欺人太甚!吼!」

「噢!好粗!好舒服!」小莲立刻发出愉快的呻吟,她的阴道早已湿透,肉

棒一轰而进,感到是又紧又滑,我操了一下,知道回不了头,加上这个情况也不

容我多作考虑,便再也不顾一切地发狂猛插,手推着厕格墙身,疯狂地发力把肉

棒轰进小莲的小屄:「吼!吼吼!吼吼!」

「呀!好爽!用力!世伯再用力!操死小莲!好刺激!这样太好玩了!」

空间不算太大的男厕内响遍肉体的撞击声和小莲的呻吟声,期间我不知道有

没其他人进来,只发狂地拼命操这愚弄我的女孩,把近月的郁压发泄在她身上。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小莲的小屄很紧,跟文蔚是另一种感觉,但这种时候我没有心情享受,只一

口气把澎湃的愤怒以男女交合发泄。小莲像昨天如八爪鱼的牢牢抱着我,屁股迎

着我抽插的节奏摇曳。

「噢!噢!好刺激!操我!像那些操你女儿的男人一样操我!」

愤慨、憎恨、怒火、不甘、怨怼,所有的负面情绪一口气爆炸出来,我但觉

肉棒坚硬无比,不断在小莲的阴道中抽插,猛力撞击她的肉屄。大量挤出的淫液

沾湿二人下体的毛发,直至把精液全部射出,那抽插动作还没遏止。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这根本谈不上是一次性交,更称不上做爱,只纯粹是发泄欲望的冲动行为。

我没法控制自我地把精液都注入小莲的阴道,在这个把我作弄於掌心之间的

女孩体内射精。

「世伯你射了么?射进来!都给小莲射进来!」

「吼!吼吼!」

「射啊!噢!好多!都射给我!」

我上钓了,是完全着了小莲的道儿,所有事都在她掌握之内,一切都按照她

的剧本进行。

我做了,结果我还是再一次败在她手里。

「嘻嘻,射好多呢,世伯你真的很有劲。」冲动过后,我颓然坐下,小莲哼

着愉快娇笑,是扑杀猎物后的胜利感,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只知道这是一

个享受摆佈男人的女子。

「抹乾净啊,伯母不是小女孩,会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小莲像替嫖客

服务完后般给我抹去肉棒上的液体,拉上裤炼。我的脚步虚乱,这一次至少做了

十五分钟,怎向秀娟和雪怡交代?

我知道小莲的目的,就是要我无法向妻女解释此事,看来小莲是要令我妻离

子散,我到底跟她有什么过节,她要这样对我?

小莲把射精过后思想一片空白的我推出男厕外,嘻嘻哈的道:「你先回去,

一起走的话,谁也知道我们在鬼混。」

我垂头丧气,这种情况都已经没分别了吧?

如斗败公鸡回到餐桌,雪怡理所当然地生气质问道:「爸爸你上个厕所有没

这么久啊?」

秀娟也是关心的道:「没有事吧?是不是拉肚子?」

「没事?可能是刚才的刺身?」我不敢望向两人,惭愧地垂着头,这时小莲

也从厕所回来,雪怡好奇问:「怎么连小莲都上这么久厕所?」

「嘻,全不是因为世伯?」小莲故作神秘的掩嘴窃笑,从小手袋中拿出一件

礼物:「他说虽然女儿这么大了,还是想给她送礼物,但又不知道现在的年轻女

孩喜欢什么,所以问我意见。」

雪怡喜出望外的接过礼物:「你们就是去了挑礼物?」

小莲点头笑道:「嗯,我觉得世伯好可爱,总说女儿这么大了送礼物不好意

思,但其实就不知多想送。」

雪怡欢喜的上前来拥着我说:「爸爸也是的,人家这么大了,还用哪里圣诞

礼物啦,不过还是很欢喜,谢谢爸爸!」

「别、别客气?」我呆若木鸡,还未完全搞清事情的状况,就连妻子也取笑

我道:「原来有人给女儿惊喜,你这个真是二十四孝爸爸。」

「这?算是?惊喜?吧?」

之后小莲回到自己的座位,我惊魂未定,彷彿坐了一转过山车,心脏仍是碰

碰的跳。这时大腿又感到刚才那触感,不是吧?又来?

小莲伸出腿来,以脚趾逗弄我的裤裆,望向她,只见女孩一副作弄人的邪笑,

眼神挑逗,慢慢伸出手指往唇边上舔,那一条晶莹白丝,明显是男人精液。

是我的精液?

「爸爸,你还要吃什么甜品,雪怡去给你拿!」女儿收到礼物心情大好的问

道,我心神恍惚,含糊答道:「都?都可以?」

「那蛋白燉奶吧?蛋白质丰富,养颜保健!」

「都?都可以?」

《待续》

Tags:
相关资源:
  • 娇媚的小姨
    娇媚的小姨
    2021-07-23160
  • 多情嫂子和我上了床
    多情嫂子和我上了床
    2021-07-23188
  • 阿姨和妈妈
    阿姨和妈妈
    2021-07-23146
  • 换妻后的乱伦
    换妻后的乱伦
    2021-07-22114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79-86)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79-86)
    2021-07-22122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66-78)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66-78)
    2021-07-2248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52-65)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52-65)
    2021-07-2230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38-51)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38-51)
    2021-07-2273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26-37)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26-37)
    2021-07-2252
  •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16-25)
    外围女回家过年(乱伦篇16-25)
    2021-07-2263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