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教师之狩人】第二章

分类: 迷情校园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音乐教师之狩人】第二章

第二章 性奴的誓言

成为毫无来由的报仇对象,吉川百合从偏执狂的久保新司手里获得解放,已

经是深夜。

积存七年欲望的新司,污辱百合一次当然不能满足。几次在美丽钢琴家的嘴

或阴户里射入欲望后,临走还拿去现金及有几十万馀款的存款薄。

「想告诉警察也皮有关系。」

虽然新司丢下一句狠话,但百合没有向警方控告。她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对自

己的将来失去希望,变成自暴自弃,就是控告也不会感到痛痒,只会使自己丢人

献丑而已。

可是,没有保证这个男人不再出现。

无法全心投入音乐课业的几天过去后,大厦管埋员叫住从学校回来的百合,

交给她不在时送来的包裹。

寄货人是久保新司,里面是百合从没有穿过的华丽衣、人造皮的上衣、超短

的迷你裙等。

第二天是星期六,百合正准备晚餐时,新司打来电话。

「妳好像没有报警,我的礼物还满意吗?」

显示出征服者态度的新司,命令百合说十分钟后到达公寓,穿上送去的衣服

迎接,不等百合回答就挂上电话。

果然他不是一次就能满足的人。如果这样拖下去,也许会纠缠一生,该怎么

办?百合握说话筒呆呆的伫立。

还没有想到好办法时,门铃响起,同时纵门外传来新司的声音,那是完全像

情夫的口吻。

百合没有取下锁链,只打开门缝,拿起勇气说:「请你回去!不要再使我痛

苦……」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我想给妳看上一次拍的照片可以让我到处散发吗?」

听到毫无顾忌的大声喧嚷,百合感到狼狈,取下铁链让新司进来。

在一坪大小的玄关对面有一个通往起居室的门,左边是厨房。

大概是用前几天拿走的钱新买的,新司穿着崭新的西装,看着百合穿清洁的

白上衣和蓝裙,露出责备的眼光。

「为什么没有换衣服?不满意我给妳买的衣服就没有办法,今后在我面前永

远不要穿衣服。快脱,然后说,今天晚上请你尽情的玩弄我吧!」

「怎么这样……要把我羞辱到什么程度你才满意。我已经补偿你很多了。请

不要继续纠缠我了。」

「什么?妳说已经补偿了!」

新司问过之后,立刻在百合脸上连连打耳光。

「啊!」百合用手呜住留下红色手印的脸。

新司又对她冷漠的说:「我的一生都被妳害了,妳陪我一夜就能抵罪了吗?

今天晚上我要彻底消除妳这种想法。我已经用妳的钱买来各色各样的工具了。」

百合看到新司从放在地上的袋子拿出多头鞭,身体不由己的颤抖一下。自己

发生车祸被公司开除的责任也推在百合的身上是不合理,但对方不是个讲理的男

人。知道新司带来这些工具是准备正式做淫邪的折磨时,剩下的一点精神也像泄

了气的皮球萎缩。

「饶了我吧,我会照妳的话……不要用皮鞭……」

「我是要妳脱光衣服对我说话的。」

「要我在这里脱光衣服吗?」

新司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照片,送到脸色灰白的百合面前:「妳已经让我拍过

这样的照片,如今还怕什么难为情?看这一张,连光溜溜的肉缝也照出来。」

看到自己采取羞耻的姿势,脸色变红,以柔弱的声音说:「可是……有人来

了怎么办?我到房间脱……」

「不用担心,就是有人来也会按门铃。妳再不脱,我就把这些照片丢到外面

去。」一面说一面拍打百合的脸。

百合好像认命的低下头,开始脱衣服。在这个男人面前赤裸身体虽然不是第

一次,但门外的走廊等于是公开的场所,随时都有人推开门进来的可能,想到这

里百合就更难过。早知如此,应该换上那些衣服,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每当百合稍许显出犹豫的样子,就用皮鞭抽打她和恐吓,然后叫赤裸的百合

采取立正姿势。

两个膝盖开始颤抖,显示百合受到羞辱的强度。这时候新司围绕着美丽的裸

体转,仔细检查过去几天来的变化痕迹。

丰满的屁股上已经没有鞭痕,像剥皮的鸡蛋发出艳丽光泽,丰满的乳房和大

腿也光洁如新。可是,如幼女般的耻丘上,开始出现毛头。

「没出嫁的小姐不勤快的刮胡子,实在太难看了。以后每天早晨要自己先刮

好。」

新司在出现黑色毛头的耻丘上抚摸,让百合为那种淫邪的感觉发出哼声,同

时又发出命令。

「妳不理会我要妳换衣服的命令,叫妳脱光衣服也不爽快,妳好像还不了解

自己的立场。我要妳明白的宣誓做我的奴隶,要这样说……!」

百合听到新司在她耳边说的话,美丽的脸上出现屈辱的表倩。

「太过份了。求求你,不要做那种残忍的事……啊!」

百合刚开始哀求,脸上就连连挨二、三下耳光。吓得不敢说话时,新司伸手

抓住丰满的乳房。

「好不容易恢复漂亮的乳房和屁股,还想加上很多鞭痕吗?」

指甲陷入乳房,百合的嘴里冒出痛苦哼声:「痛啊!……饶了我……」

「那么,妳就发誓,愈反抗处罚会愈重。」

新司捏住粉红色的乳头,软软的乳房被拉成纺锤形,不由得流下眼泪表示屈

服:「我发誓,所以放了我的乳房……」

「再敢反抗,就把妳赤裸的推到门外去。快跪下来发誓!」

乳房被新司扭转,百合勉强忍住没有哭叫,跪下来说出新司要她说的话:「

我为补偿危害久保新司先生一生的罪过,发誓做忠实的奴隶。为使我早一天成为

很好的性奴隶,请严格调教吧!」

为无故的罪名要发誓做奴隶,那种无奈的感觉,使百合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

见。

「我没有听到,要用门外都能听到的大声说一遍!」

就在新司用脚轻轻踢跪在地上的百合的肩头时,门铃响了。从外门传来「送

酒来了」的男人声音。

新司对惊慌表情的百合说:「我要杂货店送来冰过的啤酒,我知道妳这里是

没有酒的。」一面说一面开门。

百合立刻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跑进厨房,但在她进入前的刹那,门已经打

开,送酒的伙计好像很惊讶,张开大嘴呆呆的看着赤裸的年轻女人,扭动雪白的

屁股跑进房里。

「对不起!让妳吓一跳。她是钢琴家也是音乐教师,但有暴露狂,而且还兼

差做裸体模特儿,所以在家时经常都完全赤裸。看样子,以后得要她至少穿一件

内裤了。」

百合萎缩的躲在冰箱后面,新司的话好像故意说给她听。刚才在玄关要她脱

光衣服,可能早已准备让那送酒的伙计看到。想到今后要被这种无情又阴险的男

人不断折磨时,心里产生恐惧和绝望。

「酒钱记帐吧,下一次会让妳看清楚她的裸体。」

新司让仍旧留意不舍的向厨房看的伙计回去后,把啤酒瓶送到厨房。

「那小子只顾看妳的屁股,话也没有说一句就走了。如果让他多看一眼,也

许酒钱都不要了……真可惜!」对露出怨恨表情的百合,又补充一句话。

不久后,有寿司店的老板送寿司来。

「这一次不要躲,就赤裸着和他应对。我认识那个老板。不但好色,还是虐

待狂迷,看到年轻女人的裸体,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用这样的话增加百合的恐惧感,又命令地做酒菜。

在不准穿衣服的情形下,百合开始做火腿蛋。新司紧紧靠在她的背上,开始

抚摸成熟的肉体,一下摸丰满的屁股,一下摸富有弹性的乳房,没有多久新司的

裤前已经隆起。

隔着裤子有坚硬的东西碰到屁股沟时,百合皱起眉头说:「啊……不要这样

……我没有办法做菜了。」

「妳好像有不感症,所以要要调教。做我的性奴隶,还是不感症,就没有办

法达到目的。」

新司先在丰满的屁股上拍打几下,手指插入有二片花瓣的肉洞里,前几天已

经在这里排泄积存已久的欲望,所以现在没有像上次那样急躁。

一只手轻轻在乳房上揉搓,另一只手寻找肉芽般的阴核。在雪白的脖子上亲

吻时,从百合的嘴里发出断续的哼声。

被暴力奸淫时,只感到痛苦和恐惧,但二十五岁女人的成熟肉体,对温柔的

舌技或巧妙的手指动作,会很诚实的做出反应。一面赤裸的烹饪,一面被玩弄的

屈辱,在不由已的产生的性感添加被虐待的滋味。受到抚摸的乳房顶点上的乳头

变硬勃起,受到玩弄的花瓣里开始滋润。到百合把大腿蛋放在盘子里时,她的那

个部份甚至于演奏出淫荡的音乐。

「以为妳是不感症,原来是我的多心。看吧!已经这样湿淋淋了。」把黏黏

的手指送到百合的眼前,然后对红着脸转开头的百合说安慰的话。

「不用怕羞,做性奴隶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变成比什么都喜欢性交的淫乱女

人。看妳有很好的素质,就用这个给妳磨练。」

看到新司从袋子里拿出较小的假阳具,开始紧张:「求求你,饶了我吧,不

要用那种东西……」

百合这样哀求时,被新司打耳光。

「要说几次妳才能明白,妳反抗就要处罚。转过身去把手放在背后,要绑起

来。如果再不顺从,就要用皮鞭了。」

从袋子里拿出绳子在百合的大腿上打一下时,百合好像认命的做出新司要求

的姿势。

新司把她绑好后,又让她分开大腿用假阳具对正花瓣插入时,湿润的肉洞没

有太大抵抗就吞下丑恶的东西。这时候用假阳具根部的三条胶带,在百合左右鼠

蹊部和胯下分别缠绕固定。

「这样就不用担心会掉下来。比我的肉棒还小,也许不能使妳满足,但这个

东西有很好的功能。」

新司又拿出遥控装置压下开关,从百合嘴里冒出尖叫声,因为肉洞里的假阳

具开始扭动。

「不要!不要这样!」百合不由得扭动屁股,但双手失去自由,没有办法躲

避假阳具在肉洞里造成的剌激。

新司坐在椅子上,看着呼应假阳具的动作而扭动屁股的赤裸美女,开始喝啤

酒。

「求求你……快关掉开关……」

美丽的身上冒出汗珠,一面哀求一面跳摇屁股舞的样子,是比火腿蛋更好的

下酒菜。

「真没有用,变成要求不要关掉开关的程度,才能算是成熟的性奴隶。」

当看到受不了强烈官能的骚痒倒在地上时,新司这才关掉开关说:「这是第

一次调教,让妳休息一下吧!不过,要到这里来,我一个人喝酒也没有意思,让

妳喝牛奶吧!快过来,不然就按下开关。」

侧坐在地上急促呼吸的百合,不得不爬过去。心里知道要她做什么,但总比

电动假阳具的剌激好一些。

百合跪在新司的面前,拉开裤子的拉链,用舌头开始舔。动作只要稍许缓慢

些,新司就会按下电动假阳的开关,使百合堕入官能地狱里。

为逃避可怕的刺激,性奴隶拼命的活动舌头,使新司很快进入性高潮。

「第二次能有这样的成绩很不错,给妳喝最好的甜酒,妳要感谢。」

新司抓住让脸颊不断凹凸同时摇头的百合的头发,上身向后挺,把这一天第

一次的性欲射入百合的嘴里。

充满气质的美女露出厌恶感,皱起眉头,忍耐着呕吐感吞下精液的样子,使

新司的虐待欲感到爽快。

让百合用嘴清埋乾净萎缩的阴茎后,新司解开捆绑百合双手的绳子,重复刚

才的命令:「该送寿司来的时间,来了以后妳要赤裸的应对。」

「这……」原来以为开玩笑没有在意的话,现在知道要她那样做,百合的脸

开始抽搐。

「我赤裸的出去会认为我是疯子,在你面前我愿意做任何羞耻的事……但千

万不要在别人面前羞辱我。」

可是,新司说话的口吻仍旧冷淡:「正好相反,我就是想要妳做不愿意做的

事。我已经告诉寿司店的老板,我正把一个有暴露狂的情妇,调教成有被虐待狂

的奴隶。所以,放心吧!他不会认为妳有神经病。」

虽然这样说,新司也知道不可能让刚开始调教的百合立刻赤裸出现在别人面

前。对拼命哀求的百合,以施恩的口吻许可穿上衬衫和短裤。

「不过,妳要在寿司店的老板面前尽量做出有暴露狂的样子。妳如果不照我

的话做,就要妳脱光衣服。」

新司的警告刚说完,门铃就响了,然后听到充满期待的声音说:「送寿司来

了。」

新司不久前才认识店的老板,就在达成多年来对百合的愿望后,新司当夜走

进车站附近的寿司店。

为胜利举杯的新司,老板过来和他寒喧。从话中慢慢知道,这位老板也有虐

待狂的倾向。从第二天起新司几乎每天都去这家寿司店,年龄的差距像父子的二

个涸人,不到几天就变成忘年之交。虐待狂是无法公开的自己嗜好,因此经常都

欠缺谈心的对象。

据老板说,他和酒店的老板是酒友,他们也都是实践派的虐待狂,遗憾的是

二个人的老婆都没有那种素质。他们不得已只好去虐待狂俱乐部,或花钱找风尘

女郎陪他们玩。

「那个酒店发牢骚说,当初就娶有被虐待欲的老婆,不必像现在这样花昂贵

的代价去玩。所以,你今后可以选任何对象,叫我羡慕。找情人就要选与生俱来

的被虐待狂是最好的。」

摆出老前辈的态度,同新司忠告时,新司以兴奋的口吻提出反驳:「谢谢你

的忠告,可是与生俱来就有被虐待欲望的女人,会缺乏调救的乐趣。女人一开始

就要求更折磨她,等于是我们为她服务。调教一个反抗的女人,让她产生被虐待

欲,慢慢随时间使她变成淫乱,享受这样的过程,才是真正虐待狂的乐趣。」

「那是理想,有许多情形是强迫要求老婆或爱人做虐待狂游戏,结果是分手

了。就拿性交来说,强奸的刺激是很强烈,可是危险度也高,还不如去虐待狂俱

乐部,或用钱买女人比较安全。不过,妳是见习工也许无法办到,有机会我可以

带你去一次虐待狂俱乐部。」

老板是没有恶意的,但这句话严重伤害到新司的自尊心。

「不用花贵的费用带我去那种俱乐部。我已经有一个钢琴家,又是高中音乐

教师的美妙情人,风尘女郎简直无法和她的美相比。而我正在调教她,要她成为

被虐待狂的女人,我倒是想带你去见识一下。」

「那是小看你了,没有想到你会有那样美妙的情人。」好意受到践踏的老板

用冷淡的口吻说,他的表情很显然的是不相信新司的话。

「我没有说谎。她不但是美女,而且有漂亮的身材。所以,有一点暴露狂,

还瞒着学校做裸体模特儿的兼差。」

「如果那是真的,我希望有见一面的荣幸。」

这样的结果,新司让寿司店的老板亲自送寿司来。

在这以前,暗中调查百合的动静。确定她和七年前一样,没有向任何方面控

诉这一次的遭遇,让酒店送啤酒,就是因为这位老板也是虐待狂,而且地点就在

百合的公寓正对面。

寿司店的老板来送寿司时,还是半信半疑,因此在玄关见到新司介绍的情人

吉川百合时,惊讶的程度不输给酒店老板。

充满知性的美丽面貌,确实像一位音乐教师;可是,和高雅气质不相配的大

胆服装,又充份证明她有暴露狂。透明的丝绸上衣领口敞开,露出一半雪白的丰

满乳房,下半身比上半身更暴露,连裙子也没有穿;修长的大腿,和上衣成强烈

对比的薄质黑色三角裤,勉强能盖住三角地带。

虽然说是暴露狂,但在第一次见到的男人面前露出这种样子,似乎也感到难

为情,双手掩饰大腿根,但那种像故意的动作反而强调淫猥感。红着脸摩擦双腿

的样子,也好像在挑拨。

对露出火热的眼光,在百合的雪自乳房和性感大腿上凝视的老板,新司笑嘻

嘻的说:「不用惊讶。我已经说过她有暴露狂。刚才地想赤裸的走出来,我才急

忙叫她穿衣服出来。就是在家里,赤裸身体是没有礼貌的。」

「哪里,不会的。」听到新司的话才恢复清醒的老板急忙摆手说:「对送货

来的人,何必特意穿上衣服,这样美丽的裸体,绝不会没有礼貌,我是非常欢迎

的。」

「可是,刚才送啤酒来的酒店老板,只是看到赤裸的背影就快昏倒了。」

「原来给他看到裸体!这样太不公平了,希望也能让我有机会看到……」

一面搓手,一面露出阿谀笑容的模样,煽动新司的优越感。

「想白看太便宜了吧?她可是以裸体赚零用钱的女人。」新司用高压的口吻

说:「脱上衣给你看乳房,但今天的寿司要免费。」

「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对现实看的很重。」老板露出苦笑,可是想看到美

女全部乳房的诱惑胜过一切:「好吧,答应了。为避免走廊上有人看到,我把门

关上。」

老板很机警的关上房门后,新司对站在显露困惑表情的百合发出命令。

「生意谈成功了,快一点脱下上衣,把妳那漂亮的大乳房给他看。只看一眼

就能白吃寿司,比裸体模特儿赚钱更容易吧?」

从三角裤上被新司拍一拍屁股,百合皱起美丽的眉头,但怕让她脱光。百合

知道新司的话不是恐吓而已,上次在酒店老板面前脱光衣服,就证明他是很无情

的人。

可是,不能露出三角裤的前面,因为插入肉洞里的假阳具还露出根部,使三

角裤的前面隆起。

背对瞪大眼睛凝视的寿司店老板,百合脱下上衣,双手再次摀在隆起的三角

裤前面才转过身。

寿司店老板吞下口水,用沙哑的声音说:「不愧是做裸体模特儿的人,无论

是大小或形状都叫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听到中年男人露骨的赞词,或感到黏黏的视线,百合的身体里就会出现无比

强烈的羞耻感和奇妙的被虐待的欲望。圆润的乳房顶点上的粉红色乳头,尖尖的

有胀痛感。

「不愧是暴露狂,让男人看一看就产生性欲,乳头挺起来了。」

新司模仿寿司店老板的口吻,对几乎要流出口水的样子凝视乳房的老板说:

「你好像只是看还不过瘾。说实话,她不只暴露狂,还有淫乱症的倾向,只是被

看,她不会满足,可以让你摸一摸,不过,明天起要免费吃寿司。」

「是……真的吗?」寿司店的老板说话的声者,好像喉咙里卡住痰:「如果

真的能摸到,可以在我店里免费吃,就是到色情酒店也没有这样的美女。想到在

那里花钱,我那里的东西不能相比。我要好好的摸,让淫乱症的小姐舒服吧!」

「不要!……」百合对男人这种轮斤卖肉般的谈话,无法再忍受:「能这样

看就够了吧,说我有淫乱症,太过份。」

「哦!妳不是淫乱症吗?」

新司脸上露出冷笑,肥嘴靠近寿司店老板的耳朵,但说话的声音还能让百合

听到。

「我告诉你一件秘密,百合的那里经常都插着一根假阳具。」

「不要!……不要说了……」

听到要揭穿她可怕的秘密,百合急忙拦住新司的话,但老板好像已经敏感的

看出来了。

「原来如此。既然是暴露狂,还把最重要的地方隐藏起来。我就觉得奇怪,

手腕上有捆绑的痕迹,知道你们是在享受态度游戏,没有想到教师兼钢琴家的严

肃女性会有这种嗜好。」

「不,不是的……」

不管百合狼狈很否认,老板还是自作聪明的说:「不用担心,我对这样的嗜

好是有理解的人。我绝不会说出妳有喜欢让男人看身体的暴露狂,或经常把假阳

具插在阴户里的。」

「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新司好像得到很可靠的调教伙伴,用高与的口

吻说。

「百合。妳听到没有?他答应保密。我们就让他参加。一对一的性交,妳会

不满足的。」

新司对着双手掩饰大腿根、肥嘴唇咬得快要出血的百合说:「真面目已经揭

穿,现在隐瞒也没有用,脱下三角裤让他看清楚插入假阳具的样子吧!」

被揭穿秘密的惊慌还没有过去,又给她更大的羞辱。百合用求饶的眼光看新

司,但看到新司的锐利眼光,只好无力的低下头。

「这里的气氛不好,带到房里去把她脱光吧!这种女人自己脱,不如被强迫

脱会感到更高兴。」老板完全以调教伙伴的态度建议。

继续在玄关弄下去,确实有危险。

「妳这个暴露狂也许会不满意,不过还是去妳的练琴房吧!」

听到新司的话,百合更狼狈狼。被带进有隔音设备的房间,真不知道会对她

采取什么手段。

「不要!……我不要去那个房间!……」

两个男人从左右抓住百合的手臂,「小姐,妳好像喜欢在这里脱光。可是,

我的胆子比较小,还是到房里让我慢慢欣赏吧!」这样把百合拉到练琴房去。

进入房间的刹那,两个男人的行为开始粗暴:把抵抗的百合,两个人一起把

她的手绑在背后,然后让百合面对坐在沙发上的寿司店老板站立。

面对刚开始萌芽的光秃耻丘,连说一句玩笑话的心情也消失,看着百合不停

的吞口水。

「啊……难为情……不要看……」

弯曲一条腿想多少能掩饰阴部时,新司对她嘲笑:「妳是最喜欢有人看的暴

露狂,不要假装了,妳要请求看妳的阴户,而且要这样说……」

听到新司在她耳边说淫秽的话,百合的脸上出现困惑的表情:「那种难为情

的话我不能说。求求你,饶了我吧!」

百合这样哀求时,新司把手里的遥控器送到百合面前:「可以按下开关吗?

我要让妳跳扭屁股舞,直到妳说出来为止。」

「啊!千万不能……」从百合的嘴里露出绝望的声音。电动假阳具的效果,

不久前已经彻底嚐过。

在初次见面的寿司店老板前表演淫乱的狂态,还不如说些淫秽的话。

认命的百合向前挺出下体,使那个从肉洞仅露出根部的假阳具,几乎要碰到

老板鼻子的程度,然后背诵新司要她说出的话:「我是最喜欢男人看我最羞耻的

地方。请看我的阴户,我不只是暴露狂,还这样要经常把假阳具插在阴户里,不

然就不舒服的淫乱狂……」

百合实在说不下去,闭上嘴时,新司拍打她的屁股催促:「不是还有请求的

事吗?」

「还是……饶了我吧!」百合软弱无力的一面摆头,一面哀求。

「既然这样喜欢跳扭屁股舞,就让妳跳到满足为止。」

话还没有说完,就从百合的嘴里冒出尖叫声,因为插在百合阴户里面的假阳

具开始蠕动。

「啊!不要……不要!」

随着百合扭动身体,没有完全进入肉洞,留在外面的假阳具根部也开始前后

左右扭动。

「哇!这是天下第一美景!」老板兴奋的声音沙哑。

可是,受到假阳具剌激的百合,已经听不到任何人说话的声音。

「快停止!求求你!……关掉吧……」

让寿司店的老板充分视奸淫荡扭动屁股的美女后,新司才关掉开关。完全屈

服的性奴,开始向老板恳求:「我已经对看不能满足,请摸我的乳房或屁股,让

我感到舒服吧!」

「有这样的美女请求,我怎么能不答应?」

寿司店的老板伸出舌头舔乾燥的嘴唇,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到百合的身边开

始揉搓丰满的乳房。经常做寿司的手掌,肉较多,而且有巧妙技巧。

「像皮球一样有弹性,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寿司店的老板一面说,一面向

下抚摸屁股,或充满性感的大腿。

「屁股或大腿的触感也美妙极了,光滑滑的皮肤好像吸住我的手。」

老板眯缝着眼睛,不断的在各处抚摸时,不知何时,开始从松弛的嘴唇发出

沉闷难耐的声音。

「啊……不要……饶了我吧……」

看到在双眉浸间露出不分厌恶或喜悦的表倩,新司的感觉也很复杂。因看到

被别人玩弄,百合还产生陶醉感的模样时,心里难免会产坐嫉妒感,但同时也产

生让这样的百合受到别人的玩弄,产生更大屈辱感的愿望。

对百合而言,因为有原因而受到新司的玩弄,不如受到无关的第三者的折磨

会产生更强烈的屈辱感。而且像妓女一样,用金钱交易可能使她更感到悲惨。

「我改行做皮条吧……」新司这样自嘲的嘀咕后,走过去拍一拍蹲在百合脚

下,在假阳具的根部或雪白大腿上伸出舌头舔的老板肩膀肩。

「摸这样多,已经够本了吧!如果还要享受,就要付钱了。」

老板听到一半时,不满足的抬起头看新司。可是,听完新司的说明后又高兴

起来。

「付五万圆就能让我做调教母狗的游戏吗?那好吧,你到店里来,我随时付

钱。可是,这位高雅的钢琴家老师会肯答应吗?」

「她如果不答应,你就狠狠的处罚吧!她最喜欢男人把她看成奴隶。所以一

点也不要客气。百合,对不对?」

听到新司这样说,百合无奈的咬紧嘴唇低下头。假藉调教之名,把玩弄的权

力卖给第三者,新司的作法太恶毒。可是,看到寿司店的老板和新司臭味相投的

样子,知道向他求饶是没有用的。

「妳怎么不说话?要清清楚楚的请求调教。难道妳还想跳扭屁股舞吗?」

新司用手上的遥控器,碰一下从阴户露出的假阳具恨部时,百合脸上露出认

命的表情。自从少女时代受到轮奸,就产生男性恐惧症的百合而言,电动假阳具

的剌激,等于是刑法。为逃避这种痛苦,任何痛苦都须要忍受。

百合在寿司店老板面前跪下,轻轻行礼后,像吐血般的说出新司要她说出的

话:「我是钢琴家又是音乐教师,但是最喜欢受到玩弄,看成奴隶的变态女人。

请把我看成是一条母狗一样的玩弄,使我高兴吧!」

「这样美丽的钢琴家老师跪下来求我,我是不能拒绝的。」

老阪露出淫秽的邪笑,拿起新司交给他的狗环套在脖子上,这才解开捆绑手

的绳子。

变成母狗的美丽钢琴家,被老板牵着狗环上的锁链,在地毯上爬,仍旧全身

赤裸,肉洞里插着假阳具。因为是四脚着地,垂下的乳房显得更大,从后面看,

从扭动的屁股沟露出假阳具的根部,那种景色使人产生欲望。

「腿要伸直,把屁股挺起来,这样才能看清楚插入假阳具的阴户。」陶醉在

虐待欲望的老板说。

「啊……饶了我吧……你是无缘无故的人,这样羞辱我太残忍了!」

受到寿司店老板的这种羞辱,从百合的眼睛流出眼泪。但美丽钢琴家的泪水

只会更煽动男人的变态心理。

「小姐,这是妳自己请求的。母狗敢反抗时,会发生什么事,妳会知道。」

立刻从百合的嘴里发出尖叫声,因为老板从新司手里拿去遥控器压下开关。

「啊……不要!我听你的话,快停止……」

这样欣赏了赤裸美女用一只手压住假阳具根部苦闷的样子,老板这才关掉开

关。完全失去反抗力的母狗,只好伸直腿高高举起丰满的屁股又开始爬。

「怎么样?让妳做母狗就满足了吧?感到高兴的话,要继续扭动屁股爬!」

寿司店的老板一面拍打扭动的雪白屁股,让百合在房里爬爬圈后,在沙发上

坐下。

「我要教妳几个动作。把这个袜子用嘴叨回来,回来后站起来学狗叫,敢慢

吞吞的就压下开关。」

寿司店的老板把脱下的袜子丢到房角时,百合就向袜子的地方慢慢爬过去。

心里痛苦得快要爆炸,但更怕电动假阳具的刺激。百合用嘴咬起发出恶臭味

的袜子回来,对着寿司店老板抬起上身,双手弯曲在胸前,叫起几声:「汪……

汪……」

「这只狗学得很快,让妳舔舔脚趾做奖赏。昨天没有洗过,就用舌头舔乾净

吧!」

这时候百合不得不哀求:「求求你……可以饶了我吧……」

「妳忘记了吗?在游戏中,妳只是淫乱的母狗。还不明白的话……」

寿司店的老板又拿起遥控器,百合急忙把肮脏的脚趾含在嘴里。

脖子戴上狗环的赤裸钢琴家,哭丧着脸舔脚趾的模样,更煽动着他的变态心

理。舔完五根脚趾,寿司店老板用兴奋的声音说:「好了,现在要训练撒尿。有

假阳具插在里面当然尿不出来,只抬起一条腿做撒尿的样子就可以了。」

面对老板手里的遥控器,百合露出虚茫的眼神,抬起一条腿做出狗排尿的姿

势。连续被迫做出残忍的行为,百合正常的理性或羞耻心已经开始麻痹。

如果继续受到假阳具的刺激,真的会变成色情狂。既然无法求饶,只有彻底

的做母狗,让这二个淫邪的男人高兴吧……

百合在心里这样想,但从难以形容的痛苦中,竟然产生被虐待的喜悦感。

「这个姿势真好。高雅的音乐老师抬起一条腿,做出尿尿的样子,真教人感

动。被这种教师教的学生,不知有什么感觉?」

寿司店老板的话,使百合想起自己做教师的身份,但也变成了被虐待的剌激

感,在假阳具插入的部份开始湿润。

几分钟后,蹲在男人脚下的母狗,任由他抚摸圆润的乳房、照男人的要求把

脸靠在腿上学狗发出哼声。

坐在沙发上的新司,斜眼看调教美丽母狗的老板,默默的一面喝啤酒,一面

吃寿司,但心里并不舒服。虽然是他指使老板开始,但这样下去很可能把调教的

主导权抢走。而且,寿司店的老板藉调教之名,那样玩弄百合,心里有一点不是

滋味,甚至想报复他。

正在为矛盾的心理挣扎时,老板说:「久保先生,这只母狗非常听话,为给

她奖品,我想给她吃比脚趾更好的东西。」

老板的裤裆前已经隆起,可是新司拒绝:「百合虽然有淫乱狂,但她是我的

女人,不能让她那样做。今天晚上的游戏就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

「这样对我太残忍了吧……我可以加钱……」

看到那种表情,新司感到非常爽快。

七年前,看着百合被同学轮奸,只有他没有能达成目的,那种强烈的遗憾到

如今还不能忘记。让面前这个中年男人嚐到相同的滋味,心里多少感到痛快。

「这不是我,是爱情的问题,我想起来时还会叫你,今天你回去吧!」

新可说出不像虐待狂的正常言词,把寿司店的老板赶走,把还不能完全消除

的气发泄在爱奴身上。

「我把妳看错了,听那种家伙的话,还做出撒尿的姿势,这样还算教师吗?

妳该知耻。」百合的头发被新司抓住拉到面前,用怨尤的口吻说。

「是你煽动那个人做的事,不该责备我。」

「我可没有叫妳从鼻孔发出高兴的哼声。妳是与生俱来的就有母狗的性质,

乾脆不要做教师,去做寿司店的宠物吧!」

「……」

百合知道向因嫉妒而气昏头的新司解释也没有用,就闷不作声。但看在新司

的眼里,那种样子也是不逊的态度。

「妳这是什么表示?没有能舔到那个家伙的东西就这样不满吗?妳大概很想

和他性交,只要把妳看成畜生的男人,不管谁都可以,妳这个淫乱的变态!」

新司骂完后就打百合的耳光,他本来的目的是让清纯的钢琴家变成淫乱的变

态,但现在新司也没有发现自己的矛盾。

对凶暴的新司感到恐惧的百合,用手摀住火热的脸,慢慢解释:「说我愿意

和任何人性交,是太过份了。被他那种人奸淫,还不如死的好。」

「谁能相信母狗说的话?只要看看假阳具就能知道了。」

新司解开固定假阳具约三条胶带,从阴户里拔出假阳具:「看!湿淋淋的,

这样还说没有性感吗?」

看到新司手里的假阳具,美丽的脸红到脖子低下头。

即便没有打开遥控器的开关,假阳具还是会随着她爬的动作,不断的刺激里

面的嫩肉,那种淫邪的剌激和屈辱感混合,虽然心不甘但产生变态喜悦感,这是

不能否定的事实。

「这样知道了吧?不管什么样的男人把妳看成母狗,就会叫春。不过,妳的

这个东西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不要忘记。」

新司把脚伸到跪在那里的百合大腿根里,用脚趾插入阴户里搅动。

「如果,这个东西让那个家伙用,妳和他我都要杀死!」新司一面用脚趾在

肉洞里搅动,一面用手粗暴的抓住丰满的乳房。

「唔……知道了……所以放开我的乳房吧……」百合不由得抱住新司的手,

但害怕增加新司的愤怒,不敢继续的抗拒。

「明白了就要这样发誓。」

自己的肉洞被他的脚趾挖弄,乳房也被粗暴揉搓,百合一面痛苦的哼着,一

面说出强迫要她说出的话:「我吉川百合是只要受到男人的玩弄,不管对方是谁,

都会引起淫情的变态女人。但发誓除了和久保先生性交外,绝不和其他的人性交。

如果不守誓言,就是把我杀死也没有异议……淫乱的……」

百合稍许犹豫,新司的指甲陷入乳房的肉里,催促她继续说。

「为使淫乱的百合不曾和其他男人性交,请狠狠奸淫我吧!」

听到百合说出要她说的话,新司更用力抓紧乳房追问:「妳没有说谎吧,是

真的想和我性交吗?」

丰满的乳房被抓扁,痛苦使百合的眼睛流出眼泪:「是……是真的想要。」

这时候,新司才放开百合的乳房:「好吧,既然妳这样想,就让妳弄吧!」

新司把身上的衣服脱光,躺在地毯上。在赤裸仰卧的新司大腿根,有巨大的

肉棒伫立。本来就比别人大一号的肉棒,因为嫉妒和刚才玩弄乳房的快感,比先

前让百合舔时更大一圈。

百合从可怕的肉制凶器转开视线时,新司用急躁的口吻说:「快一点骑上来

插进去,妳说想性交是假的吗?」

「不……不是假的。」百合急忙回答,然后骑在新司身上跪下,但没有勇气

就这样降低下体和肉棒结合。

上一次被那凶器奸淫时,也嚐受到死一般的痛苦,到如今刚消失疼痛而已。

「又不是第一次,为什么还慢慢吞的?还不快一点,我会把妳的乳房用皮鞭

抽出血来。」

新司躺在身上又伸出手抓住乳房时,百合只好下定决心用手握住肉棒,把肉

棒头对正仍旧湿润的花瓣上,屁股开始向下用力,钢铁般的肉棒顶开窄小的肉门

进入。

百合咬紧牙关,忍受痛苦,终于插入到根部时,嫩肉包夹肉棒的感触,使新

司眯缝眼睛同时揉搓富有弹性的乳房,用兴奋的声音说:「就这样放在里面不能

算性交。要一面叫好,一面扭屁股。」

「不……我怕……动了会裂开。」

「不要夸大其词,上一次也没有裂开。为增加妳的性感,摸妳的乳房吧!」

新司抓住乳头用力拉。

「啊!」圆润的乳房被拉长,百合一面痛苦的呻吟,一面战战兢兢的开始上

下活动屁股。

抬起屁股时还算好,向下时龟头碰到子宫口,产生快要破裂的恐惧感。可是

动作只要缓慢一点,乳头被拉的快要断裂的程度。

有气质的美丽钢琴家,呜咽着努力做淫猥行为。看在新司的眼里,嫉妒变成

虐待欲的快感。

「好像舒服得流眼泪了。不用客气,要像淫乱的女人大叫吧!」

乳房被拉得变形,只有照新司的话说:「好……舒服……啊……好得快要死

了……」

「就是这样。但妳的手不能闲着,自己一面摸乳房,一面摇动屁股。」

新司的手离开乳房,在肉棒进进出出的肉洞上方找到了阴核,用指尖轻轻揉

搓。不知何时百合的恐惧感已经减少,快感取代痛苦,哼声也变成甜美的呻吟。

突然,有一股像电流的东西从后背掠过,百合停止屁股的活动,肉洞把肉棒

夹,得快要断裂的程度。

「好像妳要升天了,要泄时就要说清楚。」

「啊!我泄了!……」百合一面叫,一面仰起赤裸的上身,让自己完全投入

被虐待的陶醉感里。

?

Tags:
相关资源:
  • 分享我经历过的女人:大学白嫩母狗女友
    分享我经历过的女人:大学白嫩母狗女友
    2021-08-05685
  • 火辣尺度无极限 上海姑娘18禁写真引人遐想
    火辣尺度无极限 上海姑娘18禁写真引人遐想
    2021-08-03965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