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被动进行时伪续】扶她潜规则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淫妻被动进行时伪续】扶她潜规则

皓月高悬,星空晴朗,蝉鸣更显寂静,忽然一道银色剑弧划过月色猝落在一

颗绿树之上,男人带着身后美人似乎已经筋疲力尽了,尾随而来的紫色剑光中婷

立着一白衣女子,见男子不在逃跑护身剑光微收,紫色光华中露出一双清丽面容

中,女人月眉微蹙,一双美丽眸子幽怨中夹着愤怒,「你负我在先,现在已经死

路一条,除非你杀了这个妖女跟我回去接受正道的处罚。我可以求师尊从轻发落」

男人将身后的红衣女(裙号)子拉在身后,红衣女人一双勾人大眼怒视着眼

前追杀而来的白衣女人,忌于实力差距却是敢怒不敢言。

「婉愔,你放过林姐,我生死由你处置」本以为一句生死由你可以让眼前的

白衣女人泄愤,可是男子这种为别的女人而死意图却是让白衣女子更加愤怒。女

人怒及生悲,泪水微微湿润了一双明亮的眸子「为什么,她只是为正道不齿的妖

女,苦海无边,阿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打不过你……你又不肯听……」

「妖女怎么了,你们这些自诩为正道人杀得人难道少吗?昆哥身体上写了你

荣婉愔的名字了吗?凭什么要一辈子守着你这个千年老处女」

红衣女人展现本色的一句「千年老处女」让白衣女子脸色大红不待男人解释

完,剑光强起,耀眼的光芒暗淡了月色,剑光如日中天,异常刺眼,树林中的魑

魅魍魉纷纷沾光即化,林中鸟兽四散逃跑,男子被剑光刺激的睁不开,运起真元

提剑全力戒备着二人周身。

「我亲眼所见,你有什么好解释的……(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见周围生灵

都被驱散,白衣女子双手结印,金剑出鞘疾驰而来,所掠之处仿佛时间静止,生

生地劈开的次元空间,白衣女人这一剑志在必得,只取男人身后红衣美女,那剑

本就是专克魔教功法,红衣女子被剑意锁定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受死妖女」

夺夫之恨,正邪之争,强烈的杀意笼罩着红衣女子「嗡嗡」一直银色白剑抵

住金剑奋力一击,男子呕吐鲜血,白衣女人眼中闪着决绝,冷哼一声「螳臂当车」

金剑剑光一搅,银剑立即发出嗡嗡的哀鸣,男人(裙号)又是一阵呕吐。

男人虽是吐血不止但也不是易于平庸之辈,虽然实力差距虽然巨大。男子借

机将呕出的精血直喷到银剑之上,顿时剑光大作,竟是分庭抗礼之势,见白衣女

人锁定的剑意被打乱。男人回头对着红发美女大声说道「先走,她不会杀我,相

信我我能摆脱她」说完回头专心御剑招架着金剑的凌厉攻势,现在在有所保留,

难保两人都能全身而退,细想至此,男人奋起仅剩的真元,单手御剑,另一只手

结印,一手御剑一手结印,一心二用的强大精神力,正邪两道只此一人。

白衣女人看着结印出的火雷急速轰向自己,冷笑一声,「砍掉你手,看你怎

么结印」眼见红衣魔女要逃走,奋起800年的修为,竟然硬生生的将银剑斩为

两断,刚想将袭击而来的雷火劈成两半,却发现不是剑被斩断,而是银剑自爆。

爆炸强大余波让九天玄女般白衣女子祭起护身法宝的同时退出了战圈,运起

慧目看着强烈爆炸圈内的男人突然不见了,才安心下来,念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男子舍剑摆脱白衣女人追去红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退到战圈之外的白衣女

人,神行术强起(裙号),行了不到半柱香,便听见林中惊呼一声,是红衣女子

的声音。

不可能,我已经拖住她了,难道还有帮手?立即飞奔过去。

眼前看到一幕让男子声泪俱下。

冰冷的金剑从红衣女子纤细的美背之中穿膛而过(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

那一刻时间仿佛凝滞了,红衣女子溢血的嘴角朝着男人微微一笑,鲜血染红的玉

唇微微抖了抖,像是在做着最后的告别,可是声音怎么都发不出,凄然的眼泪从

飘过脸颊,又是一口鲜血狂涌。

身后跟过来的白衣女子,和持剑杀人的白衣女人,让男人明白了,这个女人

早就可以身外化身了。什么时候施法的?那强烈剑光的一瞬间?(裙号)

「荣婉愔,我要杀了你」

……

「杀了我?还你的美凝?这个混蛋作什么白日梦呢」婉愔今天起的特别早,

上半身鲜红色笔挺的西装显瘦,白色里子包裹着诱人胸脯,衬托着雪白滑嫩的鹅

颈更加显出气质,下身一双黑裙大长腿,格外的美丽动人。换裙子的时候就听见

阿昆在说梦话,结果越听越像武侠,然后内容越来越气人,从美凝到自己变成千

年老处女,然后剧情居然是小三上位,自己正宫不要了,最后来了这么一句,

「荣婉愔我要杀了你」气得真想过去抽他几下。看着趴着睡的阿昆的那张俊俏的

嘴巴,突然想起了衣柜那双15cm鞋跟,准备用来玩sm的红色高跟鞋。

睡梦中,突然觉金剑插入我的嘴巴,然后脸上感觉睡梦硬冷的东西贴着,我

真开眼角,白花花的美肉,黑色什么东西架在我脸上,嘴巴里面插什么东西。渐

渐地我看清楚了婉愔将她的美腿高跟鞋踩在我脸上,鞋子上的外国牌子商标还没

撕掉,女神单腿站在床下,红色西装袖子曲卷到肘部,露出白嫩手臂,一手叉腰,

一只手捂着胯下(裙号)(在自摸,阿昆没看清),防止一条腿踩在我脸上造成

的走光。15cm的鞋跟插到了我嘴巴里朦朦胧胧的我看清楚了这个让我感到极

其屈辱的姿势和体位,开始意识到这个女人是不打算当淑女了,剑眉微皱,朦朦

胧胧的丹凤眼变成了鬼眼,婉愔看的明白,知道这个男人生气了,心理也虚了。

我一把捉住她那极其性感的高跟鞋,婉愔见势不妙,便金蝉脱壳舍了鞋子光

着一双丝袜美腿往阳台跑,(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不是客厅外面吗?为什么往

阳台,我起身追着她,想捉住她,然后也凌辱一番。她见我追来,跑到阳台已经

来不及了,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对着早上晨练的老大爷老奶奶大喊着「救命呀,

家暴了,呜呜……」我闻言里面单手抓住她的柔弱无骨的香肩,拉回露出窗外的

身子,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巴,「哈哈,别,我下次不敢了……哈哈……啊……呜

呜呜……轻点啊我不喊了……啊……」她死活不愿意把身体收回来,翘着屁股身

体往外倾斜,准备在喊一声,我对着性感精致的肉臀用力一拍,啪的一声,筷子

腿上柔软精致的翘臀传来弹力,让我觉得力气好像用的有点大。女神微黄曲卷的

长发突然停止挣扎的晃动,上身也不在躲了,然后回头梨花般眼中雾水萦绕,水

灵灵的感觉像是要哭了?不是吧!我开玩笑的,虽然有点用力,不至于吧。婉愔

微微转身红唇轻启,那双水灵眸子有些勾人,看着面前男人的嘴巴,急促的呼吸

声让我奇怪,那一下打出了性欲?

一口吻上了我的嘴巴,舌乳交融的瞬间让觉得女性荷尔蒙正在侵蚀我的大脑,

那双刚刚涂着(裙号)闪色的指甲抓住我的屁股,用力捏了下,卷着红色袖口的

白皙的玉臂又滑到我的背上,指甲陷入我的背肉,拖出了几条长长的红印,我忽

略刺痛褪下内裤,jj顶进两条肉丝美腿下的黑色裙摆,我挺了下下身,顶着那

裙摆中紫色的蕾丝t裤。女人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呜呜了几下,婉愔挣脱我

「你是不是要说点什么?」

「说什么?」我装傻地顶了婉愔那柔软的花瓣,看你坚持多久。

「哦……那……那你别碰我了」强忍着湿透的花瓣,绝对不能妥协,不然真

给他看扁了,在他眼里我成了水性杨花的女人了,自己的男人到现在都没为质疑

自己出轨不忠造成的伤害而道歉,连我变成这样的原因他都道歉了,为什么这点

他始终没有说过对不起?难道是试探我?还是外面有其他发泄的地方?

我本来是想说你先吻的,但是一想这话比较伤。婉愔见我没说话,一把推开

裸体的我,偷瞄了一眼巨大jj,单腿抬蛇腰弯曲起褪下自己内裤,丢给了我,

估计是准备给我自慰。

「去找你林姐,我怎么敢杀她」然后一把推开我,「真的可以吗」我这话回

答的比较弱智,其实也是无心的,只是没想到婉愔会觉得我在梦里梦见美凝是一

件不寻常的事情。

咬牙看了我一眼,「你闹情绪的两天是不是出去找你的林姐了?」又是这种

趾高气扬的审问语气。

我只是淡淡的说到「没有」(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以前过多的解释虽然

能体现在意她,但是现在在相对自我的婉愔这里已经变得一文不值了,就像那句

随手丢掉垃圾一样一文不值,不知道我认为的是不是事实,但至少时至今日我是

这么认为的。

婉愔什么也没说换了条内裤就出去了,看的出她很不高兴。我没管为什么!

她走后,我想了半天才明白,「杀她」是什么意思,只是一个奇怪的梦。

……

御香国际的前台,「网袜黑丝?你今天真性感,是不是约了男朋友」前台的

上班比其他部门提前一小时,两个制服女孩一大早无聊谈起了八卦「这叫性感?

你没见荣总那几天穿的才叫性感,我还是跟荣总学的呢」

「就是和那个白发老头(裙号)一起上下班的那几天?」

「你也看到了?那几天电梯维护,我爬楼上去送文件,荣总刚刚好和那老头

从私人电梯里面出来,差点看到我,那老头搂着荣总的腰,那衣服,螺旋花纹的

黑丝长腿,红唇艳胸,头发还特意烫过,最后来了个公主抱,又亲又吻的进了办

公室,还看见荣总一直摸着那头的裤裆,吓得我又爬楼回去了」

「那算什么,也是电梯维护那天我下班忘记打卡了,那个时候除了保安几乎

公司没人了,回到公司前台打卡,再次回到停车场的时候,就看见那个老头搂着

荣总从私人电梯内出来,荣总半只嫩乳露在空气中,老头捏着咪咪,荣总还整理

裙摆,腿上还有液体,上车后没过多久荣总的车就晃起来了,」(裙号)

「我去,你这不是吹牛吧,那他穿的什么」

「你才吹牛,吹牛都拿自己吹,吹荣总干什么,那天荣总黑丝网袜,风骚极

了,和平时那冷傲御姐的模样判若两人,腰部还是镂空的,上衣是貂皮的,那老

头一双坏手抓着荣总的下面,角度问题看不见手上握住的是什么,车里面还隐隐

约约听到叫声」

「那就对了,总裁办,老头来了后就多了个衣柜,衣服每次见到的都不一样,

估计里面玩办公室恋情呢」

「荣总不是结婚了吗?那合同签的那么快,估计她老公帽子没少带」

「传闻是有男友,好像有老公,据说上次来了个,我问了下柴觞,说是他弟

弟,不过也对,美女一般配野兽,都是帅哥美女在一起,叫我们怎么活」

「嗯嗯……你们说什么呢?」吴月站在身后轻轻地咳嗽,前台两小女孩吓得

花容失色。

这个点几乎全公司没人,谁也没想到吴月来这么早,还是总裁助理秘书「你

怎么来这么……这么早」

「给我抓到把柄了?」吴月笑道「给我查个出勤记录我就告诉你,」

「我们都被你听到,你去告密我们就完了!」

「放心,我没那么恶劣」吴月笑眯眯的看着前台的两个小妹妹,「你查谁的

记录」

「我问下啊,你们(裙号)先打开界面」

……

「查秦雪的,下午地出入记录就可以了」我啃着包子,喝着豆浆,还摸了下

后背婉愔留下的那种火辣辣感觉。

「下午没出去过?嗯,晓得了,这个月都查下吧,」我想了想又改口道,

「那我打出来给你吧」

「别忘了清理打印记录,别给婉愔知道」

「我教你清理」

「我在吃早饭,可以呀,我请你吃午饭,这两天年假,有的是时间」我拿起

手机拨开陈一峰的号码「你老婆没出去过呀」

「行行,我错了,你女友。成交合同也打出来?你想得美呢,话说我为什么

要帮你?这个是犯罪你知道吗」

「你去查那个姓荣的男人?他们公司没有姓荣的男人,姓荣的女人倒是有」

「你老婆么会看上保安类型的?连保安也查?保安和婉愔两个字就不会出现

在一个办公室和场景」

「我怎么知道的?(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这个不是你管的兄弟,吃饭谢我?

佳人有约,改天吧」

……

「等等,你这样就走了?你必须给我们保证你不会告密」

「好吧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可以了吗」吴月很无奈「还是不放心」一个前

台女孩说到,吴月想了想,笑道「我也看见了些,荣总那天办公室穿的15cm

高跟鞋,超短裙,假高筒袜长腿,我就知道有艳情,没走,一会就听见荣总嗯嗯

啊啊叫了,还说了句张开嘴,尿你嘴里,后来还打电话个几个男模特玩了大尺度

呢,我可以走了?」吴月有些不耐烦「我知道,就是那天,荣总亲自打电话到前

台说让他们进来,原来是这样」

「你这八卦性格会死的很惨,好自为之吧」吴月摇摇头。

……

陈一峰挂断阿昆的电话,在窗户里看着打扮花枝招展的秦雪上了两红色的s

uv,秦雪今天是一件以前没有穿过的白色超短连衣裙,吊带黑丝美腿配着性感

的高跟鞋,肉呼呼的胸脯一个紫色的蝴蝶结,腰上一条红色细带,将一个高挑性

感的美人分为上下两端,上车的表情特别热情妩媚,让陈一峰特别生气「一大早

发短信(裙号)给我,(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你老公又没认错道歉?」秦雪瞄

了一眼婉愔红色西装内那白色的胸脯,又看了眼肉丝吊带美腿「你说呢?今天穿

的方便点了没?」婉愔开着车妩媚的看了眼秦雪「我很方便呀,到是你穿的方不

方便?裙子里面穿内裤了吗?」秦雪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大胆的话。

「你摸摸呀」婉愔开车,甩着淡黄色微卷的长发微笑的看了一眼秦雪,又瞄

了一眼她黑丝美腿间深邃的裆部,白色的裙摆和黑丝美腿异常性感,「你好色的

眼神,婉愔」秦雪轻轻地将一双白嫩的手放在婉愔肉丝美腿之上,来回抚摸了下。

「这种感觉以后不用找阿昆了」

「你不是说你不是女同吗」

「触觉是一样的呀,我也没办法,自己男人不理解自己」听完秦雪对着婉愔

微微一笑,滑嫩白皙的手往上移了下,拨开丝质的内裤,「那个东西好大,你老

公知道吗」

「知道了我就死定了,今天早上在梦里就喊的要杀我,嗯……好舒服的感觉」

「抠的你舒服吗」秦雪看着开车的婉愔问道,「不舒服,」婉愔笑着否定

「这样呢」秦雪知道婉愔故意说反话(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另一只伸到婉愔

背后,从套裙口出伸到婉愔的背后,又说道「快点把它弄出来,上班了大家看见

不好,婉愔」

「你是不是也喜欢那么大的东西?」

「嗯」

「想舔出来?看你本事呗」婉愔妩媚看了眼秦雪,「啊……你……轻点」秦

雪见婉愔开始挑衅自己,一只手顺着婉愔白嫩的臀沟直接扎进婉愔诱人的臀眼抠

挖,前端那一只白皙纤纤玉指也不断抵着婉愔花瓣内的g点,「好爽,啊……」

「出来了没?」秦雪骚媚笑看着婉愔,后面的手又向下进击婉愔那娇嫩的花

瓣,中指插入花朵,然后换成拇指扎进婉愔的菊花,腾出一只手拉开老婆套裙上

拉链,又从下面的裙摆伸进去,握住那开始勃起的肉虫,「真是奇妙,小拇指一

样的软肉居然能长成那么粗的巨物」秦雪的素手在婉愔的裙摆之中,一上一下的

动着,渐渐地一根晶莹剔透的肉茎从裙子的拉练中冒了出了,半软不硬的,表皮

的褶皱似乎是在告诉秦雪,我还没100% 雄起,婉愔深吸一口气,强烈快感不

知不觉中让车速越来越快。婉愔微微张(裙号)开美腿,(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

秦雪抽出裙内撸着玉茎的手,将粗大的肉棒穿过裙摆的拉链,手在拉链处握

住婉愔的肉棒,在空气中轻轻地刺激着婉愔的肉棒。

「你这个没系带,真像个蘑菇,还湿湿滑滑的」秦雪把玩着婉愔那敏感的巨

物,销魂的感觉让婉愔忍不住的又是一声轻呃看这个还没完全雄起的巨物,低头

挽了下额前的秀发,红艳小嘴中鲜红的舌头微微伸出,对着湿滑剔透的蘑菇一阵

舔弄,丝丝黏痒的感觉,弄的婉愔淫欲大起,那半软不硬的巨物瞬间开始膨胀,

原先是布满褶皱的纵横纹,现在整个棒身坚挺光滑,顶端光滑大蘑菇上的淫液反

光,整个大肉棒完全雄起,快顶到方向盘了,秦雪将肉棒压弯了,白嫩的手轻轻

捻着蘑菇,然后玉手握着顶端顺着光滑湿热棒身往下,来回的撸着,光滑的粘液

附在坚挺的玉棒之上(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摩擦出了滋滋的洗盘子声音,只

是相对真正洗盘子声较小,滋滋摩擦发出震动到婉愔这里就是一种酥麻难耐的快

感由着棒身直达花心,顶端更胀痛难忍,玉液不断从马眼中分泌流到秦雪的手里,

使得摩擦起来更加滑腻。

驶到十字路口的红灯处,秦雪香艳的红唇已经是裹着婉愔那吓人巨物,贝齿

轻咬棒身的快感让婉愔臻首后仰的轻声呻吟着,唯一的遗憾是秦雪的湿热的口腔

只能吞下自己巨物的4分之一,让婉愔又恨又爱的舌尖又在舔着自己的蘑菇勾,

如电触感让仰在座椅上的婉愔又是一阵勾人呻吟,却没发现斑马线边的交警一直

看着这个红色西装的极品尤物,精致雪白的面容配着微卷的长发别有(裙号)风

情,(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那双细长勾人的大眼,让人有种不可亵渎的感觉,

但是事实上越是这样的圣洁白皙,雄性越想凌辱,红白相互照应的着装加上销魂

享受的表情,是个男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估计男人把投埋在女人腿上呢!

白皙动人的玉面上晶莹剔透香唇总是时而微微张开,时而有闭上轻哼,下身

由于快感的刺激时不时的扭动,带着红色西装的上身一起轻颤,水晶耳坠灵动的

晃着,清丽灵秀眸子被刺激地偶尔上翻,下身那柔软妖艳的舌头让婉愔月眉微微

蹙着,仍留着一丝细缝看着倒数的红灯,秦雪见红灯了加快手上的撸动,后面的

拇指深深的陷入婉愔的菊花,前端的中指和食指也勾入婉愔花朵之中,3个指头

紧合轻轻拉扯着婉愔私密两个肉洞,(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3点的刺激让婉愔

又是一阵翻眼的嗯嗯啊啊,胸脯肉缝的葡萄早已昂首挺胸,婉愔没一次调整式的

蠕动都让敏感鲜艳的葡萄刮到内衣。

「喔,好舒服,」大马路上还有点收敛的,但简简单单的一句却是婉愔憋了

几天感觉,这种感觉完全不亚于阿昆抚弄带来快感,而且阿昆根本不会什么高超

的技术,玩了次吹潮,还把自己弄疼了。

看着红灯的婉愔不停的娇喘呻吟,似乎是察觉到一股炽热的目光,路边的交

警真痴痴看着自己脸,一阵羞耻的感觉全都怪到了阿昆身上,「这个混蛋(裙号),

道个歉那么难?害我在这里丢人,我也是,好好的非要让他道什么歉,(贰叁伍

捌壹肆捌肆零)好不容易把他追回来,知道他大男子主义还给自己设个障碍」交

警盯着秀面微皱的婉愔淫荡的笑了一笑,让婉愔觉得更加丢人。

好在交警赤裸裸的视奸没有多久,绿灯就来了,一路上秦雪对着婉愔又是吸

又是舔,手指上不歇息,弄得婉愔边开车边呻吟。

电梯中,红色西装纽扣全部解开,女人将红色的袖口卷到肘部,露出的白皙

雪滑的嫩手摸着秦雪黑丝大腿露出的上半截美腿,从美腿抚摸到翘臀,红衣女人

裙套拉链之处,一根晶莹剔透的玉棒连接着秦雪的屁股,秦雪翘起屁股双手扶着

墙壁,连衣裙早就被拉倒腰上,一条性感的丝质t裤卡在黑丝包裹的膝盖位置,

女人那粗大巨物扎入秦雪白的嫩翘臀之中,和黑丝吊带一起勒进秦雪那白皙诱人

的翘臀,而身后的红色修身西装的美女,10cm水晶防水台式的高跟鞋托起修

长的肉丝美腿,鞋尖微微踮起,使得美女看起来高挑动人,美女正在轻轻微微地

向前压着胯骨,中间露出的一大截玉棒也在慢慢的进入秦雪的湿热柔软的身体,

「哦,好粗」秦雪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肉紧的娇喘,身后的女人微笑的一甩妩媚

的秀发,棕黄微卷的长发充散发着雌性魅力,女人嘴角一笑,(贰叁伍捌壹肆捌

肆零)

「这次要挑战多长?3分之二的尺度?还不够哦」婉愔说完,下体的耻骨又

微微向前顶了下,粗长的玉棒似乎又前进了一点,紧绷的快感让身前的秦雪已经

美目泛白,见肉棒已经紧紧包裹着不会掉下,婉愔的一双坏手绕道秦雪的胸前,

食指从领口勾着秦雪那雪白诱人胸脯,插进那温热的内衣之中,拨弄着秦雪诱人

肉缝上的葡萄,葡萄早已起立致敬,「太长了,啊……好爽……我……好舒服,

用力顶下,婉愔……啊……好胀……啊……」婉愔开始用力抽出挺动,大幅度的

前后摆弄的姿势让秀发不断飘逸,那双白嫩的双手,又抓着秦雪的胸脯不断的揉

捏。

「用力肏,肏死我了,插的我好舒服,啊……」似乎不满婉愔力度,秦雪将

翘臀翘的更加诱人,腰肢故意向后迎合着女人的动作,露在外面的大半截玉棒已

经吞到了3分之二的位置,美女一下用力的深入,反复几十下,(裙号)秦雪那

紧绷的玉穴之种一股乳白色液体顺着缝隙流到了秦雪的美腿之上,(贰叁伍捌壹

肆捌肆零)

「啊好舒服……用力……来了……啊……」狂泻中电梯一下到达了顶楼,婉

愔和秦雪便这样边插边走,两双性感的水晶防水台式的高跟鞋没有节奏的哒哒声

回荡在早晨的走廊里面,光滑冰凉的地面反射着四条修长诱人的美腿,裙子被撩

到腰上的秦雪,娇嫩湿滑的肉穴中夹着婉愔的肉棒,加上黑丝大腿上半褪下的内

裤,看起来有些步履艰难,「啊……用力啊,啊……好舒服捅死我了……太粗了

……居然还有大半截在外面,啊……受不了了」婉愔把钥匙递给秦雪,自己扶着

秦雪黑丝长腿上的白嫩大腿根部,一个劲的狂草,秦雪跌跌撞撞的把门打开,又

被弄趴在办公桌前,身后高挑的御姐红色的修身西装内,白色的吊带里子包裹着

一对轻微晃动的白兔,纤细修长的红色袖口上卷着露出白嫩雪滑的玉手,御姐单

手按着秦雪美背,一堆诱人肥硕的巨乳死死的被压扁在棕黑的办公桌上,尖细水

晶的鞋跟时不时的踮起,使得一双勾人肉丝美腿膝盖处也随着弯曲,一个粗大的

肉棒链接着两人诱人的私处,中间丝丝黏液不断滴在地板上,御姐居高临下的肏

弄着眼前的美女,「呜呜……刚刚泄了呀……啊……好舒服……你什么时候射

……啊……啊……太粗了……今天就这么深……(裙号)。啊……不要了……不

要在深了……呜呜……轻点啊……啊」

「早呢,让我也当回男人,嗯……你裹的也好紧……嗯……阿昆……弄我也

是这样的感觉吗?嗯……好舒服……嗯……」额前的秀发有些遮眼,御姐一个妩

媚风情甩发,然后拨弄了下,忽然看见翘臀之中紧闭的菊花,顿时坏主意上脑,

纤细的食指沾了点玉棒上的粘液,那次韩云朱林玩弄何梓凝的手法浮现在脑海

(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纤纤玉指沾满了秦雪的牛乳状的液体,单指对准秦雪

翘臀中的菊花,轻轻的饶了圈「啊……你弄哪里呢……啊……好痒啊……别…

…别进去……啊……」婉愔不管秦雪求饶,挺着粗大肉棒的同时戏弄到「哈

哈……你车里还不是弄我的?嗯……好紧呀……前后都这么紧致吗」婉愔食指伸

直,轻轻的戳着被逗弄的一开一合的菊花,渐渐地指甲慢慢破开了那娇嫩的菊花,

惹的秦雪一阵收缩,「啊……不要……那里真的没被玩过……啊……哦……轻点

啊……」

「放松,我就插一根手指,」说完又是挺动了下巨物,快感很快麻痹了菊花

处的感觉,婉愔食指旋转,菊花虽然收缩夹紧,但是仍然有一半手指进入秦雪的

私密地带,婉愔进去后立马弯曲了半截手指,向上轻轻用力地勾着秦雪的菊花,

「轻点……我喊疼你就松手……啊……好舒服……啊……别往上了……有点受不

了,」

「嗯,(裙号)」两根肉棒间的会阴部位早就挤得几乎看不见了,手指和玉

棒在秦雪那凝脂般的翘臀之中形成一个性感的夹角,双插的感觉让秦雪几乎快疯

了。婉愔抽出肉棒,然后尖细性感鞋跟又是用力抬起,美腿翘臀向前一挺,巨大

无比的玉棒往秦雪那火热紧致,娇嫩湿滑的花朵最深处猛然一刺,秦雪刚刚电梯

泄过的花心又是一阵激烈的蠕动,肉紧的刺激让女人银牙紧咬,修长的眉毛轻皱。

菊花后的手指又微微旋转了下,然后全根没入那温热的腔道之中,隔着嫩肉

轻轻的感受着大蘑菇的在花朵内蠕动的轮廓,(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这时蘑菇

深深顶入秦雪紧致的花朵,紧紧地顶在秦雪花心的尽头,却仍然有大半截露在外

面。

「呜哦……我要射了……啊……你裹紧点……啊……」

「来呀……我下次去勾搭你老公,让你老公也射里面,」秦雪知道婉愔喜欢

听阿昆和别的女人之间的事情,这也是昨天下午发现的,「你怎么勾引他呀?」

「直接骑上去,在不行就在这里,我趴在桌子上,她站在你的位置,就这样

和我啪啪,让你绿几下」这句话一出,巨大蘑菇顿时变大几分,滚烫的顶端死死

地压在秦雪滑嫩的花心尽头,秦雪感觉到蘑菇开始快速的冲刺,伴随着抖动,每

次抖一下,都是从花瓣到花心的一个冲刺周期,狂乱的快感让秦雪也花心大开,

花蜜乱泄,蚀骨销魂的快感让婉愔冲刺了好几下,最后用力过猛,露在外面那半

截突然性全根没入,极乐巅峰甜美至极,(裙号)忘我的秦雪还是感觉到了花心

死死的裹住了巨蛇,并且刺穿,刺穿的花心裹着还在跳动的巨蛇,清楚感觉到那

喷射出的滚烫的液体射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烫地子宫内壁的嫩肉一阵酥麻,让

自己忍不住再次狂泻,花心,(贰叁伍捌壹肆捌肆零)子宫一阵激烈的抽搐,收

缩的律动随着花心,花壁,子宫一只传到了秦雪全身的仙机玉骨。婉愔射完也是

香汗淋漓,如淋甘露,畅美至极。

「你弄的我好舒服,居然全插进去了,最后的感觉好像插穿了,」

「下午继续?」婉愔调戏着眼前的美女「别,荣总,你不是有个小秘书吗?

在不行柳婧,那小妮子浪,你的太大我害怕,我吃不消,」

「刚刚不是喊舒服吗?什么时候帮我把柳婧也搞到手?」

「嗯,我想想,搞个部门聚会或者类似的?忘记了不说了,要打卡了,婉愔

你别忘了,把那个项目交给我」

……

中午,为了感谢吴月特地开车来到御香国际,绕过老婆直接去接吴月我总觉

的哪里不舒服,我还是偷偷摸摸的在马路对面停下了车,她今天依旧是具可爱和

性感于一体的梨花头,只是红唇格外诱人,还画了淡淡的眼影,颇为妩媚勾人,

那天秘书办那种青苹果的感觉荡然无存,走近了一看,高挑的制服短裙下(贰叁

伍捌壹肆捌肆零),一双长腿裹着性感的丝袜,丝袜是大腿内侧是白色的两边外

延是黑色的,对称的半黑半白,将一双修长勾人的美腿勾勒极为耀眼。其实吴月

上次被阿昆戏弄算计后一直记在心里。

女孩子由清纯转为性感勾人的妖娆,的确容易产生一种让男人难以抗拒的吸

引力。看着有些不正常的吴月,我不知道有些害怕,觉得有点鸿门宴或者美人计

的感觉?

「我老婆知道你来吗?我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昆哥,荣总知道和不知道有区别吗」吴月看出我心里的疑虑,「算了,又

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看着她黑白丝袜的美腿跨进车内,单手捂了下有些

微短的百褶裙,性感的翘臀轻轻压坐在副驾驶上,还是没忍住对她修长美腿看了

一眼。

Tags:
相关资源:
  • 被榨干的七夕
    被榨干的七夕
    2021-08-191069
  •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记录自己一次绿圈献妻的经历和感受
    2021-08-031097
  •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与近40岁精致人妻的故事,谁有爱谁输
    2021-08-031892
  • 换妻经历
    换妻经历
    2021-07-23558
  •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公司培训期间操外地已婚女同事
    2021-07-23334
  •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我和妻子这些年性经历
    2021-07-23257
  • 偷情始末
    偷情始末
    2021-07-22320
  • 妻子的待客之道
    妻子的待客之道
    2021-07-22280
  • 能干的老婆
    能干的老婆
    2021-07-22427
  •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与一对母女的肉欲情(洛杉矶真实经历)
    2021-07-22454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