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风流老师完整版幼女

分类: 另类小说
人气 / 2022-11-09 发布

中秋刚过,早上醒来就觉得屋子里有些凉意了。我们这个地方每年在这个季节里,气候的变化就是这样快:中秋节时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到了十一黄金周,单穿一件衬衣就觉得不够了,大街上,已经看到好多人穿西服,杰克了。

* l

晚上睡觉还沒有必要盖被子,尤其对我这样一个火力很旺盛的男人来说,一件毛巾被也显得多余的。她妈妈在时,从夏天一直到十月份,睡觉时我几乎不盖任何东西,而且喜欢裸睡,所以,我们夫妻在床上简直是"不共戴天",更确切地说时不共戴被!她妈妈天生一个冻死鬼托生地,即使夏天也要盖毛巾被睡觉,而我就赤身裸体地躺在她身边,而她妈妈总是怕我冻着,半夜里替我盖上毛巾被。. O7 D; Z, z" N8 f0 z

& E" j. g$ I4 K3 `$ g2 U4 ?

真讨厌!想热死我吗你怕冷你自己盖就得了,非得让我遭罪

K0 B: b6 w+ S

不过,今天我是盖着被子的,因爲这是自从她妈妈周了以后,第一次和女儿同床睡,我不敢太放肆了!

前些年刚和女儿"分居"时,也发生过意外:一般是她妈妈先起床,上茅房,这个时候,女儿也就起来了,刚被我们赶出去的女儿,还是对爸妈的大床充满依恋,在等她妈妈从茅房里出来之前,女儿就会跑到我们屋里,到床上来撒娇。

* y7 f0 z+ }8 u

"你以后注意点儿,別这样不要脸!"有一次,她妈妈从茅房里回来时说,那时我刚刚醒来,不明白她在说什麽,又不是头一回,我一直习惯裸睡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o( g3 o0 v: p

"你闺女刚才进来了!"她妈妈说。+ P# |' g$ ?( r2 M8 O6 x: V

我这才明白他爲什麽一进来就将毛巾被盖在我身上,也就是那个时候,我醒来的。. n; o) F9 e- C: W& {

- R. S, W3 X- `6 u

我说我火力旺盛,其中也包括那方面,每天早上,那个东西总是杠杠地硬,如铁如棍,所以她妈妈总是害怕。害怕不是怕大清早起来就挨肏,而是因爲她天生就是个小尿泡的女人,早上起来醒来必须先去茅房释放。刚结婚的那些日子,我早上醒来必做爱的,可她受不了,原因就是憋着尿,难受!

"我先撒泡尿!"有一次我正准备进入她时,她这样说。我相信每个男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觉得扫兴!!等她回来我就沒兴趣了,沒给她好脸!

以后在交流中,她得知这样的情况不好,就改了,每天早上起来总时先起来,方便完了在回到床上,即使但是沒有那种念头,但看见我那杠杠如棍的阴茎,也会産生想法的。

"她看见了"我难爲情地说,这样的状态让只有九岁的女儿看见可不好。

"还能看不见你一丝不挂的。。。 。。。"7 t* l3 S/ `: j3 [0 J/ M0 @??y

"你出去怎麽不关上门"我埋怨她。2 g( a2 S7 L' ^+ z+ ?/ _6 J

"我哪知道她也起来了我心思就一回功夫。。。。。。我从茅房里出来看见她脸都红了。。。肯定看见了。"

讨厌!你!出去不带上门"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埋怨道。

"你讨厌!一点不讲究,这麽大了还光腚睡!"

从那以后,我就注意了,她妈妈也注意了,早上起来只要看见我光着身子,就替我穿上内裤,或者盖上被子什麽的。不过妻倒是很喜欢它的那种状态的,是个女人都会喜欢的,每次替我穿裤衩的时候,要麽喜欢的玩弄几下,夸奖几句,要麽俯首下来亲上两口。。。。。。

让女儿看见了可真是不好!一连几天我在女儿面前都抬不起头,太难爲情了!

不过一想,也许沒什麽问题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还能看不见哪个当爸爸的不是看着自己女儿的小屄一天天,一年年发生变化的

只是那样的状态让女儿看见是不合适,幸亏我的龟头不是完全暴露的那种。

同性相吸,异性相斥用在家庭关系上也同样适用的,或者说男孩恋母,女孩恋父也一样!女儿从小就不愿让她妈妈楼着睡,总喜欢让我搂,这也是不得不在她8岁的时候,就被我们赶到属于她的房间的原因,因爲我的裤衩经常被女儿蹬掉,有一回甚至好奇地去摸我的那个东西,也许她决出顶在她身体上有种异样的感觉才去摸的。当然,这件事她妈妈并不知道。; ^# t% q! t9 o) H

??A7 P* y- Y, z' M( m5 b+ y5 q% h

还有一件事她和她妈妈也不知道:, k! k; a9 u" O* G2 a( ^3 U- h

那年七月她妈妈出差了很久,还象一个月都沒回来,我憋的实在难受了了!看着女儿迷人的小缝,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但很快就被一种罪恶感打消了!0 L1 b; {/ `8 Y??a, f: Y

我不得不在女儿身边手淫,手淫时好几次又想到女儿那个迷人的小缝。# J: X, M% R; V5 A! z" [+ k4 G2 F

终于我开始宽恕自己:在外面碰碰,不至于太罪恶吧

不!--那样也不行!只要有那样念头就是罪恶的!I0 m8 P9 K

我在心里严厉惩罚自己不洁的想法!, j8 i/ X8 [: ]

随着手上的感觉,心里越来越难熬了,我扯过枕头边上的毛巾,准备射的时候,又一次想到女儿的小缝儿。。。! [3 r1 n+ l# N??A# Y6 A

当时那种状态,只要有个洞让我插进去就幸福死了!

就射到女儿外面吧这样即使罪恶的,也可以宽恕的!

她6岁之前我不是还给她洗澡吗洗澡时不也摸过她的小屄屄吗盡管当时心里沒有罪恶感,但也摸过了呀难道在心里一点性的因素都不曾有过吗' s1 |6 G1 e2 u/ ?7 v

. f* V" P: g' f* [7 L$ v; W

她8岁之前不时让我搂着睡吗小肉蛋似的女儿不是也让我感到肌肤相亲的幸福吗难道就一点性的因素都不曾也有过吗

多少回女儿在睡熟的时候,望着她展开的两腿,透出迷人的嫩肉,我不是也在心里兴奋一阵儿吗盡管是自己的女儿,可那毕竟是个屄啊!女儿的屄也是屄啊!!!男人有几个不喜欢那样纯洁,鲜艳,生动的地方的% D6 ]0 r- g.

; V1 v6 H8 C$ p/ I

我越想越熬不住了:就这一回!就一回!射在外面!

不!心里还是有种罪恶感!可那种罪恶感显然被某种更强烈的欲望打败了!

我起身。1 I. S6 t* p! Z

女儿也是一丝不挂的躺着,我弓着身子,盡量不碰到她,好紧张啊!* a- v1 c$ }4 p. `0 M) I; q??B

观察到女儿的唿吸很正常!我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高潮来临时,我还是本能地弯下腰臀,我在心里强烈地抑制着:绝对不能接触女儿!不能!

啊!上帝啊!原谅我吧!我的精液射到了女儿身上了!射到她迷人的小缝里了!

啊!天哪!在那一刻!罪恶感沒有了,有的只是刺激,痛快!太痛快了,射过程也是那麽激烈!我自己都能听见喷射的声音。4 z) L$ B+ c/ t

但事后,我还是被一种强烈的罪恶感困扰很多日子,我发誓:这是唯一的一次!以后绝不!

两年以前的一次车祸改变了这个家庭,她妈妈在车祸中丧生!5 T( I- }' _& @! P* ]

我不忍心让女儿看到她妈妈的惨状,在医生确定死亡之后,我爲妻清理了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才让女儿看她妈妈最后一眼。* s% k' B1 T+ _& L* G+ ]

女儿恋恋不舍地拾起她妈妈破碎的外衣,也许她想再一次感受妈妈的温暖,盡管那衣服是冰冷的。她还是将手伸进衣服的口袋里。

我看见女儿摸出一个纸团,并沒有太在意,我当时的沒有心情顾及妻子还会留下什麽遗物。她是回老家看望她母亲,她的舅舅送她回来的路上出事的,完全是意外,不会留给我们什麽遗书之类的东西,要是有就好了!

所以在女儿摸出那个纸团的时候,我也曾经在心里一闪念,但很快就打消了。' T8 b+ _+ _1 s

"爸爸这是什麽"听见女儿这样问,我心中那个曾经的闪念又升起来,难道真的留下什麽文字之类的东西

我从女儿手上接过纸团,还沒有完全展开,我顿时如晴天霹雳!% E$ x. Y' l- _& D9 O7 - x

% M?????x) z6 z' `

里面包着的时一个保险套,是装有精液的保险套!!!

我用不着仔细端详,我也沒有心情去端详令一个男人用过的保险套。但我熟悉妻子的习惯,每次只要戴套,她都是那样处理:打上一个结,用纸包起来丢掉。。。% E$ ~# @5 B* r2 l5 B! e" T- n

沒什麽!"我说。可我的心在流血,在愤怒!我真想把她的尸体拎起来问问她:这是什麽- a5 d! w+ @) A% t, ?* S3 ]6 j$ l" H

在我看来,妻子一直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女人,性格温柔,善解人意,对我对我的父母都是很关心体贴,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我从来就不成怀疑自己的妻子有不洁行爲。, ^$ G3 6 o0 u$ [, Y

然而,这样的事实几乎让我无法忍受。7 d3 @7 ~- e% e: * e

处理完了她母亲的尸体,我沒有去看躺在令一个病房,奄奄一息的她的舅舅,带着女儿回家了!

这样的事情怎麽能说得出口,我隐瞒着女儿,也隐瞒家人,朋友,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愤怒,默默地承受着屈辱!' h) E' R. f/ j' r2 a

- z3 u" `4 `) W2 ~2 I

直到半个月后,我的丈母娘来要她女儿的一些遗物,我才将愤怒发泄出来。

"知道你闺女是怎麽死的吗"我这样问时,丈母娘先是一惊,然后就低下了头。9 I8 k7 S) q8 s6 u: t

如果在这之前,我还有那麽一点点不相信的话,那麽,看着我曾经的丈母娘低下的头,一切都不用怀疑了。7 }" o4 M: t2 @; D( r/ @1 f+ N; f% [

) i' g/ H2 D* |- N& r

"你早就知道,是吗!"

丈母娘不吭气。显然她是知道的。+ A4 ?( U2 X1 h

妻的小舅舅只是比妻大不上五岁,两人关系很好这我也知道的,她小舅舅这个人很会来事,在外面人缘也不错的,甚至曾经帮过我。

P$ @; e

"天意啊!"丈母娘低沈地说。) l9 ~' H4 D1 u( ?

"从。。。什麽时候开始的"我这样问,不知道爲什麽,男人遇到这样屈辱的事,却总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我当时的心情并沒有先前那样愤怒,在得到时和她亲舅舅而不是和我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上床,反倒沒有那麽愤怒了!0 _??O/ s5 D* x! Z

"玲玲从小就愿意和她小舅舅玩儿,两人沒大沒小的,也不知道。。。他们什麽时候做了那种丑事。。。。玲玲上初中时,我。。。才看出来。。。。。后来我就不让她见她舅舅。。。也不让她舅舅来见她。。。。。这两个畜生!。。。。呜呜。。。总是偷偷摸摸的。。。。"2 b3 V: o. z8 i' g* z

i我听说过乱伦的!听了我也会兴奋,但不敢相信,更不敢相信就发生在我身边,我的妻子和她的亲舅舅曾经乱伦,而且直到她死。。。。。

我把这屈辱咽到肚子了,我试图忘记那一切,可是始终无法忘却。

半年后,我见到了死里逃生的她的小舅舅,人虽然救活了,可落下了终身残废:一条腿截了。! F: Y# M4 _: ~& Z( l: u( Z;

2 Q??D# c1 _8 r8 C" r; k

一见到我,他就跪下了:"我不是人!我对不起玲玲,更对不起你!我这半条命随你怎麽处置吧。。。。。。"

"这件事,除了你爹妈,还有谁知道"6 s- e" u) P3 ^% L* a( l$ l

"沒有。"* J/ P- W5 ~* }

"起来吧,装什麽熊我也不会要你这半条命。"

"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在他给我倒茶时候我再次把这个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念头说出来。% C+ e% v: p) V??U

他沒有正视我,我想他时不敢。看来他也不愿说。: o5 j7 S3 i8 @. i0 i% S1 `0 t1 K

% [4 t7 a. K2 y

"这种事。。。怎麽说。。。"他低着头,喃喃道。

"说!"我几乎命令他!我不能不明不白地窝窝囊囊地活着。。。。"

"。。。 。。。"半天,他终于开口了,""她上小学三年级吧。。。。"$ e% p- Q" G( H$ ' b

妈的!我在心里骂到!沒想到自己心爱的老婆,才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让人肏了!7 X; A/ w4 q??|- I3 a( k! X. r

_"她自己愿意的"我问出这话时,心态就已经变了,似乎更多的是寻求某种刺激,或者,难道我在寻求某种可能的心里支撑

"开始。。。。。。小孩子玩耍。。。说不上愿意不愿意。。。。"

"你有个闺女十五六了吧"我问。3 h+ V2 _( c/ R4 P% m4 W

$ [; L) e8 F! ]9 ]9 F

"嗯。"0 Q4 S2 W# c) B# q$ p; R) Q

"你沒肏过"我刺激他也在刺激我自己。

"。。。 。。。"我看见他很不坚定地摇摇头。" T. b$ Q# ], ]! B

6 i6 C( q" d, u. F9 h

"你姐姐的闺女你敢肏,你自己的闺女就不敢了"

"不说这些吧。。。我对不住玲玲。。。 。。。爲什麽当时不让我死啊!!!"! z. W6 l$ p7 M' T: P6 1 }

"怎麽不说你不敢我敢!!"我威胁道。: I9 M/ v! p' t"

"你。。。还真的来寻报复啊"( e; B; ]1 G( I% H8 U5 k8 n+ M4 S

"我也不能这样窝囊啊你说呢"

"行!"他突然理直气壮起来,"只要我闺女愿意,你去肏!"+ v+ }# S6 ^0 Z% Z2 L??O) f

"这可是你说的"我反问道。

姜总,咱別这样,好不好,咱俩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传出去不好,我已经够难受了,別这样,好不好你要想尝鲜,我给你找!我保证:你要什麽样的我给你找什麽样的,十岁的还是十三的你说,我还保证不会出事!", W7 ~# a% I5 E" C) r) @

6 d/ E/ o* ~0 M- L

"这麽说,你还经常好那口啊"0 u- t- s+ D# v

"既然这样说,那咱就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对话了,我承认,姜总,我好那口,我闺女要是愿意我早肏了!省的留给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肏。现在的有点身份的男人,谁不好那一口啊"

他终于抬起来,似乎很得意似的:"都一样啊!你可能觉得我表面时时个不大不小的人物,背后却干出乱伦的勾当,我告诉你,都一样!前年上面来了一个大人物,老大的人物啊,都七十多了,还专门要十二三的陪着睡呢你也可能听说过,真的,我给找的!"

"你还有这本事啊受教育了!"$ ! n: c2 z??`3 v3 . r

我出去撒了泡尿,回来,听见他在挂电话,很神秘的样子。然后,放下电话,说:"姜总,別的我不说了,是人不是人我已经做了,今天我向你赎罪,好吧我给你找一个十一岁的,刚从西面来的,钱不用你话,一切事我承担,好吧"

"操!你就不怕你那条腿也给废了"/ X- # j9 a* |7 E& t

"操!废了就废了,人生在世,改玩的我都玩了,该享受的我都享受了,死了也不冤屈了。

"说实话,我带着一半兴奋,一半犯罪感来到他给我安排的房间,小姑娘早已等在哪里了,见我来了,一脸陌生的生态,既不主动也不说话,看上去还害怕。1 e% _8 h8 R' j; p

- _; U9 L4 L7 X5 Z- |+ c) e4 l

不只是小姑娘害怕,我甚至必她还怕!说实话,我从来沒玩弄过未成年的小姑娘,在这以前,能找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就很不错了!我熟悉法律,我知道一旦出问题会有什麽结果,但想到那个畜生对我的保证,我就大着胆子,接受眼前的这个陌生小姑娘。5 y0 Q: j! X7 }& X) A. h$ H) j0 i7 h

我问她叫什麽,几岁了,她才开始回答。/ P: J5 `# p, Y??O: H4 {

"知道叫你干什麽吗"我抚摸着她的头,试探着问。, e# s* i1 b1 ~2 Q" T7 l2 X

"。。。 。。。"小姑娘点点头。

"真的知道"

小姑娘又摇摇头。我心头一喜,既然你知道来做什麽,那我就不用装了,至少我不需要更多的引诱,但是,如果一上来就让我强奸她,我依然做不到。

"洗澡了"我的心已经兴奋起来,但还是不敢相信,我能肏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孩儿,她说她十二了,但无论是身材,还是面孔,看起来似乎只有不到十岁的样子。

"嗯。". U1 ], k. S! R. I??U

我抱过她来,沒遇到任何反抗,这样,我那颗还有点怯懦的心就放开了:"叔叔给你脱了好不好"+ v' g; K. u7 z8 ?- ~

"嗯。"

我的心更加解放,居然如此听话,简直如做梦一般,不大一会,光熘熘的身子就呈现在我眼前,光洁的小屄和我女儿的差不多,只是有点瘦,大阴唇看上去沒有我女儿的丰满。小奶已经能看出来了,扁扁的呈三角形,沒有我女儿的好看,我女儿的已经开始园了。' v: e; N6 ~9 ?' W% y& Y. @1 r' p7 F

坦率地说,从进门开始,我就拿她和我女儿比较了,但把她赤裸裸地抱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潜意识里对女儿已经産生过某些想法了,只是平时我强烈地压抑着,或者不往那方面想,也就当自己沒有那样的想法。

"怕不怕"我问。其实也是在问自己:要继续进行吗. v% [: Q. u# Q; }- f! Z8 ?

"怕。"2 r/ s- D: R6 q0 F9 u2 ?& w??@7 r0 k

"怕,你还来"我分开她的腿,虽然看着自己的女儿长大,但也从来沒有这样扒开她的生殖器欣赏过:幼稚的小阴唇看上去略显苍白,沒有多少鲜艳,干涩的,沒有多少润泽,不过,红芯还是有的,也是很幼稚,阴道口几乎看不出。

妈的!能行吗能进去吗

小姑娘表现的很配合,在我扒着她的小屄欣赏的时候,她始终用一种陌生的,害怕的眼光审视着我,或者偶尔发出一半声微弱的唉哼,但不是用来抗议我用力太大了。

"和谁一起来的"我试着用一个手指在他的屄缝儿里来回刺激,但显然太干涩了,我必须用一点唾液。; r" M/ z( |: _

"姐姐。"3 i: u1 I. ]* l# D" y

"你姐姐呢"( |# T* r4 V# A

"也叫人领去了。"" @" ]+ m/ g' s

??g$ l7 F: o1 {3 s

"你姐姐告诉来干什麽"我的手指滑动起来,特意照顾到她的阴蒂部位,但说实话,我对这麽大小的女孩儿有沒有明显的刺激作用我沒有把握。

"。。。。。。"小姑娘突然似笑非笑地出了声,抬眼看看我,再低下头看看我的手。

"笑什麽你"看来她不反感,这样我的心完全放开了,小姑娘看来真好欺负,于是,我的手指就停留在她的阴蒂上,旋转起来,不大一会儿,小姑娘就开始抗议,试图挡开我的手。6 q0 d; K, A1 R+ D, t

我就把衣服脱了,反正是要过夜的,用不着太着急。小姑娘看着我脱了,并沒有显得怎麽害怕!; X! T* c& l% ~

见沒见过这个"我拿着勃起的器官显示给她。' g: J$ ~) }- |2 E

"见过。"2 Y0 T) j2 ^0 Z??j8 J

"在哪见过"我送到她嘴边,并不敢直接送到她嘴里,一来怕她沒有经历过,突然再真的咬一口,二来也是爲了营造一种猥亵的气氛。7 j- `* # p( C$ M: X$ E( l

"看见俺姐姐吃过。"

"你敢不敢吃"

"。。。 。。。"小姑娘摇摇头,笑了。! @/ u3 J& A& y# N2 K7 i4 f

"张开嘴。。。。"我指示她。+ U, ?& I* I3 {- j2 U% U

$ k' S% a) S" m! x) i

小姑娘继续摇头。

"不要紧啊,你姐姐敢,你也敢,来--"我沒有敢将包皮翻起来,怕她的牙齿碰到龟头,就那样裹着包皮,勉强塞进她嘴里。) Z: ]# X) L/ U' }+ }& @

) [7 d* C5 f2 K9 B9 m& u

小姑娘只含了一下,就吐出来,笑着,看来问题不大,只是小姑娘觉得那是撒尿的器官,髒,也许才不敢含住,可这样正好符合了我那猥亵的心情。。。。

好吧,那就慢慢来。

我躺下来,让她也躺下,头在我的下身处。4 X??n??[??w' L5 I7 [# b

"听话。。。"我鼓励着她张开口,还是裹着包皮塞进去,这次我固定住她的头,让她无法摆脱,但也沒有太多的暴力,只是让她乖乖地含住,我试探着抽动,幅度不大,小姑娘终于沒有抗议,玩耍了一会儿,我退出来,用适当的语言表扬了她。

盡管她说她知道来做什麽的,但我不相信她能承受得了,所以在真正进入她之前,我必须让她知道我喜欢她,或者,她做得让我很满意。。。。。

Tags:
相关资源:
  • 【经典】情人节
    【经典】情人节
    2022-10-25681
  • 【经典】故意强姦
    【经典】故意强姦
    2022-10-25718
  • 【经典】女运动员的特殊训练
    【经典】女运动员的特殊训练
    2022-10-25592
  • 【经典】老公带我享受SPA三人行
    【经典】老公带我享受SPA三人行
    2022-10-25666
  • 【经典】特殊性服务
    【经典】特殊性服务
    2022-10-25565
  • 【经典】骚班花
    【经典】骚班花
    2022-10-25524
  • 【经典】熟女慧娟
    【经典】熟女慧娟
    2022-10-25526
  • 【经典】在公交车上奸了2个靓女
    【经典】在公交车上奸了2个靓女
    2022-10-25892
  • 【经典】隶娘商店
    【经典】隶娘商店
    2022-10-25464
  • 【经典】快乐的日子
    【经典】快乐的日子
    2022-10-25508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