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除暴创业得三妻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2-11-09 发布

且说个十分好色的人,名叫锺旺,生长在东北某城市。因父母很早就下海经

商,家资颇厚,对锺旺十分溺爱,几乎有求必应。锺旺六岁那年,送去学游泳,

这孩儿天资丰富,一学就会,后来在全市比赛中获得冠军。

上学时候,聪明过人,成绩名列前茅。长成十六岁时候,发育良好,成为一

个半大小伙子,面目清秀俊朗,是人见人爱的美男子。当时,他对女人十分感兴

趣,专好看女人身体,想知道里面究竟什么样,学习成绩有所回落。

恰好当时的班主任杨金花,是个半老徐娘,看中了锺旺的俊秀,假借补习之

名,勾搭成奸,让锺旺初次尝到男女之情。父母对这事一点都不知道,见儿子学

习成绩回升,还万分的感谢杨老师。

锺旺自从学会了这男女情调,一发不可收拾,又奸了四五个成熟老师,还有

一些女生,中学时代就尝盡了各种女性。后来上大学后,靠着面容清秀,处了不

少女朋友,都上床同居,然后甩掉,故此名声极其恶劣,也沒有一个真正的女朋

友。

大学毕业后,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父母让他办了驾驶证,买了一辆桑

塔纳,想让为自家的公司奔忙。可锺旺好色,成天和美女相处在一起,经常在车

里办男女之事。

后来因被有夫之妇勾引,被人家丈夫追打,才引起父母重视,叫回家怒斥一

顿。但知道儿子不可教也,故此,干脆不让在市里闯祸,撵到农村爷爷奶奶家,

眼不见心不烦,每个月在他的卡里打五千元,供生活所用。

锺旺爷爷家在八里乡,乡里虽说不很富裕,但改革后,农民不像过去只知道

种地养家,也有做小买卖的,食杂店、饭馆、髮廊……虽不如市里繁华,但也应

有盡有。

锺旺一到这里,身边沒有了女人,也看不惯农村蠢妇,十分不习惯,于是染

上了酒瘾,正是借酒浇愁愁更愁,本想借酒忘了男女之事,却在酒醒更加思念女

性。

沒想到,正是因为这酒,却引来了一段风流事情,也创下一番事业,后来竟

然娶了三个妻子,足足让世人羡慕。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话说锺旺不喜欢奶奶做的粗茶淡饭,只喜欢到村头老曲家饭馆里喝酒,这里

的菜虽不如市里酒店花样美,但味道很不错。吃完的剩菜打包回家,给爷爷奶奶

吃。爷爷奶奶见他浪费,说了几次也不听,也就不说了,反正他父母有钱,爱怎

么花就怎么花,惹这个气不值得,故此,锺旺沒说沒管,更加随便了。

一天,锺旺独自一人在老曲家酒馆喝酒,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胖一瘦。

胖的高大魁梧,眼光凶狠,一脸络腮鬍子;瘦的矮小猥琐,獐头鼠目,眼睛贼不

熘的乱转。因为都是常到这里喝酒,也都面熟,故此相互点头。

这天钟旺很想找人陪喝酒,见了二位说:「两位也是常来喝酒的,不如今天

我请客,一起喝点」

身高的那位还客气几句,而那瘦小的却一点不客气,说:「也好,今天在一

桌喝酒也算认识了,明天我请客。」拉着身高的就坐下来。相互之间自我介绍,

锺旺才知道瘦小的叫孟凡德,高大的叫李长泰。

一时间,三人喝酒喝的好不痛快,不提。书中暗表,这孟凡德和李长泰可不

是一般的人,乃是八里乡的两个恶棍。

先说这孟凡德,从小偷鸡摸狗,打瞎子骂哑巴,偷看女人撒尿,无恶不作。

长大了更是无赖,自己家里有媳妇不用,偏偏喜欢別人家的女人,欺男霸女,为

所欲为。后来又学会赌博喝酒,专门骗人家钱财给自己使用。乡里的人无不厌恶

他,给他起了个外号--老鼠!

这李长泰从小喜欢和人斗狠,专爱打架斗殴,仗着身大力不亏,欺负同乡。

他脾气暴躁,力气又大,下手十分凶狠,所以全乡的人都惧怕。但他头脑简单,

很容易上当受骗。

这孟凡德就看中了他的弱点,花言巧语,骗得李长泰信任,两个人就像亲兄

弟一样。要说以前,有很多人不怕孟凡德,经常挨揍,可自从身边多了个李长泰,

就狐假虎威起来,乡里的人就沒有一个敢动孟凡德的了,可见李长泰的威力了。

因为李长泰高大魁梧,故此外号叫--狗熊。

话说第二天,孟凡德想到昨天钟旺出手大方,还开着车,想必家里肯定有钱,

于是坏点子来了。他不知道从哪弄到一百多元,打电话给锺旺和李长泰俩,说今

天做东请客,还在老曲家饭馆。

这锺旺和李长泰都是好酒之徒,听见有酒喝,怎么能不来不一会就来到了

老曲家,只见孟凡德早把酒菜点好,坐在那里等着。三个寒暄几句,坐成一个品

字,把孟凡德夹在中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孟凡德突然说:「我知道三国时候,有个什么桃园三结

义,不如我们也结拜兄弟,怎么样」

李长泰和锺旺正喝的兴起,齐声说:「应该如此。」

孟凡德大喜,一问岁数,孟凡德二十六,叫大哥;那两个人都是二十二岁,

李长泰生日早,排在老二,锺旺生日晚,排在老三。问罢年龄,孟凡德又让老曲

抓只活鸡,就在桌前杀了,把鸡血滴进一只大碗里,均分三只小碗里,每人端起

来。

这孟凡德虽说是孟子后代,但沒读过书,嘴很笨,说:「我们以后不愿一天

生的,就一起死吧……」

说的李长泰哈哈大笑,说:「別胡咧咧了,三弟是大学生,还是让三弟说吧。」

锺旺郑重其事说:「苍天在上,我们三人虽是异性兄弟,今天结拜骨肉兄弟,

从今往后同甘苦共患难,齐心协力,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完高举酒碗,三人一起喝了个底朝天。

酒一下肚,两个大笑说:「还是三弟有学问。」

至此,三人成天混在一起,各家走动频繁。孟凡德媳妇称大嫂;李长泰媳妇

称二嫂,孟凡德叫弟妹,唯有锺旺是光棍,霎时间这三人真如同胞亲兄弟一样亲

热。

孟凡德见已经结拜,就经常说「三人行小弟受苦」,故此,在喝酒时候,钟。

旺经常出钱,这也是孟凡德一条诡计。

锺旺一向仗义疏财,也不计较,反正农村的饭菜也不贵,每个月卡里有父母

存的五千元富富有馀,只要有人陪酒就高兴。只是有一点,因为各家走动,锺旺

看到了孟凡德和李长泰的媳妇,眼睛都看呆了,真沒想到农村里还有这样的美妇,

那颗好色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这里按下锺旺好色之心不提,三人中还有一个比锺旺还好色的,谁就是那

孟凡德,他结拜兄弟还有一条诡计,他早看见李长泰媳妇生得美貌,心里十分爱

慕,暗想以后各家走动频繁,也就能多接触那小娘们,说不定那次有时机了,和

那笑美妇享受一下。

看客猜,三人中有两个色狼,这结拜的兄弟还能长久吗而李长泰像个傻逼

似的,一点也不知道,仍然把两个人当成亲兄弟,常常色狼来家里喝酒。

一天傍晚,李长泰买了些熟食和生鱼,请到孟凡德家里来,又找到锺旺,在

炕上摆好小桌坐好。那媳妇一路忙活着。孟凡德常常对那媳妇将眼角专情,时不

时的要逗上几句。锺旺是情场老手,一看就明白了,含笑不语。李长泰是个傻逼,

蒙在鼓里,只当是开玩笑,还在一旁还傻笑。

再说李长泰媳妇,名叫花芬芳,长得真叫一个俊。秀秀气气,文文静静的鹅

蛋脸庞,白皙的脸上嵌着对乌黑的眼睛,小小红嘴唇总是微微带笑,上穿粉红色

紧身T恤,把个馒头大小的乳房包得紧紧的,下穿一件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两条

修长的腿亭亭玉立,那屁股不大不小,显示出女人特有的凹凸。身高在一米六五

左右,绝对是标准的美女体型。这样的美女,怎么不让两个色狼看的发呆

有句成语叫「一厢情愿」,而这成语在李长泰家就表现的淋漓盡致。虽然酒

桌上孟凡德经常眼角传情,但花芬芳却并不买账,她这样漂亮的人怎么能看好獐

头鼠目的人呢她到是看锺旺年轻俊雅,举止风流,心里十分在意,常常将笑脸

相迎。

锺旺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只因为李长泰脾气暴躁,倘若有一点风吹草动被

看出来,对自己不利,所以是欲而不敢。于是,酒桌上就形成了两个「一厢情愿」

来,只是李长泰看不出来而已。

也赶上巧事,说话间天已经黑了下来,那酒有些凉了,孟凡德最喜欢和热酒,

说:「酒凉了,三弟去热一下,俗话说『三人行小弟受苦』嘛!」什么时候他都

不忘使唤锺旺。锺旺只得从炕上下来穿鞋,端着酒壶走到外屋厨房。

原来农村请客吃饭很有讲究,客人在屋里吃,女人在厨房侍候,只有端菜上

桌,才有机会露面说上几句话。

这花芬芳在厨房炖鱼,坐在炉竈旁小板凳上,闲着沒事偷喝了几口酒,那脸

儿如雪映红梅。恰好锺旺出来热酒,看个正着,说:「二嫂,把腿分开点,我取

火热酒。」

那花芬芳本来见了锺旺心里就喜欢,此时喝了些酒心里带着邪劲,假装疑惑,

带着笑骂声:「小滑头怎么说话,让二嫂分开腿做什么」

锺旺暗想:「我这话是无心说的,她怎么想歪了」

看了一眼花芬芳,见她微微笑眼,面带微红,比刚才更加俊秀,一时色胆包

天。大着胆子,带着笑,将身子蹲下去,挨着身子要同坐一个小板凳。

花芬芳就把身子一让,和锺旺同坐一起。板凳很小,一个人只坐半拉屁股,

另半拉屁股都是悬空着。

锺旺搂住细腰,轻声说:「別让二嫂摔下去。」

花芬芳顺势搂住锺旺的腰,轻声「嗯」一声。锺旺伸出另一只手捧住脸蛋,

花芬芳微微而笑,把另一只手搂住脖子,吐出喷香的舌头尖亲了一下。

锺旺的手顺势滑下去,拿捏着肥乎乎的小屁股,说:「二嫂,自从见你第一

面,我就喜欢你了,沒想到你这么好,如果我能搂你多一些时间,就是死了也行。」

花芬芳说:「那还不好办一会你进去,把两个人都灌醉了,你送大哥回去,

我打发你二哥睡觉,然后你再回来,你想怎么搂都随你。」

锺旺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二嫂说的是真的」

花芬芳说:「骗你是小狗!快去吧!」推着锺旺起身。

锺旺连忙拿起刚热的酒,连同煮鱼一起端了进来。三个人又开始喝酒。这回

锺旺心里有事,只把大碗酒使劲给两个斟满,自己却喝的极少。

不一会,就把两个人灌得东倒西歪。孟凡德嘴都不好使了:「三弟,天……

都……黑了,我们……走……让你二哥……休息……」

锺旺搀着孟凡德下了炕,又帮着穿上鞋,扶着摇摇摆摆孟凡德走出门来。

花芬芳送到门口,锺旺又用眼神嘱咐一番,才走。花芬芳回到屋里,那李长

泰早睡的打鼾了,连忙帮李长泰脱下衣服盖好被子,然后收拾酒桌。

收拾完毕,才走到门口,把门半掩,顺着门缝藉着月光看着外面,只见锺旺

急急匆匆跑来。

开了门,让进锺旺,花芬芳把门栓好,说:「轻点走……」拉住锺旺的手,

蹑手蹑脚走上楼。

这里我简洁的介绍一下,这李长泰父母在世的时候十分勤劳,承包了一个很

大的鱼塘,积攒下一番家业,故此盖起这小二楼,一楼是老两口住,二楼是李长

泰住。

后来因李长泰经常打架斗殴,又结识了孟凡德这样的朋友,父母急火上心,

双双病倒,一年里相继去世,李长泰才搬到楼下住。李长泰并沒有因父母双亡而

忏悔,仍然是喝酒作乐,把一份偌大的家业弄的萧条了。

故事继续讲。再说花芬芳拉着锺旺上了楼,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东墙边放

着一个组合柜。我想经歷过八十年代的人都知道什么叫组合柜,就是把酒柜,衣

柜、书柜还有梳妆台等组合起来打造一起的柜子。但一般来说,衣柜都是在旁边,

不知道为什么李长泰家的却放在中央,但不管怎么样,也可见李长泰家当年曾经

的辉煌了。

锺旺抱住要亲嘴,花芬芳说:「別急……我下去看他睡熟了沒有。」

锺旺早已是慾火中烧,说:「不用去了!他肯定睡着了。」顺势抱在床上,

压上去,双手乱摸,把嘴亲的「啪啪」作响。

揉搓一会,锺旺开始脱衣服,那花芬芳只装了一阵羞涩,就闭上眼睛随他了。

那牛仔裤是紧身的,很不好脱,花芬芳把那小屁屁微微翘起,瞬时就连同裤衩一

同脱到脚下,然后又脱光了衣服,拿掉乳房罩,一个白花花的身体展现在锺旺的

眼前。

锺旺是个情场高手,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女人兴奋起来,一时间摸的花芬芳淫

水直流,这才手扶着大鸡吧插了进去。

话说这李长泰是个重酒不好色的人,每天把酒看的很重,平时极少做爱,即

使做爱了也草草了事,花芬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高潮。而今天钟旺却是个情种,

生的又俊俏标志,一向懂得男女之事,只十分钟就把花芬芳弄了两次高潮,然后

才把精子全射进阴道里。

做爱完毕,两个人穿上衣服。

花芬芳说:「我真不知道这事还这样有意思,今天才知道还有这样的滋味。」

原来农村的书很少,性知识的就更少了,所以一般农村女人出嫁,如遇到懂

得男女之情的丈夫,就是福气,如果遇到像李长泰这样的丈夫,那就是倒霉。我

想现在像花芬芳这样的女人,一定不在少数。

花芬芳又说:「如果三弟不嫌弃我,经常和我来做才好。」

锺旺一把抱住,点头微笑,手在屁股上拿捏着。

花芬芳说:「你看见你大哥沒有,经常用眼神来调戏我」

锺旺说:「看的很仔细。」

花芬芳说:「我是不理他的。今天的事千万不要告诉他,如果你二哥知道了,

我们俩都活不成了。」

锺旺抱的更紧了,那只手始终沒有离开过肥乎乎的小屁股上,说:「我的亲

二嫂,这事我怎么能随便说出去呢即使我父母也不能告诉,如果我说出去,天

打五雷轰。」

花芬芳这才放心,说:「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还能这样。」

锺旺说:「我们有缘自能相聚的。」

花芬芳说:「本想今夜和你一起睡了,但这是不可能的。都半夜了,你先回

去吧,別让你二哥看到,以后再找机会。」

锺旺说:「既然这样,我们再好一会。」

正要脱衣,沒想到李长泰睡醒,在楼下大叫:「芬芳。」

两个人都吃一惊,连忙放开手。还是花芬芳镇静,也大声答应:「哎……」

李长泰叫着:「给我拿水来,渴死我了。」

花芬芳大声答应着:「马上就来!」

蹑手蹑脚走出去,看李长泰仍然躺在炕上闭着眼睛,才回来拉住锺旺的手,

蹑手蹑脚一起下楼。花芬芳故意把自己的脚步走的山响,压住锺旺的脚步声。悄

悄送锺旺出门,拴好门,才到冰箱里拿出冰镇饮料送进屋里。

李长泰喝了一口,问:「你怎么还沒睡」

花芬芳说:「刚刚收拾完,这就睡。」脱了衣服,只穿三角裤衩关了灯倒在

炕上。

李长泰问:「几点了」

花芬芳说:「十点刚过。」

李长泰「哦」了一声,手伸进裤衩里摸着阴道睡着了。可他哪里知道,媳妇

这阴道刚刚被他拜把子三弟一顿乱肏。

话说第二天一早,李长泰去找孟凡德,又一同去找锺旺,正好锺旺正在睡觉,

两个上去一顿乱摇弄醒。

孟凡德突然说:「现在正是九月,听说去海边游玩不错,吃海鲜喝酒,我还

沒去过。」

李长泰说:「正好三弟有车,我们去住几天,喝个痛快。」

锺旺一听心中欢喜,于是计上心来,说:「两个哥哥说的对,今天游玩由小

弟做东。」

那两个都是沒钱的主,听到有人做东,既能游玩,又能有酒喝,自然高兴。

当下,三人告別家人,锺旺开着车直接去了海边。

锺旺是在市里长大的,海边不知道去过多少回了,道路十分熟悉,找一个偏

僻沒有公交车的地方,才把两个安顿下来。然后假意接个电话,回来说:「两个

哥哥,不好意思,刚才家里来电话,妈妈病了,我得赶紧回去。」

见二人都有失望表情,又说:「咱既然出来,我就不能让两个哥哥扫兴。」

说完拿出三千元钱放在孟凡德手中,说:「我刚才问了,这里住宿,一天一宿每

人一百元,两个哥哥盡情的在这里玩十天,想回家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再来接两

个哥哥。」

那两个都是贪酒的货色,也是第一次来海边,见锺旺如此诚恳,欢天喜地的

去了。那锺旺便开着车,一熘烟的走了。

Tags:
相关资源:
  • 【经典】丈夫和情人在同一张床上干我
    【经典】丈夫和情人在同一张床上干我
    2022-10-252550
  • 【经典】熟妇激情
    【经典】熟妇激情
    2022-10-251260
  • 【经典】和邻居的老婆偷情
    【经典】和邻居的老婆偷情
    2022-10-251326
  • 【经典】MTV上人妻
    【经典】MTV上人妻
    2022-10-25892
  • 【经典】朋友妻
    【经典】朋友妻
    2022-10-251527
  • 【经典】熟妇人妻
    【经典】熟妇人妻
    2022-10-25679
  • 【经典】和单位熟女的一段情
    【经典】和单位熟女的一段情
    2022-10-25775
  • 【经典】淫贱人妻--刘莹篇
    【经典】淫贱人妻--刘莹篇
    2022-10-251025
  • 【经典】风骚人妻
    【经典】风骚人妻
    2022-10-25925
  • 【经典】亲密的邻里关系
    【经典】亲密的邻里关系
    2022-10-25745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